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錦衣之下番外之續曲(十六)

看板China-Drama (大陸劇)作者 (沈小玥)時間2周前 (), 編輯推噓9(900)
留言9則, 9人參與, 2周前最新討論串1/1
“郡主,親婚生活可還愉快?”今夏一見到芊雅,開心的打著招呼。 最近一次見面,是在芊雅郡主的婚禮上,原本陸繹不想參加這樣的場合,他擔心皇上會 以為他和親王來往密切,但因為羽王告知皇上,陸繹夫妻是芊雅的救命恩人,他們特地 邀請陸氏夫妻來參加婚禮,是為了要感謝救命之恩。 可當下,他們也沒敢多待,和羽王,芊雅郡主寒暄了幾句,再向皇上告退後,便離開了 羽王府。 之後私下也沒其他特別的往來。 “開心開心,見安對我還是很好,我們很幸福,很開心。”芊雅也拉著今夏說,“今夏 姊姊,怎麼想到來看我了?” 芊雅好奇今夏怎麼來拜訪,而且還讓兩個人跟著他。 其中一個是陸家二少爺,另一個呢? “郡主,就我家大人擔心我啊。”今夏嘟著嘴說。“最近有人拿我威脅他,讓大人緊張 兮兮的。” “誰敢威脅陸大人?”芊雅睜大了眼。 今夏給了芊雅一個眼神示意,芊雅馬上讓其他人全退下,屋內只剩下他們四個人,今夏 簡單的帶過了游鳴安把陸繹騙去春品樓,試圖對他下藥的事情,也說了,背後就是已被 廢為庶人的慶王朱邃的指使。 “三叔也太貪心了吧?皇叔都饒他一命了。”雖然朱邃已經被廢為庶人,可芊雅還是習慣的叫了三叔。” “郡主,我們想請您幫忙,讓菖王知道這件事,他自然會知道怎麼處理。大人這邊,也 會派人盯著游鳴安的一舉一動。”今夏說著請求。 芊雅思考了一下,確實,她這三叔心狠手辣,甚麼事都敢做,現在還拿今夏的生命安全 來威脅陸繹,替他謀奪皇位,那接下來還可能做甚麼? “好,我會跟我爹說。”芊雅點頭答應。 “那就先謝過郡主了!”今夏拱手作揖,對芊雅露出了笑臉。 “大人,郡主那邊,他們會把這事轉達給菖王知道,你那邊呢?”今夏回家,看到陸繹已經在大廳等他了。 “依照我們計畫的,把他們三個都放了。”陸繹不屑的說。“游鳴安果然馬上派人聯繫 了朱邃。” “我們這次沒讓錦衣衛的人跟著他們,他們自然降低了戒心,有蘭葉姐姐的調教,烏安 幫的探子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掌握之中。”今夏做了一個抓 住東西的動作。 “是啊,游鳴安帶著他的小妾回到他的府邸之後,馬上就派人出門去,烏安幫的探子也 跟了過去,發現是去到現在軟禁朱邃的小屋,那人偽裝成送菜的下人,進去一下子就出 來了,應該是送了信息進去。”陸繹說著今天回報的情況。 “嗯,”今夏拉著自己脖子上的圍脖,大廳裡也有著一盆炭火,其實她有點熱了。 細心的陸繹當然沒放過今夏這個小動作。他笑了下。 “我們先回房間吧,妳這樣穿一天了,換身輕便的吧!晚飯我讓人送到房裡,我們一起吃如何?” “好。”今夏開心的拉著陸繹的手點點頭。 回到房間之後的今夏,馬上換了身輕便的衣服,脖子上的印記一覽無遺。 陸繹盯著今夏的脖子看著,想起昨夜兩個人的繾捲纏綿,他伸出手去摸著今夏的脖子。 “你幹嘛呢,昨天不累嗎?”今夏也想起了昨夜。 “休息一晚了,不累。”陸繹故意笑的邪魅,滿意的看著那些印記。“我們再來回味一 番如何?” “我……我才不要呢!”今夏推開了陸繹的手。 “真的不想嗎?”