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錦衣之下番外之續曲(二十五)

看板China-Drama (大陸劇)作者 (沈小玥)時間3周前 (), 編輯推噓8(800)
留言8則, 8人參與, 2周前最新討論串1/1
大廳裡。 “二弟,你這樣放著一個姑娘不管好嗎?”陸玄也開口直接問了。不管對人家是否有情,人家都跑來這裡了,一個姑娘家的,總是不好吧?”陸玄問的很直接。 “大哥,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我知道她對我好,可我現在對她沒感覺,你要我怎麼辦 ?”夏靛也如實回答著自己的感受。 “我聽妘兒形容,那姑娘好像還不錯的樣子。”陸妘已經把子蕙的樣子形容給陸玄了。 “剛剛娘在街上扭傷腳,也是她處理的。”夏靛這才說了剛剛的經過。 “你怎麼知道的?那娘知道她是誰嗎?”陸玄問著。 “我趕到的時候,就看到她正在幫娘處理著,爹也在,我就沒出來了。娘還不知道這件 事,娘要是知道了,我就慘了。”夏靛搖搖頭。 “不管你對那姑娘有意無意,好好處理一下吧!”陸玄拍拍夏靛的肩膀後說。 回到房間的夫妻兩人。 今夏倔強的不肯轉頭看陸繹。 “妳這到底是怎麼了?早上不是還好好的?”陸繹不喜歡今夏這個樣子。 “你做了甚麼你自己知道!”今夏背對著陸繹說。 “我做了甚麼?”陸繹整個莫名其妙。 “我累了,我要去休息了。”今夏見陸繹不肯承認,委屈的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一跛 一跛的朝床上走去。 “袁今夏,妳說清楚,到底是發生甚麼事了?”陸繹可沒想這樣結束。 “我說我累了,想睡了。”今夏說完,便用被子蓋上了自己的頭,不再回應陸繹。 陸繹滿臉的莫名其妙滿頭的問號,等等問一下馮軒,到底發生甚麼事情了。 子蕙客棧的大廳裡喝默默地喝著茶,身旁突然出現了一個身影。 她抬頭一看,是夏靛。 “妳怎麼跑來了,任師姑知道妳跑出來了嗎?”夏靛坐在了林子蕙的對面。 “你終於出現了。”林子蕙看著眼前的人。 “我聽說你在這,所以我就來了。”林子蕙決定問清楚。“你成親了嗎?” “妳不是都看到了?”夏靛不承認也不否認。 “所以,那個妘兒姑娘真的是你的……。”林子蕙再問著。 “妳看到甚麼就是甚麼了,快回去吧!任師姑找不到妳,肯定會擔心妳的。”夏靛只這樣說。 “夏靛,你應該知道我對你的感情。”子蕙再問著。 “我只能說謝謝妳。”夏靛喝了茶之後說。“然後,謝謝妳幫我娘治傷。” 於情於理,夏靛覺得還是該說聲謝謝。 “你知道?”子蕙驚訝夏靛怎麼會知道的。 “妳別管我怎麼知道的,總之謝謝妳了。”夏靛說完之後便轉身離開。 正好對上昱晴好奇的眼神,夏靛默默地搖了搖頭,示意昱晴不要說話。 他不是沒看到子蕙眼神中明顯的失望,可是在他沒確定自己的感情動向之前,他不打算 做任何的事情和表態,先讓子蕙回去藥王谷再說吧。 馮軒告訴陸繹,他們路上一直被一個姑娘跟蹤著,今夏知道之後便是這個樣子了。 陸繹問了一下那姑娘的樣子,馮軒說,就是幫今夏治傷的那個姑娘。陸繹無奈的嘆了口 氣。 夏靛啊夏靛,這次你爹我可被你害慘了。 陸繹決定把夏靛叫來,叫他好好把事情處理好。 可眼前,安撫今夏比較重要。 晚上,陸繹讓陳彬做了一桌子好菜,又從上官曦那拿了一壇玫瑰釀。 好不容易把今夏激到了內苑,準備開始吃飯。 陸繹特意讓今夏喝著酒,也不阻攔她。 “腳還疼嗎?”陸繹把今夏的雙足抬到自己的大腿上,慢慢地揉著。 “疼,心也好痛。”今夏邊喝邊說。 “妳心痛啥?”