[創作]錦衣之下之番外續曲(七)

看板China-Drama (大陸劇)作者 (沈小玥)時間3天前 (), 編輯推噓5(500)
留言5則, 5人參與, 2天前最新討論串1/1
通常陸繹回家之前,都會派人先通知今夏,今天去通知今夏的錦衣衛匆忙回報,陸府裡 面找不到今夏。 本就已經要回家的陸繹,更是上了馬便匆忙趕回家。 “爹,娘不見了,只剩下這個。”陸玄把手繩的給了陸繹。 陸玄知道那是今夏絕對貼身帶著的東西,也知道是雙親的定情信物。 “在哪找到的?”陸繹拿著手繩,臉色鐵青的問著。 “院子的涼亭的地上。”陸玄說著。“下人送點心要去的時候,沒看到娘的身影,本來 以為娘回房間了,可是一直都沒看到她出來吃東西,下人來跟我說,我去找內苑裡都沒 人,但是今天也都沒人來拜訪,也沒聽到有甚麼聲音啊~” 陸玄擔心的說。 “大人,有人看到有一個男人背著夫人從牆頭離去。”錦衣衛搜索了四周之後,來回報 這件事。 “說清楚。”陸繹趕忙的問。 “那人是遊走賣雜貨的,他經過這附近,看到有一個男人躍出陸府的圍牆,以為是小偷 ,卻又看到那人的背上背著一個女人,他好奇的跟著一段路,說那人拐了幾個巷子之後 就不見了。這是畫像。”錦衣衛在陸繹的訓練之下,都非常的有效率,已經把該問的都 問好了。 畫像上的人,是邵守。 “爹,邵守不在夏府了,兩天都沒回來了。”夏靛接到消息,也匆忙的趕回來。 “有娘的消息嗎?” 陸繹搖搖頭。 “這邵守,抓了今夏要做甚麼?”謝霄也趕了過來,他已經通令烏安幫兄弟出去找人。 “不知道,我只想今夏平安無事。”陸繹現在最掛心的,就是今夏的安危。 “爹,我相信娘會沒事的,這幾天我觀察邵守,他對外祖母很是恭敬,對姨婆和丈公也 是,如果他想下手,夏府的長輩,尤其是外祖母和姨婆是首當其衝,也是最好下手的, 可是他沒有,表示他還是有一把尺在他心中的。”夏靛說著他的觀察,“對我也是很和 善,就跟一個普通的叔叔沒兩樣。” “那他的目的到底是甚麼?很明顯,他是針對爹而來,但又沒傷害爹身邊的人,現在抓了娘,是因為知道爹最在意的就是娘。”陸玄說著。“爹,會和邵海哲的冤案有關嗎?” “但那件案子並不是爹辦的啊!”夏靛說著。“而且,大理寺也還他清白了。” “這邵守,小時候不是這樣的啊,他心地善良,又膽小,也不會武功,都是跟在今夏的 後面。”謝霄搖搖頭。 烏安幫和錦衣衛在京城的大街小巷找了兩天,都沒有邵守和今夏的下落,當然,邵守也 沒再回去夏府。 林菱和袁大娘知道今夏失蹤了,擔心到不行,丐叔和夏靛不斷安撫著兩個人,陸繹也保 證一定會平安的把今夏找回來,這兩人才稍微安心。 “爹,我記得之前的跟蹤邵守的人,說他每天都會去瀟湘閣,會不會,線索在那?”陸玄提出疑問。 “我有想過。”陸繹其實很想去那邊找人,可是無憑無據,也不能衝進去搜索,還可能 會打草驚蛇。 “爹,我去吧,對他們來說,我是生面孔,去那邊,或許可以問出甚麼。”陸玄主動的 說。 “嗯。”陸繹點點頭。 今夏醒來,發現自己身在一個陌生的房間,她想動,但卻發現自己全身無力。想來,是 被下了軟筋散了。她緊張的檢查自己的衣服,嗯,衣衫整齊,先鬆了 一口氣。 轉頭看,邵守正坐在桌邊喝著茶。 “你為什麼要抓我?”今夏也不打算迂迴,開門見山地問著。 “我只是想跟陸大人一較高下。”邵守放下茶杯,淡淡的說。 “你想跟大人一較高下,直接說就好,為什麼要這樣?”今夏不懂這邵守到底在想甚麼。 “今夏姊,有些事,我現在沒辦法跟妳說清楚,妳放心,我不會傷害妳的,待我跟陸繹 分出勝負之後,妳就可以回家了。”邵守說完,又強塞了一顆藥丸給今夏吃。之後便離 開了房間。 陸玄帶著馮剛一起來到瀟湘閣,本以為要花一番功夫才能找到人,卻不料進門沒多久, 便見到邵守的身影走出了一個房間,陸玄示意馮剛進房間查看,他自己悄悄地跟著邵守 。 