陸繹站在今夏的身後,故意在她的耳朵旁吐著氣,輕輕地說著。 “不……不想。”今夏起了一陣哆嗦。 “妳確定嗎?”陸繹從今夏的背後,輕輕地咬了一下今夏的耳垂。 “那個……我……。”今夏正要說話的時候,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爹,娘,我把你們的晚飯送來了!”陸玄拍著門叫著。 陸繹無奈的皺起眉,放開了今夏。 他深深覺得,他上輩子一定和陸玄有結仇。 從小到大,每每要與今夏親熱或獨處的時候,陸玄一定跑來湊熱鬧或搞破壞。 “玄兒來了,你快去開門,啊!不行,那個,那個,我的脖子啦!”今夏緊張的叫著,“ 不能讓孩子們看到。” 她摀著自己的脖子,跑去床上,從頭到腳全都包上被子。 陸繹好笑放下了床幔之後,去把門打開,陸玄一咕嚕的就提著食龕跑了進來。 “爹,娘呢?”陸玄一進門沒看到今夏,放下了食龕便問著。 “她累了,在休息。”陸繹一臉正經的說。 “累了?才甚麼時辰?晚飯都還沒吃耶!”陸玄疑惑的看向放下的床幔。 “累還要看時辰嗎?”陸繹不耐煩的說。“你娘想甚麼時候休息就甚麼時候休息。” “爹,你該不會又惹娘生氣了吧?”陸玄挑起眉,看著自己的爹。 “我幾時惹她生氣了?”陸繹沒好氣的說。 “你明知道春品樓是我們不該踏足的地方,你還是去了,娘會不生氣嗎?”陸玄看了一眼床的方向。 “你又不是不知道事情的經過,少在那胡說八道。”陸繹瞪著自己的大兒子。“我看你 是吃飽太閒了,現在,去把書房給我好好整理整理,沒整理好不准睡覺!” 說完,便把陸玄推出了房門,還牢牢地從裡面上了鎖。 “爹,書房好的很,幹嘛整理啊!”陸玄不死心的在門外大叫。 “那你就把書全部搬下來,再重新放回去,我明天會檢查。”陸繹丟下這句話,邊走邊 唸的回到了床邊。“真是,這孩子到底像誰啊?” “好了,玄兒離開了,妳出來吧!”陸繹掀起了床幔,輕輕地拉開被子。 “呼!差點悶死我了。”今夏大口的呼吸著空氣。“怎麼辦啦,這印記幾天才會消啦?” “別擔心這個了,妳餓了吧?快來吃!”陸繹溫柔的把今夏從床上扶起,牽著手到桌邊打 開陸玄送來的食龕。 “是餓了,這些看起來是妘兒做的吧?”今夏顧不得拿筷子,已經先用手夾起了一塊東坡肉放進嘴裡。 陸繹瞪了眼今夏,拍了她的手背,“誰說可以這樣吃的。” “我餓了嘛~”今夏拉著陸繹撒嬌著。 “好啦,快吃。”陸繹無奈又寵溺的摸了摸今夏的頭,“快吃吧!” 今夏看著眼前的食物,已經忘了脖子上印痕的事情。 連續一個星期,今夏都是穿著立領的衣服和圍著圍脖。 陸玄每天都用好奇打探的眼光看著今夏。 夏靛則是根本不當一回事,這樣過著每天的日子,也不多問。 陸妘則認為今夏就是怕冷而已。 而元凶陸繹,每天晚上則是誘騙著她一起陷入親密的熱情之中,只是已放過她的脖子, 但是改往其他衣服可以遮掩的地方下口了。 游鳴安接到了一封匿名的拜帖,約他在春品樓見面,信上說,知道他和朱邃勾結的事情 ,若不到場,將把證據都呈給皇上。 游鳴安看地點是春品樓,想說是自己的地盤,冷笑了一聲。“約在我自己的地盤上,是 傻了嗎?” 他便放心地前往了。 可他不知道,方嬤嬤早已私下背叛了朱邃,他的小妾翁冰也是。 夜晚,來到春品樓,方嬤嬤連忙招呼他到了他慣去的房間之後,便藉口忙碌就退出了。 游鳴安放心的喝著桌上的水酒,一方面等待著,到底是誰約他來,可幾杯水酒下肚後, 他感覺到昏昏欲睡,之後便直接趴睡在桌上。 