陸繹看著今夏的臉問著。 “你有別人了啊!你嫌我沒身材沒臉蛋。”今夏又喝了口酒之後說。 “我到底甚麼時候嫌棄過妳啊?”陸繹滿臉的無奈。“而且我哪來的別人?” “有,你總說我身材不好!”喝多了的今夏對陸繹說話是大膽的。 她現在正指著陸繹的鼻子說。“昨天街上那個姑娘,一路一直跟著我,她沒事幹麻跟著 我,一定是你,是你又去招惹別的姑娘,我腳都扭傷了,你還跟她有說有笑的。” 說著說著,今夏哭了起來。“臭陸繹,你這個沒良心的,那天在河邊看到的姑娘就是她 ,你還把我拉走了,你一定有問題。” 聽起來,今夏又吃醋了,陸繹的心裡倒是覺得有點開心。 “天地良心,我對妳可是一心一意。”可見到今夏的眼淚,他也捨不得,趕忙把今夏抱 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輕輕的擦去今夏的眼淚。 “那那個姑娘你怎麼解釋?她幹嘛沒事跟著我,你還跟她有說有笑的?”今夏抬起自己的 臉,看著陸繹,她的雙手也捧著陸繹的臉。“你看看你,這張臉這麼好看,到現在還是 吸引好多人喜歡你,你太可惡了!” 說完之後,竟然狠狠地咬了一口陸繹的肩膀。 平常喝醉的今夏對他雖然說話大膽了些,但還不會對他動手,今天看來是真的氣壞了。 陸繹摸著自己的肩頭,這一口還真痛。“我是冤枉的。” 事到如今,陸繹決定出賣自己的兒子,不能讓今夏再這樣誤會自己下去。“那姑娘不是 找我的!” “所以你真的認識那個姑娘!”今夏瞪著陸繹。 “不認識,可是我知道她是誰。”陸繹把事情說了一次。 喝醉的今夏也不知道聽懂了沒,最後她只懷疑的問道。“你說,她是來找靛兒的?” “是啊,是靛兒在藥王谷的師妹。”陸繹點點頭。 “你沒騙我?”今夏懷疑的眼神看著陸繹。“靛兒對感情沒興趣,怎麼可能會有姑娘找他 ?” “靛兒對感情沒興趣,不表示別的姑娘對他沒興趣啊!”陸繹嘆了口氣說。“妳覺得我們靛兒怎樣?” “很棒,很出色,我們的兒子。當然優秀了。”今夏自信滿滿的說。 “是啊,所以有姑娘愛慕他不是很正常嗎?”陸繹繼續拐著今夏。“妳不是希望靛兒也趕快成親嗎?” 今夏傻乎乎的笑了一下。“是啊。” “陸繹,你真的沒別的女人嗎?”今夏繼續捧著陸繹的臉問著。 “沒有。”陸繹抱著今夏,用著非常肯定的語氣說。“我只有妳。” “如果你敢騙我,我就,我就,把你從屋頂上丟下來!”今夏已經很醉了,邊說還邊做了丟東西的動作。 “妳不會有那機會的,好了,我們回房間了。”陸繹覺得應該解釋得差不多了,準備抱 著今夏回房間休息。 “我不要,我想到屋頂上去。”今夏纏著陸繹想上屋頂。 “等妳腳傷好了再上去。”陸繹直接拒絕,抱著今夏回房間了。 “嗯,好,你不能騙我。”今夏傻笑著說完,然後,便睡著了。 也不知道這樣的解釋今夏到底聽進去了多少? 看著今夏下午都在房間裡悶著不說話,他可是心疼的很,可今夏在氣頭上,甚麼也不聽 他說,他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就在子蕙收拾好行李,準備回藥王谷的時候,丐叔回來了。 她準備要去櫃檯把銀子都結清,店小二卻告訴她,已經有人幫她把帳都結好了。 是夏靛吧?子蕙默默地苦笑了一下。 子蕙慢慢的走在街上的時候,丐叔也從另一方過來了。 “陸師伯。”子蕙恭敬的打著招呼。 “妳這丫頭,跑出來這?妳娘很擔心妳,妳怎麼不說一句就跑出來。”丐叔唸著子蕙。 “我……我只是想來找夏師兄。”子蕙露出了苦笑。 丐叔在藥王谷裡面,不是沒看到子蕙對夏靛的好,可惜他那曾孫,對感情還沒開竅,還 交代了他和林苓不能透露他們家中的事情,如果問起妘兒,更是甚麼都不能回答。