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錦衣之下番外之續曲(二十七)

看板China-Drama (大陸劇)作者 (沈小玥)時間2周前 (), 編輯推噓8(800)
留言8則, 8人參與, 2周前最新討論串1/1
一名男子正在夏府門口左右張望。 戍守的錦衣衛馬上上前關切。 “是陸大堅陸師伯讓我來的,這是他的信。”男子從懷中掏出了一封信給錦衣衛,戍守 的人見到上面的確寫了讓此人進入夏府的信息,便放人進去了。 “你來了啊,等你好久了,動作真慢。”丐叔在大廳喝著茶,看到來人,馬上唸了幾句 。 “天地良心啊,陸師伯,我可是收到您的信就趕來了。”男子笑咪咪的說著。“陸師伯 ,您要我來這到底要做甚麼?” “錢恪,我記得你跟我提過,你和你那大師妹丁于真預備定親了吧?”丐叔先問著。 “這個喔,陸師伯,不是預備,是已經定親了,誰叫你自己跑回來這邊,所以沒參加到 。”錢恪笑著說。 “嗯,那你想不想你的小師妹也快點嫁人?”丐叔又問著。 “你說子蕙嗎?她眼裡只有夏師弟而已啊。”錢恪看的出子蕙對夏靛一往情深。 “這兩人現在都在京城,你想不想幫他們?”丐叔臉上露出了一個算計的笑容。 “夏靛那木頭,只對醫書有興趣,可能嗎?”錢恪的問。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不成?”丐叔自信的笑了一下。 陸繹說,因為夏靛害他被今夏誤會冤枉,所以要處罰夏靛。 這期間,夏靛除了不准踏出陸府大門半步,每天還要多練功一個時辰。 陸玄也加油添醋,表示這處罰太輕,是今夏出面緩頰,安撫說這樣就夠了,於是陸繹才 願意輕放過夏靛。 於是夏靛就在一家人的設計下,過起足不出戶的日子,當然,也去不了烏安幫和夏府。 “繹,我還不知道你這麼會演戲啊。”晚上,今夏在房裡幫陸繹按摩著。 “要不是為了配合妳,我幹嘛要這樣子。”陸繹嫌棄的看著今夏。“就跟妳說了,孩子 們的幸福他們自己會去處理。 “靛兒整天捧著醫書,沒一個姑娘他有多說過幾句話的,丐叔也說了,這子蕙人美心善 ,又聰明孝順,多好,而且說廚藝還不差!” 陸繹看了一眼老是熱衷當紅娘的今夏,想當初,岑福也是在今夏的設計下,和昱晴成親 ,兩人也是幸福至今,可那是雙方都對彼此有情。 眼前子蕙是對夏靛有情,那自己兒子呢?怎麼看對方姑娘的? 今夏到底有沒有想過這個啊? 看著滿心歡喜的今夏,他也捨不得打斷今夏的計畫,夏靛也到了可以成親的年紀沒錯, 就讓今夏試試看吧。 “好,都聽妳的,夜深了,快睡吧!”陸繹打斷今夏的幻想,拉著今夏到床上躺好,他 溫柔的幫今夏蓋好被子,又在今夏的額間輕吻了一下,最後才滿意的摟著今夏,兩人一 同入眠。 “妤兒,今天你們和子蕙說的怎樣了?”陸玄這邊,同樣也關心著情況。 “就依照娘說的那樣子,對子蕙說啊。”楊妤淺淺的笑著說。 “她相信了嗎?”陸玄好奇那今夏漏洞百出的說法。 “嗯,信了,畢竟也是有幾分事實在其中。”楊妤點點頭。 “丐丈公說他那邊也安排好了,過兩天,那個錢恪就會去你們那邊。”陸玄說著著丐叔 交代的事情。 “嗯,我知道了。”楊妤溫柔的點點頭。 “藥材丐丈公那邊不是都有?為什麼要來帆弟這邊拿?而且爹還要我們兩個一起來?” 夏靛不解的跟著陸玄一起來到烏安幫。“我自己來就好了。” “誰叫你惹到咱們那心裡只有娘,又腹黑的爹。”陸玄看也不看夏靛的說。“而且你的 禁足令還沒解,我只好陪著你來了。” 夏靛無奈的嘆了口氣,他這是招誰惹誰了? 進到烏安幫,義帆已經把陸繹要的藥材準備好了,都是夏靛列的藥單,要給今夏補身子 的,夏靛正在逐一檢查藥材。 確實這些藥材都是上好的藥材,義帆他們的確是很用心的在找。 這些東西對今夏的身子都很有幫助。 “錢師兄,你怎麼來這了?"子蕙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人。 “我來找妳啊,一聲不說的就跑出來,任師姑很擔心妳。”錢恪溫柔對著子蕙說。 “陸師伯說有寫信給我娘了。”子蕙笑著說。