有陸繹和今夏的親身傳授,他們幾個孩子跟蹤的功力都還不弱。 只見到邵守又進了另一個房間,陸玄悄聲的在門口聽著動靜。 “邵公子,你不能擅自進來。”一個女聲道。 “慧婷,妳不要裝了,我知道是妳。”邵守說。“如果妳不認識我,怎麼會幫我把袁今 夏藏在這?” “我說過很多次,我不是甚麼慧婷,我叫星羽,我是這的女伶。”那女聲說著。“我只 是看你是癡情人,才幫你的,你還是快點放了她吧,她是陸夫人,錦衣衛都督同知的夫 人,陸大人現在肯定四處找人,被他找到,是不會放過你的。” “慧婷最擅長的就是琴,妳雖然改變了些許的容貌,但我肯定妳就是慧婷。”邵守繼續 說著。“我知道妳怪我,怪我去當倭寇頭子,因為這樣,爹死了,孩子也沒了,妳也離 開我了,可是,我收手了,我真的收手了,幾個手下我都殺了他們,妳回來我身邊好嗎 ?” “我知道你怪我那天沒能及時回頭,結果是妳當我的面跳崖自盡,我後悔了,我真的後 悔了。”邵守的聲音已帶著哭意。 陸玄在門口越聽越驚訝。 邵守真的就是喬勇澤,而這讓他娘跑來聽琴藝的,竟然就是邵守的那個失蹤的妻子? 陸玄本來還想繼續聽下去,但已見到馮剛對他打了暗號,表示已經找到今夏,陸玄便匆 忙趕到剛剛的房間。 只見今夏躺在床上昏睡著。 “小馮叔,我想,娘暫時不會有事,我先回去,麻煩您留在這,隨機應變。”陸玄想著 現在去通知陸繹的話,他那愛妻心切的爹肯定大動作的來找人,這樣打掃驚蛇,要抓邵 守,又要一番工夫了。 邵守既然只是讓今夏昏睡,表示他沒打算對今夏下手,只是想抓今夏當人質,就剛剛的 對話聽起來,邵守也還會在這邊一段時間。 “大少爺,我知道,您先回去跟大人商討怎麼救回夫人吧,這有我看著。”馮剛在烏安 幫多年,這些事,只是小事。 兩人說完便分頭行事,陸玄趕回陸府,馮剛則是躲了起來,暗中保護著今夏。 “大哥,你說那天我和娘去聽琴音的那個女伶,就是邵守的妻子李慧婷?” 夏靛驚訝的問。“可是邵守不是說他妻子死了嗎?” “就我聽到的對話看來,李慧婷本來應該是已死的人,卻不知道怎麼變成了瀟湘閣的女 伶。” “那他到底抓了娘要做甚麼?兩天了,也沒來找爹?”夏靛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道,但是娘應該會沒事。”陸玄直覺地說。 “我這就去把人帶回來。”陸繹果然想直接去把人救回來。 “爹,不行,邵守發現娘不見了的話,不知道會做出甚麼事。”陸玄阻止。 “他抓了今夏,我們就抓他妻子,看看他到底想怎樣,姓陸的,晚上我和你一起行動。 ”謝霄叫著。 “不行。”跟著一起來的蘭葉阻止。“陸繹是官,不能出面做這樣的事,我和你去。” 陸繹看著眼前的兩人,心裡是說不出的感激。“蘭葉,謝謝。” “廢話別那麼多,我們這就出發。” 當謝霄和蘭葉一身黑衣來到星羽的房間,準備把人帶走時。 “你們是誰?”星羽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兩人。 “跟我們走就是了。”謝霄說。 “你們……是為了救陸夫人的吧?我跟你們走。”星羽敏銳地說。 謝霄和蘭葉對看了一眼,沒想到事情這麼順利。 為了避免麻煩,他們把人帶回了烏安幫。 “邵守就是喬勇澤,也就是陸大人要找的倭寇頭子。”星羽,不,李慧婷在烏安幫裡說 著事情的經過。 “原本邵守也是安安分分的管理著布莊,可不知道怎麼,他漸漸開始被名利迷惑,他說 有個叫毛海峰的,是厲害的倭寇頭子,連朝廷都拿他沒辦法,開始崇拜起毛海峰。後來 ,知道毛海峰被抓了,心裡便想接續毛海峰的事情,完成稱霸的大業。他爹和我怎麼勸 他都沒用,後來,他爹被鄰居冤枉身亡,他更痛恨官府,決心要跟官府對抗。”李慧婷 說著邵守莫名其妙的轉變。