也不 知道這孩子在想甚麼。 “找到了嗎?”丐叔問著。 “嗯。”子蕙點點頭。“已經沒我的事了,我這就回藥王谷去。” “既然來了,別急著回去,我等等寫信跟妳娘說,妳最近就住我這吧!”丐叔的玩心又起,他也覺得夏靛該成親了,這子蕙是個好姑娘,好對象,他喜歡,想必他的乖孫和乖孫 媳也不會有意見的。 天將微亮的時候,陸繹趕在今夏起身之前,把自己的上衣給脫了,又把今夏的衣服弄得 凌亂,然後又回躺回今夏的身旁假寐。 今夏迷濛中,張開了眼,發現自己整個人是躺在陸繹的懷中,而陸繹,上半身竟然是赤 裸的! 今夏瞬間清醒了過來。 昨天晚上發生了甚麼事? 她只記得昨天晚上她好像喝了不少,陸繹有跟她說了那個姑娘的一些事,好像是說是找 靛兒的,不是找他的? 斷斷續續的印象,她不太記得了。 可是,陸繹的上半身竟然沒穿衣服? 今夏低頭看看自己,也是衣衫不整。 到底發生甚麼事情了? 陸繹此時故作被吵醒的樣子,看著懷裡的今夏。 “妳醒了?還好嗎?昨天晚上妳喝多了,要不要先喝點水?”陸繹溫柔的對著今夏說。 “我……昨天晚上怎麼了?”今夏愣愣地看著陸繹。 “妳都忘了?”陸繹故作驚訝地看著今夏。 “我有做了甚麼嗎?”今夏猛然坐起身,渾然不覺自己春光已現。 “妳昨天晚上喝醉了,又哭又鬧的,後來還……還……”陸繹故作為難的樣子。 “我到底怎麼了啦!”今夏努力地想要回憶自己昨天晚上到底做了甚麼事情,可是卻是一片空白。 “妳一直吻我,還逼我把衣服給脫了。”陸繹臉不紅氣不喘地說。 “你騙人!我怎麼可能做那種事!”今夏不相信自己會做這種事情。 “真的,妳還咬了我!”陸繹比著自己身上的齒痕。 今夏睜大了眼,看著陸繹肩頭上的齒痕。 “我……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今夏否認。 “不信妳自己再咬一口比對看看。”陸繹把自己未穿衣服的上半身挺向今夏。 “我……。”今夏看著陸繹健壯的上半身,不覺又紅了臉。“所以昨天晚上我欺負你了 ?” “嗯啊。”陸繹故作沒甚麼樣子的點點頭。 “我說夫人,妳喝醉的樣子真的太令人不敢領教了。還好是妳腳扭傷,上不了屋頂,不 然我真不知道妳會不會就在屋頂上就對我……。”陸繹故意吞吞吐吐的。 今夏本來還半信半疑,她不認為自己會酒後亂性,可看陸繹的樣子,自己好像是徹底的 欺負他了。 “昨天晚上到底……?”今夏遲疑了一下,問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陸繹便趁此機會又把子蕙的事情重新講了一次,還一直強調是來找夏靛的,一切都與他 無關。 喝醉的今夏,醒來之後,是不會記得自己做過甚麼事情的,不這樣做,怎能安撫到今夏 呢? 陸繹邊說,邊把今夏的衣服整理好,春光當前,他得很費力的自我克制,才不至於一早 就又想抱著今夏溫存。 “妳這次,又冤枉我了。”陸繹繼續一臉的無辜樣。 “我……,對不起。”今夏摸著陸繹身上,她所留下的齒痕。 “大清早的,別這樣。”陸繹抓住了今夏摸著自己身子的手,也再次深深的調勻的自己 的呼吸。“妳的腳還疼嗎?” “好多了。”今夏搖搖頭。 “那梳洗之後,看我練功吧!”陸繹抱著今夏到妝抬前,幫著今夏梳洗打扮。 這不好好來練功轉移注意力,真的會想把今夏壓在身下的。 不過,陸繹的心裡已經是樂翻了,他的小妻子永遠這麼好拐啊~ 今夏見不得他有任何的傷病委屈,所以這苦肉計百用不厭。 夏靛啊夏靛,接下來,你自己保重囉,爹可不想為你背這鍋的。 子蕙抬頭看著眼前的宅邸,大大的兩個字寫在上面“夏府”。 “陸師伯,這裡是?”