“我娘知道我在這啦!” “就是知道妳在這,可又不放心,所以讓我來看看妳啊!”錢恪摸了一下子蕙的頭。“ 妳是想來找夏靛的吧?” “師兄!”子蕙紅了臉,瞪了一眼錢恪。 “我又不是瞎了,在藥王谷,只要夏靛在,妳就愛跟在他身旁。”錢恪故意糗了子蕙。 “師兄,你再說,我就不理你了啦!”子蕙這次改跺腳了。 “哈哈哈,好好好,不說不說。”錢恪哈哈大笑。 陸玄說要去看楊妤,夏靛點好了藥材,本來要去找尋陸玄,說可以回家了,卻不料在長 廊下看到樊子蕙和一個男子正有說有笑的。 那男子還摸了子蕙的頭。 不知道怎麼,夏靛對於這樣的舉動,頓時感到一陣不快,臉色也一沉。 這子蕙,竟然讓那男子摸頭?不是說喜歡他嗎?特地追到了京城來,但現在卻讓別的男 人摸頭? 因為有一段的距離,夏靛聽不到他們的對話,只能看到他們的舉動,只見子蕙一會嬌笑 ,一下子又生氣跺腳,那男子又是溫柔的動作安撫著子蕙。 夏靛看了兩人一眼,不說話的默默地離開。 他也不打算等陸玄了,拿了藥材,告知義帆說他自己先回家了,之後便轉身離開烏安幫 。 陸玄和楊妤,一早就坐在屋頂上,悄悄的觀察的夏靛和子蕙以及錢恪的舉動,錢恪的一 切行為都是故意的,陸玄在看到夏靛的身影出現在長廊的時候,便在屋頂上悄悄地對著 錢恪做了暗號。 夏靛的表情他們全看在眼裡,兩人互看一眼之後,笑了一下。 “娘的直覺果然是對的。”陸玄佩服起今夏了。 “師兄,你是怎麼進來的,烏安幫的人不會隨便放人進來這邊。”子蕙又問著錢恪。 “我說我是來找妳的,說我是你的師兄,他們就讓我進來了。”錢恪面不改色地說。 其實,是丐叔給了他一封信,說讓烏安幫的幫主或是楊堂主看了之後,他便能自由進出 烏安幫了。 果然,他拿著丐叔寫的信來到烏安幫,依照丐叔說的做,烏安幫的人便讓他進門了。 子蕙疑惑的看著錢恪,可是這錢恪一臉的真摯,看不出騙人的樣子。“你不是和丁師姐 定親了,她知道你來這找我嗎?” “知道啊,她還讓我快點帶妳回去。”丁于真確實知道錢恪來這找子蕙,包含原因都清 清楚楚。 “錢師兄,我還沒想那麼快回去。”子蕙紅了臉,她還沒好好的和夏靛說話,表示心意 呢! “我知道,妳心思都寫在臉上了。”錢恪又取笑起子蕙。 這回,子蕙用力的踩了一腳錢恪,錢恪故作疼痛的哇哇大叫。“哇!妳這麼粗魯,夏師 弟知道了怎麼辦!” “你再說,看我打不打你!”子蕙臉更紅了,嘴上也牙尖嘴利的對著錢恪說。 夏靛感覺自己現在滿心的不快,本來想到河邊去走走坐坐,可發現自己手上還捧著要給 今夏的一盒藥材,只好直接回家去。 他回家之後,默默的把藥材收好之後,便把自己關在房裡不出門。 隨後沒多久,陸玄也進門了,問了可伶,說夏靛現在正在自己的房裡,陸玄的臉上笑了 一下。 “大人,明天如果沒下雨,我想出門去走走可以嗎”晚飯時間,今夏問著陸繹。 “想去哪?我陪妳去。”陸繹夾了菜給今夏,溫柔地問著。 “就只是想出去走走,去……山上好嗎?早點出門,傍晚回來?”今夏想了一下說。 “好啊!”陸繹點點頭。“靛兒也一起吧!” 默默吃飯的夏靛只是點點頭,表示同意。 而楊妤那邊已經安排好了,錢恪也會帶著子蕙上山去。 ---- Sent from BePTT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01.10.88.1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619625727.A.AC2.html
2周前
推!!
04/29 00:14, 1F

2周前
推~~~
04/29 00:28, 2F

2周前
推!
04/29 00:31, 3F

2周前
04/29 00:42, 4F

2周前
推!
04/29 02:07, 5F

2周前
推推~~
04/29 06:58, 6F

2周前
推 好可怕的詐騙集團
04/29 07:29, 7F

2周前
一家人聯合演戲,不過也是為了讓夏靛了解自己的內心XD
04/29 08:00, 8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