“我怎麼勸他都不聽,只好選擇離開他,他帶著人找尋我, 我被他追到山崖邊,我問他要不要放棄他那倭寇頭子的夢,他不肯,我便跳崖了,但幸 運的,我沒死,被路過的瀟湘閣的嬤嬤救了,她帶我回到這邊,給了我新的身分。” “邵守和毛海峰有聯絡?”陸繹疑惑的問。 “沒,他只是聽說過毛海峰的事情。”李慧婷搖搖頭,她不知道邵守怎麼會突然變成那 樣。“以前的邵守,正直善良。可是他突然瘋魔之後,轉了心性,打劫富家人,說是要 劫富濟貧,也傷了一些人的性命,我怎麼勸他都沒用。”說著說著,李慧婷哭了起來, “我們起了爭執,他推了我,我……當時已有身孕,被他一推,孩子也沒了,自那之後 ,他就更少回來了,我不希望他再這樣下去,陸大人,你幫幫他吧。” “他如果自己不清醒,誰也幫不了他。”陸繹只這樣說。“今夏沒事吧?” “陸夫人沒事,他說只是想要有個人質在手上,他說,你早晚會找上他,有一個人質在 手上,你便不能對他怎樣。”李慧婷說著。 一旁的謝霄也不語了,因為他看到蘭葉的臉色不是很好,怕是蘭葉想到以前的事情了。 “我先帶蘭葉去休息,人交給你了。”謝霄對著陸繹說。 陸繹點點頭。 “大人,這是邵守送來的信。”岑福把信遞給了等在北鎮撫司的陸繹。 “他果然心急他的妻子,約了我在郊外換人。”陸繹看完信後說。 “大人,我們要先去準備嗎?”岑福問著。 “他既然敢告訴我地點,就表示他不怕我們有所準備,你們在一公里外的地方等就好。 ”陸繹想想後說。 “邵守,你放開我,你要去帶我去哪。”邵守拿了鐵鍊,綁著今夏的雙手,把今夏帶到 約定的地點,同時又餵了今夏吃了軟筋散,“你都已經綁著我了,為什麼還要給我吃這 個。” “我知道今夏姊也會武功,委屈妳,事情告一個段落,妳就可以回家了。”邵守細細地 說著。 “邵守,你到底想做甚麼?”今夏不懂這個邵守到底在想甚麼。他並沒有打算傷害自己,卻又要綁著自己,逼陸繹跟他正面對上。 “我為了自已一時的瘋魔,讓我爹抑鬱而終,我的妻子離我遠去,孩子也沒了。她寧可 在瀟湘閣當女伶也不願意認我,我就算得到了我想要的,也沒意義了。她為了勸我,當 我的面跳崖,我本來以為她死了,卻不料她已被人救起,可是,她不肯認我,我知道她 被我傷透了心。”邵守帶著悲傷的口氣說著。“我其實只是想她過得很好日子啊。” “想要過好日子,也不能去做傷天害理的事情啊~”今夏對著邵守說。“你自首吧,我請大人幫你說話,或許可以不判死刑。” “我殺了太多人,不判死,不可能的。”邵守搖搖頭。“我現在只想慧婷回到我身邊來 ,陸繹很聰明,他沒救走你,反倒是帶走了慧婷,逼我一定要出面。” “你帶著她能去哪?你是通緝犯,你要慧婷跟著你東躲西藏到哪?”今夏試著談判。她被 鐵鍊綁著,又吃了軟筋散,只能無力得靠在樹上。 “天下之大,總會有我們容身的地方。我能改名喬勇澤,讓官府找不到我,也能再換其 他身分。”邵守臉部扭曲。 “我不懂,你如果不自己找上來,大人他們還在想去哪裡找你,你為什麼自己送上門來 ?”這點今夏一直不懂。 “這妳不需要知道。”邵守回過頭。“陸繹應該快到了。” 遠遠的,陸繹父子三人就看到今夏被綁著,坐在樹下,看起來並無外傷的樣子。 “大人!”今夏見到父子三人,喊了一聲。 “閉嘴!”邵守拿起手上的劍,架在了今夏的脖子上。“陸繹,你一個人過來!。” 陸繹見今夏被邵守脅持,心急的問。“你想做甚麼,你放了她~” 邵守聽完陸繹的話,不做回答,用手上的劍劃傷了今夏的腿。 今夏吃痛的叫了一聲。 “今夏!”陸繹見今夏受傷,緊張又心疼的喊了一聲,接著怒對邵守。“為什麼要傷害她 ?” “你再不過來,我就讓她再多幾道傷痕。”邵守已經對著今夏的另一隻腿指去。 “我過來就是,你不要傷害她。”當陸繹走到邵守面前時,邵守毫不留情的直接先狠狠 的刺傷了陸繹的右手臂。 