等待在窗戶外邊穿著夜行衣的今夏和夏靛還有蘭葉也在此刻走了進來。 “游鳴安,我這就讓你體會甚麼是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敢設計我家大人!” 今夏生氣地看著已經睡著的游鳴安“靛兒,把他抬去床上。” “蘭葉,妳都準備好了嗎?”今夏問著蘭葉。 “當然,這些把戲,我看多了。”蘭葉自信的笑了一下,她叫了一名春品樓的姑娘來, 這姑娘是方嬤嬤事先預備好的。 “妳進去好好伺候裡面的人。”蘭葉一把小刀在那姑娘的面前晃著。“方嬤嬤應該都跟 妳說了吧!” “有,方嬤嬤有說,只需要脫了他的衣服,躺在他身邊就行。”那名姑娘連忙點頭。 “好好做,之後會有賞銀給妳的。”蘭葉半是威脅半是利誘的說。 “我知道。”姑娘點頭之後便進了房。 “靛兒,你的藥,多久人會醒?”今夏算著時間。 “半個時辰多。”夏靛自信的回答。 “那派人去請游夫人來吧。”今夏笑著說。“蘭葉,這邊交給妳了,我們先離開了。” 蘭葉微笑著點點頭。 沒多久,游夫人怒氣騰騰的衝進了春品樓。 “人呢!人在哪!”游夫人一進門就大聲嚷嚷著。 “夫人,我這都是人呢!您要找誰?”方嬤嬤連忙出來招待著。 “我家那老爺呢?”游夫人根本已經不顧顏面了。 “誰?您家老爺是誰?”方嬤嬤故作不知。 “游員外郎啊!”游夫人眼睛四處找著可能的蹤跡。 “您說游老爺啊,”方嬤嬤故意把眼神明顯的飄向樓上。“我不知道,他……他沒來這 。” “在樓上是吧?”游夫人自然沒放過這麼明顯的暗示,一口氣衝到樓上要找人。 “哎呀,游夫人,那邊您可不能去啊!”方嬤嬤故意在後面大喊著。 啪的一聲,游夫人推開了一間房門,裡面只見一個陌生男子和姑娘正在喝著酒,她怒氣 沖沖的整個房間又找了一番,並沒看到其他人的蹤跡。 “哪來的瘋婆子,掃老子的興。”那男子生氣地拍桌大叫。 “誤會誤會,客倌,您繼續,今天我招待。”方嬤嬤安撫著男子,把游夫人也抓了出去 。 “我說游夫人,您這樣不是給游老爺丟臉嗎?這下,人家都以為游老爺來這找樂子了。”方嬤嬤邊把游夫人拉下樓,邊哄著。“游老爺出名的疼愛您,怎麼可能來這。” “而且,您這樣鬧,人家會誤會游老爺的清譽的。”方嬤嬤邊說,邊把游夫人送出了春 品樓。 隔壁的房間。 游鳴安戒備緊張的看著眼前的兩名蒙著臉的黑衣男子,他還聽到了隔壁傳來的喧鬧聲, 緊張不已。 “你們到底是誰?”游鳴安醒來,發現自己一絲不掛地躺在一個衣衫不整的姑娘身旁,那姑娘抽抽噎噎的哭著,而眼前,是兩個蒙著臉的黑衣男子。 而外面傳來的,是他那可怕的老婆的聲音。 他突然覺得一陣寒意爬過他的背上。 “大人,我雖然是春品樓的人,可您也不能用強啊!”那姑娘邊說邊哭著。 “我……!”游鳴安不確定自己做了些甚麼。“妳可不要汙衊我。” “哇!”那姑娘聽完直接大哭了起來。 “你如果不想尊夫人過來看到你這樣子,最好安靜一點。”其中一名男子說著。 “妳別哭別哭!”游明安趕緊安撫著姑娘。 “你們還不快點穿上衣服!”另一名男子也說。“要我請游夫人過來嗎?” 游鳴安聽完,趕緊把衣服穿上,看著眼前的情況。 那姑娘也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衫。 “不,千萬不能讓她過來!”要是讓他家那個母老虎進來,他命會先去半條。 “你記住了,我家主子隨時會有事情吩咐你去做,如果不從,我們就會把今天的事情告 訴尊夫人,順便上報朝廷,你自己看著辦!”第一個說話的男子用著狠狠的口氣說著。 “你們敢威脅我?”游鳴安不打算服從。“你們有證據嗎?” “哇!”姑娘又放聲哭了起來。 “為什麼不敢?這姑娘可是人證,我們也有你身體上的特徵。”另一名男子冷笑的說,順便陽了揚手上的一張紙。“你和朱邃勾結的證據我們已經有了,只是看你的表現,決定 要不要拿出來,我家主子說了,你好好聽話,自有你的好處。” 聽著隔壁吵鬧的動靜已經結束,兩個男子便也離開了房間。 只剩下游鳴安忿忿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他和慶王勾結,求的是榮華富貴,眼前,朱邃要再起的可能性已低,不管那兩個男子的 主子是誰,他決定背叛朱邃,為自己求得更光明的前途。 兩名男子跳出窗外後,機靈的在幾個屋頂上繞了下路,最後進入了一間小屋,換了衣服 後,出來的是馮家兄弟,兩人彼此眼神照會後,回到了烏安幫。 就在春品樓熱鬧的同時,今夏和夏靛回到了陸府。 陸繹正緊張的在大廳來回踱步,著急地等著今夏回來。 “爹,你坐著吧,有二弟和謝嬸在,娘不會有事的。”陸玄拉著陸繹正要坐下,已經傳 來了今夏的聲音。 “大人,我回來了。”今夏還來不及換掉身上的夜行衣,便被陸繹一把抱進懷中。 “妳沒事吧?”陸繹檢查著今夏上下。 “我沒事。”今夏笑著搖頭。 “爹,娘好的很,謝嬸也在,大馮叔和小馮叔也都接應著,沒事的。”夏靛拉下了面罩 。 “靛兒,你的蒙汗藥,確定可以讓游鳴安半個時辰左右醒來吧?”今夏還是有點不放心。 “娘,妳對妳兒子沒信心嗎?”夏靛沒好氣的說。 “有有有,我對靛兒很有信心的。”今夏拍拍夏靛的手。 “今夏,其實這事根本不用妳出面的。”陸繹牽著今夏的手說,他不想今夏捲入這些是 非當中。 “大人,我一定要幫你報這個仇,游鳴安敢設計你,我不會放過他的。”今夏甜甜的對 著陸繹說。 “娘,我說我和二弟去就好,妳偏不肯。”陸玄坐在一旁喝著茶說。 “你去幹嘛,這個仇,我要親自奉還。”今夏對著陸玄做了鬼臉。 “好了好了,沒事就好,接下來,就等蘭葉那邊的消息了。大家都回房去休息了。”陸 繹拉著今夏,邊走邊說著。 “大人,有動靜了。”岑福開心的來跟陸繹回報最新的消息。“游鳴安已經成功煽動了 朱邃,朱邃已經在積極的招兵買馬,準備攻進皇城。” “朱邃果然好大喜功。”陸繹不屑的冷笑著。“把消息傳給羽王吧!” 最近每隔幾天,馮家兄弟就會要求游鳴安私下去會見朱邃,想辦法煽動他起兵造反。 游鳴安一來知道朱邃已不能依靠,一來被馮家兄弟威脅著,也就半推半就的就範了。 幾度,他想知道這兩個黑衣人到底來自何方,他們的主子是誰,但每問到這個問題,換 來的都是項上人頭差點不保。 “這麼想知道?去問閻羅王吧!”馮軒的劍指游鳴安的腦袋這樣說著。 自此之後,游鳴安不敢再問。 他雖然暗忖著會不會是菖王的人馬,但菖王若要擒住現在的朱邃,輕而易舉,根本不用 這麼大費周章才是。 羽王對皇位根本毫無興趣,更不會是羽王。 萬曆皇膝下幾個皇子,目前雖有爭奪太子之意,但對於朱邃這些叔叔們,他們是懶得理 會的,到底會是誰呢? 他和朱邃勾結的事情,又不能去問別人,而且朱邃是被廢的親王,他貿然跟別人談起朱 邃,無疑是給自己找麻煩,因此只能把疑問放在心裡了。 “游鳴安有跟其他人聯繫嗎?”陸繹要確認事情萬無一失。 “大人,馮軒他們輪流暗暗盯著游鳴安,確定他沒跟其他人聯繫,也沒跟支持朱邃的那 些勢力有聯繫。”岑福繼續回報著。 “很好。”陸繹滿意的點頭。“準備好,隨時配合羽王他們的行動。” “是。”岑福說著上官曦那邊傳來的消息。“大人,大楊他們說,客棧最近來了些蒙古 人。” “蒙古人?”陸繹皺著眉,這時間點有點敏感。“好,我知道了,派人留意他們的動態。” 半個月後,朱邃聯合了一些想造反的民間人士還有外來的蒙古人,一舉攻進皇城。 一路下來,勢如破竹,輕輕鬆鬆的就進了金鑾殿。 朱邃正得意於自己的得天命時,卻不料他們突然被皇城精銳和錦衣衛們團團包圍住。 鮮少出現在金鑾殿上的萬曆皇也在近身太監卓港竹的攙扶下,緩緩的走向龍椅,身旁陪 伴的,是陸繹還有首輔李群英大人。 “你……你怎麼可能再出現在這?”朱邃指著萬曆皇。“你不是已經逃跑了嗎?” “朱邃,你的一舉一動,早都在朕的掌握之中,你真以為你的謀反沒人知道嗎?”萬曆皇心痛的看著眼前自己的兄弟。 “你怎麼可能知道的,你這昏庸無能的昏君!”朱邃恨很的看著龍椅上自己的兄弟。 “大膽,皇上的英明豈是你可置喙的?李大人指著朱邃。“皇上已念在手足之情上,饒你一命,你竟然還是心存謀反之意。” “他整天沉迷後宮,不問朝政,要他何用!”朱邃不服的叫著。 “皇上雖身在後宮,可前朝之事,瞭如指掌,他事事不過問,卻事事關心。不然你以為 我大明哪有今天的繁榮?”李大人繼續說著。 陸繹一直身在一旁,不發一語。 “陸繹,是你吧?”朱邃看了一眼陸繹,“錦衣衛的情報網一直都很強,尤其是你上任都督同知之後,錦衣衛更加精實,你到底跟蹤我多久了?” “錦衣衛只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有謀反者,一律都要接受制裁。”陸繹只是這樣說著。 “你是公報私仇吧!”朱邃想起了自己派人綁架了郡主時,誤打誤撞的連今夏也綁了,之後又設計陸繹,想藉此掌控陸繹,卻不料都失敗了。 “陸某有啥私仇好報的呢?”陸繹冷笑著。 “皇上可知道你涉足春品樓那樣的地方?”朱邃做著垂死掙扎,想拖陸繹下水。 “你綁架了陸愛卿的夫人,之後又設計想毀陸愛卿的清譽,好藉此拿捏他,你想跟朕說 這些吧?”萬曆皇沒想到自己的手足為了皇位可以卑劣至此。“春品樓背後的老闆,可是你啊!你覺得朕該拿你怎麼辦?七弟都跟我說了,你連這種事都做得出來,綁架人家的夫 人,還想毀人清譽?” “羽王朱慶?”朱邃冷笑。“他只想當個閒散王爺, 一點用處都沒有。” “你還好意思說,雅兒是你親姪女,你也下得了手?要不是人家陸愛卿的夫人以命相護,雅兒的清白就毀了!”萬曆皇氣得拍桌。“你之後竟然還不死心,想毀了陸愛卿的清譽,還好老天庇佑,沒讓你計謀得逞。” “陸愛卿不想計較,卻不料你變本加厲,竟然還勾結朝廷命官,勾結外敵,來謀奪朕的 皇位,朕是哪裡對你們不好了?”萬曆皇這回是氣到站氣來指著朱邃罵。 “你天天沉溺後宮,不管朝政,這皇位,還不如給我!”朱邃陰沉的說。“你別忘了二哥,菖王,他可也是想要你這位子想的很。還有,皇爺爺可是很疼愛你的陸愛卿,甚至還 公開的說,他把你的陸愛卿當自己兒子,你就不怕他也謀反嗎?” “二哥他是想要這位子,可他沒你這麼陰毒,至於陸繹,可以說是三朝元老了,若要謀 反,父皇在世時後就有的是機會,可他從來沒那樣的心思,這你就不用擔心了。”