子蕙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府邸,夏府,是夏靛的家嗎? 門口竟然還有錦衣衛的戍守? 夏靛到底是甚麼身分? “這是妳林師姑的家,也是我的家。”丐叔逕自進了夏府的大門。“進來吧,我叫人弄 個房間給妳住。” 丐叔吩咐人把子蕙安頓好之後,吩咐她不要亂跑,就又自己出門去了。 子蕙此時正忐忑不安的在房間裡思考著。 把她留在這邊的用意是甚麼? 丐叔心情愉悅的來到了陸府。 目前只有今夏在家,陸繹,陸玄都各自辦公去了,夏靛又是不知所蹤。 “叔,你怎麼來了?”今夏看到是丐叔,開心地叫著,不過因為腳傷還沒好,所以是坐在椅子上,可伶跟在一旁伺候著。“姨呢?” “妳姨和妳娘在福建玩到不想回來。”丐叔搖搖頭,兩個女人也不想想自己一把年紀了 ,還到處遊山玩水,還好陸繹派了人保護著,不然她也不放心兩個女人自己在外面跑。 “我說妳,怎麼又受傷了,我那乖孫怎麼照顧妳的。” “叔,跟他沒關係啦,是我自己不小心。”今夏可捨不得陸繹被罵,趕忙說著。 “妳這丫頭,就捨不得他被多說兩句。”丐叔搖搖頭,這今夏,總是心疼陸繹。 “叔!”今夏瞪了一眼丐叔。 “好啦好啦,不逗妳了。”丐叔停止了取笑今夏,準備說正事。“妳知道靛兒在藥王谷 習醫吧?” “知道啊!”今夏點點頭,她本來就一直在想關於子蕙的事情,陸繹說子蕙是藥王谷的人,來問問丐叔,看看陸繹說的是不是真的。“叔,靛兒是不是有個師妹喜歡他?” “丫頭,你怎麼知道我要說這事?”丐叔驚訝的看著今夏。 “所以那姑娘真的跟陸繹沒關係啊!”今夏嘀咕著。 “妳在說甚麼?”丐叔挑起了眉頭。 “沒,沒甚麼!”今夏趕忙搖搖手。“叔,妳找我甚麼事?” “丫頭,想不想妳的靛兒趕緊成親?”丐叔臉上一抹笑意。 “想啊!”今夏點點頭。 丐叔開始說著子蕙的一些事情。 子蕙也是他從小看到大的,個性善良,活潑大方,也聰明伶俐,娶來當媳婦很適合,和 今夏也一定處得來沒問題。 “那靛兒呢?對人家姑娘沒意思嗎?”今夏聽完丐叔說的事情,好奇自己的兒子到底怎麼 想的。 “我那傻曾孫只知道鑽研醫術,人家怎麼對他示好,他都沒反應,比當初的陸繹還傻。 ”丐叔搖搖頭。 “叔,我家大人哪傻了!”今夏聽見丐叔說起陸繹的不是,馬上又抗議了。 “對,我忘了,是妳傻,不是他傻。”丐叔連忙改口。 當初就見陸繹頻頻吃醋,可今夏這丫頭自己卻渾然不覺。兩人非得經歷了生死關頭,才 坦承彼此的心意。 “叔!”今夏瞪了丐叔一眼。 “好啦好啦,反正講到我那乖孫,妳就捨不得。”丐叔狹猝的笑著。“來專心想想靛兒 的婚事吧!子蕙不知道夏靛是陸家的孩子,所以都在外面打聽姓夏的人家,藥王谷裡面知道靛兒身分的也只有現任谷主王標清而已。” 丐叔說著大約的情況。 “子蕙呢,是妳姨的師妹的女兒,打小在藥王谷長大,也是聰明伶俐,武功也不差,醫 術也不錯,個性呢,平常是稍微任性了點,誰叫藥王谷裡面一幫徒子徒孫都慣壞她了, 可她對你們家靛兒可好了,百依百順的。”丐叔說著藥王谷的情況。 今夏想著這那子蕙的模樣,是挺漂亮的,丐叔也說著子蕙的好,應該是不會差到哪去了 。 “叔,你覺得那個子蕙和我們靛兒適合嗎?”今夏擔心兩人不適合。 “沒試過怎麼知道?”丐叔笑了一下。 終於明白一切今夏,知道自己確實又冤枉了陸繹,而且還對趁著酒後欺負了她的大人, 深感愧疚不已。 “娘,我回來了,你今天腳好多了嗎?”陸玄今天比陸繹還早回家,一進門便連同楊妤趕忙去看看今夏的情況。 “好多了,就是走路還會痛。”今夏摸著自己的腳。“玄兒,你扶我去門口,我想等你 爹回來。” “娘,妳腳不方便,就不用了吧!爹也不會希望妳這樣子還跑出去等他的。”