陸繹撫著自己的傷口,怒目以對。 “大人!” “爹!” 今夏和陸玄夏靛同時驚呼著。 “邵守,你怎麼可以這樣!”這次換今夏生氣了。 “陸繹武功絕頂,我可不是他的對手,只能先這樣了。”邵守冷笑著。 “我的妻子呢? 慧婷呢?”邵守沒看到慧婷,也生氣的問。“不是說好換人的嗎?” “我在這,我說過我已經不是李慧婷了,現在的我是星羽。”李慧婷從陸玄的背後現身 ,陸繹並未將她綁起來。“你快放了陸夫人,自首吧!” “慧婷,只要妳跟我走,我們可以找到沒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重新開始我們的日子,我 會和以前一樣,不再去想那些其他的事情了。”邵守對著李慧婷說。 “你何必如此?”李慧婷搖搖頭。 “陸繹,你不是想抓我?來啊!我就在這。”邵守見慧婷沒有跟他走的打算,轉而對著手 上已經有傷的陸繹說。 “你放了今夏,跟我回北鎮撫司吧!”這一劍對陸繹來說只是小傷,他更擔心著今夏的傷勢,那一劍,已染紅了今夏的小腿。 “她被我餵了軟筋散,現在又受了傷,你沒辦法順利帶走她的,更何況,你現在也有傷 在身。”邵守冷笑著。 “還有我們呢!”陸玄說著。“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爹的案子,大理寺已經還他清白了 。” “有用嗎?我爹已經死了!”邵守對著陸玄說。 “我知道是廣東官府沒有仔細審理,但在那當下,證據確鑿,你不能怪他們。”陸玄當 然知道邵守的意思。“大理寺重新受理了這個案子,最終還是還了邵海哲清白,我知道 人已死,也無法挽回甚麼。但是,我們也努力了!再說了,要不是你作惡多端,也不會讓你爹招來這場禍事!” “邵守,你乖乖跟大人回北鎮撫司吧!”今夏忍著痛說,她隱約覺得邵守另有所圖。 “邵守,你收手吧。”慧婷也說著。 “慧婷,妳還在怪我讓妳失去孩子的事嗎?我知道我不該對妳動手。我應該要早點收手的,我應該要專心陪妳的。”邵守手執著劍對著陸繹,但眼睛卻是看著站在陸繹身後的李 慧婷。 “我說過了,李慧婷已經死了,那些事都跟著李慧婷一起死在山谷之下了。”慧婷吸了 口氣,擦去自己的淚水。“你做的太錯了,不只是對孩子,還有那麼多無辜的人命。” 邵守見李慧婷如此堅持,露出了一個絕望的笑,率先對著陸繹出手了。 能成為倭寇頭子,身手自然不在話下,陸繹已經有多時沒碰上有這樣身手的對手了,雖 然有傷在身,但並不多影響他的身手。 因為有孩子們在,他知道孩子們會去把今夏救出來,便專心的與邵守對打。 但由於邵守的一劍刺的頗深,陸繹一再的出手,加速了血流的速度,不得已,陸繹把手 上的長劍往空中一拋,改用了左手持劍出招。 邵守驚訝於陸繹竟然也能左手使劍,愣了一下。 “想不到你竟然能做到這樣,我太小看你了!”邵守反倒笑開了,“這樣也好。” 由於今夏是被鐵鍊綁著手,陸玄和夏靛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解開,他們怕不小心反倒 傷了自己的娘親。 夏靛看了一下今夏小腿的傷勢,做了簡單的包紮。“娘,傷口不深,回去上個幾天藥就 好了。” “二弟,你照顧娘,我去幫爹。”陸玄看著陸繹和邵守的對峙,決心去幫陸繹。 “玄兒,注意安全。”今夏擔心的說。 “娘,岑叔他們都守在一公里之外,我讓他們過來嗎?”夏靛詢問今夏的意見。 “先不用。”今夏搖搖頭,她覺得邵守並不是真心想挑戰陸繹的。 刀光劍影之間,邵守的敗象已逐漸顯明。 “邵守,你束手就擒吧!”陸繹說著。 “作夢!”邵守只說了這句。 “爹,娘的鐵鍊我不敢劃斷,這邊先交給我,你去救娘。”陸玄趕來對著陸繹說。 “嗯!”陸繹聽完便往今夏的方向想要過去。 邵守見狀,也想要追過去,陸玄一個箭步攔住了邵守。 