萬曆 皇不是不知道有多人覬覦那把龍椅,令他心痛的,是手足間,也這樣的相殘,他也知道 ,幾個兒子也已經在私下相互爭奪太子之位。 “我今日栽在你手中,我認了,可是,我告訴你,事情不會這樣結束的!”朱遂彷彿詛咒般地說著。 “朕本想廢你為庶人就算了,不料你變本加厲,也怪不得朕無情。”萬曆皇沉痛的說。 “傳朕旨意,朱邃,賜毒酒。逆賊游鳴安流放,妻兒沒為官奴,其餘叛黨,交由陸同知 全權處理。”萬曆皇說完,看了陸繹。“陸愛卿,這些事,讓你受委屈了。” “皇上,您這樣說,就折煞微臣了。”陸繹連忙跪下的說。“太上皇和先皇看中微臣, 微臣一家無以為報,唯有盡忠而已。” “你放心,朱邃的話朕不會放心上,你很有才識,這朕知道,莫說皇爺爺和父皇看中你 ,朕也是,經歷過那麼多事情,你幫了朕解決多少難題,朕都看在眼裡。”萬曆皇下了 自己的旨意。“封陸繹為正一品右都督。” 陸繹愣了一下,這可是錦衣衛裡面的最高官階了,一旁的首輔李大人咳了一下,陸繹才 回過神。“謝皇上。” “另,袁今夏救護郡主有功,陸夏兩家,各賞銀黃金千兩。”萬曆皇心情好極了,便又 賞銀於今夏。 “謝過皇上。”陸繹再次對萬曆皇叩首。 “朕知道你的夫人是夏家後人,她也不願意再涉入皇宮朝政,不然,這誥命夫人朕是一 定要給的,只是給了之後,免不了她就要常常入宮陪伴皇后,朕知道,這會讓她很為難 。”萬曆皇在皇宮裡,可是聽了不少陸家夫妻的事情,芊雅更是一直提今夏的好,知道 今夏不拘小節,說皇宮裡的繁文縟節,怕是會讓今夏嚇到不知道要躲哪去了。 陸繹感激地對皇上笑了一下,“讓皇上見笑了。” “你的夫人是真性情,這很好,你一定要好好對她。”萬曆皇笑著。 “皇上,這陸都督對他夫人可是極好的,連微臣的夫人都老跟微臣抱怨,要微臣多跟陸 都督學著點呢。”李大人取笑起了陸繹。 “哈哈哈,很好很好,朕乏了,你們都退下吧!”萬曆皇說完,便讓卓港竹扶著回去他的後宮了。 “多謝李大人美言。”陸繹拱手對著首輔李大人說。 “哪裡,老夫這才要恭喜陸都督,升官了。”李大人也含笑著說。 “謝謝李大人。 “陸繹笑著說。“那,陸某先回去了。” 陸繹想著,他的今夏,如果知道他升官了 而且皇上還賞賜了黃金,不知道會有多開心。 不自覺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 Sent from BePTT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01.12.80.18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618676832.A.0A0.html
2周前
推推~~
04/18 00:28, 1F

2周前
推推
04/18 01:48, 2F

2周前
推~~~
04/18 02:07, 3F

2周前
推推
04/18 07:48, 4F

2周前
推推推
04/18 08:15, 5F

2周前
04/18 11:02, 6F

2周前
04/18 11:09, 7F

2周前
推......大家對錦衣好有愛哦,我也是^^
04/18 12:30, 8F

2周前
推!!續曲的每一篇都好好看
04/18 19:05, 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