陸玄搖頭拒絕。 “可我今天真的很想去等你爹回來啊!”每天在門口等陸繹回家,已經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 “娘,您還是多休息吧,如果真讓您去門口等爹,玄哥肯定會被爹處罰的。”楊妤也勸 著今夏。 “可是我真的好想去等他!”今夏看著自己的媳婦說。 “夫人,不用等,我回來了。”陸繹的聲音傳了過來。“腳還沒好,就乖乖的別亂動。 ” 剛剛今夏和孩子們的對話他已經聽到,心裡也猜到今夏已經相信子蕙真的跟他沒關係了 ,不過,這傻丫頭一天到晚冤枉他,看他要怎麼整這傻丫頭。 “今天可伶有好好陪著妳嗎?”陸繹蹲下來,看了看今夏的腳。 “有,叔也來了。”今夏對著陸繹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先去洗手,等等吃飯,邊吃邊說。”陸繹邊吩咐可伶去讓人準備晚飯,邊抱起今夏往 房間走去。 飯桌上,夏靛仍是缺席著。 今夏吱吱喳喳的說著丐叔今天來說的事情。 “原來是丐叔來了,你才相信我啊?”陸繹聽完之後下了結論,還意味深長的看了今夏一眼。 “大人,我……我就是不喜歡有別的女子靠近你啊!”今夏嘟著嘴,小聲地說著。 陸玄聽完之後心裡默默嘆了口氣。“二弟,不是大哥不幫你,誰讓我們有個腹黑又寵妻 的爹呢,你自己保重啊!” “所以二弟最近不回家,整天待在烏安幫,是因為那個子蕙姑娘啊?”楊妤也笑了,這夏靛是有多怕人家找上門啊? “那個子蕙姑娘也來了烏安幫好幾趟,都說要打探夏靛的消息,只是因為烏安幫知道二 弟的身分,根本就不敢接受子蕙姑娘的委託。”楊妤說著最近的事情。 “妤兒,如果那個子蕙再上門去,妳親自去接受她的委託,然後把夏靛的身世說的可憐 一點,先別讓她知道靛兒和我們家的關係。”今夏眼睛溜溜的轉著,要楊妤陪她一起演 戲。“其他孩子們妳也知會一聲,誰敢破壞我的計畫,就要他好看!” 楊妤驚訝的看著今夏,她這婆婆,真打算出賣自己的兒子? 還要把夏靛的身世說的可憐點? 陸玄拍拍楊妤的手,“妤妹妹,妳就說夏靛是夏家撿來的養子,是丐丈公和姨婆養大的 ,所以外面的人不知道夏家有個後人。” 楊妤轉頭看了陸玄,這陸玄也打算賣了自己的弟弟? 她再看看陸繹,陸繹只說,照今夏的話做就是了。 “對了,妳還要多提妹妹,我聽妘兒說,子蕙似乎誤會她是靛兒的妻子了。”陸玄說著 妘兒做的事情。 楊妤看看這家人,突然同情起夏靛了。 吃飽喝足的今夏,當然是被陸繹抱回房間的。 他也故意不提今夏冤枉自己的事情,就想看看今夏會怎麼做。 他先把自己洗乾淨之後,便又把等在床上的今夏抱進浴室,只問了句“妳應該可以自己 沐浴吧?” “可……可以。”今夏以為總是心疼她的陸繹會說要幫她沐浴。 陸繹聽完之後,便轉身離開了浴室。 今夏只好自己慢慢的把自己整理好。 當她把衣服穿好,準備自己慢慢地走出浴室的時候,陸繹又出現了,一把抱起今夏,走 向床邊。 把今夏放在床上之後,也幫今夏的腳重新上了藥膏,之後,自己也沒說甚麼話的就躺下 。 今夏愣愣的看著陸繹的動作。 剛剛不是還有說有笑的嗎?怎麼現在都不說話了? 可她見陸繹臉上沒甚麼表情,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說甚麼,便也默默的躺在自己的位子上 ,準備睡覺。 不過陸繹雖然面無表情,也沒說話,卻仍是把今夏擁在自己的懷中,只淡淡地說了句, “睡吧。” 習慣賴在陸繹的懷中睡覺的今夏,也只能閉上眼。 可她心裡悶極了,到底怎麼了? 隔天天沒亮,陸繹早已起身練功去,今夏翻身不見人,便慢慢的自己走到房門口。 “繹,你怎麼這麼早起?”她輕聲喚著。 “沒事,只是該起來練功了。”陸繹只這樣說。 接下來兩天,如果是有人在旁邊的地方,陸繹還會多跟今夏說兩句話,可若兩人獨處, 陸繹就都不說話。 到了第四天,今夏忍不住了。 她的腳傷也好的差不多了,可陸繹還是會抱她著從浴室回到床上。 此刻,她站在陸繹的面前問著。 “陸繹,你怎麼了,為什麼都不理我。”今夏的聲音帶著委屈和些微的啜泣聲。 “誰叫妳老冤枉我!”陸繹終於說話了。 “我......我......我就是不喜歡有別的女子靠近你啊!”原來陸繹是在記恨這個。今夏說了自己的想法。“你那麼受歡迎。” “妳對我這麼沒信心嗎?”陸繹很認真的看著今夏。 “我……我……,”今夏想說,她其實是對自己沒信心。 委屈的眼淚,又悄悄地滑落在今夏的臉上。 這下換陸繹慌了,其實這幾天他是故意的,每天晚上,其實也想跟今夏溫存,可為了要 讓今夏對自己有點信心,不要老是誤會他,不得已才故意這樣對待今夏。 可他每晚看著今夏難過的臉,內心著實也是心疼不已。 看著今夏委屈的表情,他也心軟了,二話不說,攬過今夏的頭,直接霸氣的吻上今夏的 唇。 今夏原本掙扎著不願意就這樣妥協,她敲打著陸繹的胸膛,卻被陸繹一手反把她的雙手 押在今夏的身後。 唇舌嬉戲間,今夏也軟化了。 溫存之後,今夏柔柔的靠在陸繹的懷中。 許久,陸繹打破了沉默。“有弄疼妳嗎?” 今夏搖搖頭。她抬起頭認真的看著陸繹,“你故意不理我的?” “誰叫妳老不相信我。”陸繹輕輕的拍了今夏的頭。“都這麼久了,妳對妳自己有點信 心好嗎?” “誰叫你那麼出色!”今夏怪起陸繹了,她翻過身,趴在陸繹的身上,手指細細的滑過陸繹俊美的五官。 “謝謝夫人的稱讚。”陸繹換著姿勢躺平,讓今夏可以把頭靠在自己的胸前,“這幾天 我也很辛苦啊,明明妳就在身旁,卻要逼自己不理妳,害我又是每天天沒亮就要起來練 功。” “蛤?這跟練功有甚麼關係?”今夏一時沒會意過來。 陸繹低聲的在今夏耳邊說著,“妳就在我身旁,我卻要假裝不想理妳,忍著不能跟妳溫 存,妳說我該怎麼辦才好?” 今夏聽完頓時紅了臉。 這陸繹!怎麼滿腦子都在想這些。 今夏垂落的青絲部分散落到了陸繹的身上,鼻間傳來的,是他喜歡熟悉又心動不已的氣 味,再次忍不住的,把今夏的頭壓向自己。 一個翻身,把今夏壓在自己的身下,臉上又是那邪魅的笑。“妳這樣冤枉我,又害我忍 了好幾天,妳自己算算要怎麼補償我吧!” 今夏看著陸繹,伸出了手,捧著陸繹的臉,“是,我的夫君。”她主動的親吻上陸繹的 唇。 一場小小風波,就這樣在十指交握,兩情繾綣之間,又消散無蹤。 ---- Sent from BePTT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01.10.27.2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619453372.A.B6A.html
3周前
推推!!
04/27 00:16, 1F

3周前
推推!
04/27 00:36, 2F

2周前
推~
04/27 02:10, 3F

2周前
一人咬了對方一次嗎~~>///<
04/27 07:20, 4F

2周前
推~~
04/27 07:27, 5F

2周前
04/27 08:46, 6F

2周前
推!!
04/28 00:04, 7F

2周前
04/28 15:51, 8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