原本守在今夏身旁的夏靛見陸繹過來了,也起身往陸玄的方向過去。 “大人。”今夏身上的藥效未退,全身只能無力的靠在樹上,看到陸繹出現,她便安心 了。“大人,你的傷……。” 她一直都知道,不管她在哪,陸繹都能找到她的。 但此時此刻,她更擔心陸繹的傷勢,鮮血已經順著手臂流了下來,看起來,遠比她得傷 勢嚴重多了。 “我沒事,妳現在覺得怎樣?”陸繹擔心的問著,他左手拿起手上的長劍一挑,綁著今夏的鐵鍊瞬間應聲而斷,但今夏卻無力起身。 “我沒事。”今夏笑著搖頭。 “妳先在這,我等等就回來。”陸繹對著今夏說,轉身又回到了戰局中。 陸玄和夏靛,身手被訓練得已經不差,兩人聯手對上邵守,打成了平手。 一旁默默觀戰的慧婷出聲了。 “邵守,你快住手吧!”慧婷說著。 “我不要,除非妳跟我走。”邵守悲傷的說著。 “我們回不去了。”慧婷也說著。 “那就不用談了,我會償還欠妳的。”邵守攻勢突然變猛,原本和兩兄弟打成平手的狀 況,突然又讓邵守佔了上風。 今夏在樹下看著一切,突然她想到了。 “陸繹,邵守他沒想要活!”今夏對著陸繹說。“他抓我,甚至弄傷我,都是想刺激你而已。” 所有的人都聞聲一震,只有邵守,冷笑著看著所有人。 “邵守,你……!”李慧婷瞬間不知道該說甚麼。 陸家父子一時間也停住了動作。 “陸繹,你還不動手,你如果不動手,我就殺了袁今夏。”邵守見眾人都不動,拿著劍 指著樹下的今夏,但很明顯,他和今夏的距離,讓他無法短時間就再次傷害到今夏。 “邵守,留著命就有希望。”今夏勸著。“你不是還想跟慧婷復合嗎?你就這樣死了,根本就是懦夫。” “今夏姊,妳不懂,其實這段時間我很痛苦,我常常夢到我爹,我的孩子,還有那些被 我殺害的人,我累了。”邵守痛苦的說。“我想收手了,可是我身邊那些人卻不讓我收 ,我掙扎了好久,後來我把他們全殺了。我手上滿滿的都是血,跟著陸繹回去,也只有 死路一條,我曾經想要自我了斷,可是我發現,我沒有那個勇氣,其實,我也怕死。” “所以,你故意京城來找陸繹,卻不料我已經嫁給他了?”今夏疑惑的問。 “對,我本來還想著怎樣可以找到陸繹,卻沒料到妳嫁給他了。陸繹和我邵家本就有仇 ,我叔叔元明就是死在他手上,我叔叔只是沉迷煉丹,但無害人之心,卻不料被陸繹給 逼死了,我本來想讓妳吃下忘神丹,讓妳忘記陸繹,讓他痛苦,他便會來找我完成我的 心願,卻不料你們已有所警惕,我只好把妳綁了來。”邵守說著他原本的打算。 “大人從未逼過元明,是他自己想不開。”今夏說著。“你叔叔為了莫須有的長生不老 丹殺了好幾個人,連大人也被他下藥,他是該接受律法制裁的。” “可終究,我叔叔還是因為陸繹死了。”邵守其實也知道元明的死和陸繹無關。 “大人,讓我和他說幾句話。”一旁的慧婷突然出聲了。 陸繹看著眼前的兩人,又看看今夏,今夏對他點頭示意,他也點了頭。 自己走去抱起了仍然全身無力的今夏,對陸玄說。“通知你岑叔,等他們說完,把人帶 回北鎮撫司。” ---- Sent from BePTT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1.8.10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617898791.A.152.html
2天前
推推
04/09 01:21, 1F

2天前
推推~
04/09 01:42, 2F

2天前
推~~~
04/09 03:07, 3F

2天前
推推
04/09 08:21, 4F

2天前
推推~~每天都期待更新
04/09 09:27, 5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