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錦衣之下番外之續曲(二十八)

看板China-Drama (大陸劇)作者 (沈小玥)時間2周前 (), 2周前編輯推噓7(700)
留言7則, 7人參與, 2周前最新討論串1/1
三個人,兩匹馬,正漫步在山上。 陸繹把今夏護在胸前,夏靛隨後,一路上,只聽今夏忙著說話和開心的笑聲,陸繹多半 都是點頭笑著。 夏靛看著自己的爹娘已經成親二十多年,確仍如新婚般的恩愛,想著自己將來會不會也 這樣的的生活?會是怎樣的姑娘?突然,子蕙的身影出現在他腦海裡。 在藥王谷的時候,子蕙總是跟前跟後的,她是個活潑的姑娘,個性和妘兒有幾分相似, 但又沒那麼好動。 面對他的時候,有時俏皮,有時沉靜,醫術方面也不差,藥王谷裡面的師兄弟對這小師 妹也是疼愛有加,可子蕙並未因此而嬌縱。 對待長輩們也都是恭敬有禮,而且,也是一手的好手藝,女紅,廚藝都不差,武功身手 也算不錯。 夏靛甩甩頭,怎麼會想到這個呢? 他們來到半山腰,天色也近中午了,陸繹要夏靛去找食物回來。 “爹,你今天沒準備食物?”夏靛驚訝的問。 一般出門,陸繹總會叫人備好吃食,好讓隨時會肚子餓的今夏可以有食物吃。 “你有跟來了,我幹嘛還要帶一堆東西?叫你去就快去!”陸繹不耐煩的說。 “要是讓你娘餓著了,你這輩子就不用踏出家門了!” 夏靛無奈的看著自己的爹娘,默默地轉身去找尋看看有沒有野味了,話說,陸繹最近的脾氣還真大。 “師兄,今天怎麼想到來山上走走?”子蕙和錢恪正也來到同一處地方。 "好久沒離開藥王谷,出來了,就看看這山上有沒甚麼藥材啊!”錢恪說的理由非常正 當。 “藥王谷裡面多的是好藥材啊!”子蕙不解的問,藥王谷裡面還有不少的稀世藥材呢。 “子蕙,這樣想就不對了,”錢恪正色地說。“不一定稀世藥材就是好藥材,有時候在 外面,或是窮苦人家,根本買不起那些珍稀,妳要怎麼辦?學會在野外就地取材也是很 重要的。” “嗯,錢師兄,我記下了。”經過錢恪這麼一說,子蕙也恍然大悟。 兩人便在山林間看著可用的藥材。 夏靛走在小路上,四處看看有沒有野雞之類的動物可以打。 卻聽到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他趕忙躲了起來。 “師兄,你看看這個。”子蕙拿著一把草問著。“如果跌倒了,這個也可以敷吧?” 錢恪故意靠近了子蕙,兩人遠看起來,狀似親暱。 “嗯,這是左手香,搗爛了之後,敷在腫起來的傷處,幾天就可以消腫了。”錢恪點點 頭,他捏了一下子蕙的臉。“不錯嘛!孺子可教” “師兄,別捏我啦!”子蕙拉開了錢恪捏著她的臉的手。“我可不想用這個敷在我的臉 上。不過,我倒是可以幫你敷!” 子蕙說完,毫不留情地往錢恪的身上捶了一拳。 “子蕙,妳這也太狠了吧。”錢恪揉揉自己的胸膛,他這趟來還真是辛苦,回頭要找陸 師伯好好討點醫藥費。 夏靛看著眼前的男女,有說有笑的,還嬉戲了起來,心裡又是一陣不快。 這男人到底是誰?這兩次都只見到隱約的背影,聲音,很熟悉,是他認識的人嗎? 他皺了眉頭,又是靜悄悄的離開,往另一個方向尋找野味去了,再晚回去,陸繹真的會 扒了他的皮。 當夏靛拎了一隻野雞回到剛剛他們休息的地方的時候,只見今夏已經津津有味的在啃著 雞腿。 “娘,妳哪來的雞?”夏靛驚訝的看著今夏。 “你爹去打的啊,我太餓了,你又不知道甚麼時候回來。”今夏傻笑著看著陸繹。 “夏靛,你最近是怎麼了,心思都跑哪去了!叫你打個野味,半天也不知道要回來!” 陸繹一臉慍樣的看著夏靛。 夏靛也懊惱自己,最近到底是怎麼了? 錢恪和子蕙在山上看到了不少藥材,錢恪一一說明這些草藥的功效,子蕙決定把這些草 藥帶回烏安幫,以備不時之需。 陸妘這天蹦蹦跳跳的來到烏安幫。 子蕙也看到了陸妘,她驚訝陸妘為什麼可以自由出入烏安幫,可又不敢上前去詢問。 "妘姊姊,妳不好好待在家哩,跑來這做甚麼?"義帆看著陸妘。 "我跟你借人啊!”陸妘也直接說明來意。 “借甚麼人?”義帆好奇的問。 “我聽說你這來了一個女大夫,而且身手也不弱,過幾天我要和靛哥哥出去玩,找她陪 我們一起。”陸妘故意大聲說著。 “妳去玩就去玩,借我的大夫做甚麼?”義帆也故意的問。“妳的靛哥自己就是大夫了 。” “借不借一句話,問那麼多幹嘛!”陸妘也做出生氣的樣子。 “借借借,妳開口了,我哪敢不借。”義帆連忙點頭。“不過我們那樊大夫的師兄也來 找她了,兩個人最近每天都一起進出,怕妳不能只借一個人。” “隨便,有人給我就好。”陸妘裝做無所謂的樣子,“人多點也比較安全。” “子蕙,這是我的恩人,她叫妘兒,到時候就麻煩妳和錢大哥陪她出門吧!”義帆轉頭 對著子蕙說。“我想,這應該沒問題吧?” 子蕙看著陸妘,那古靈精怪的神情全寫在臉上,雖然她妒忌這個妘兒,可不知道為什麼 ,卻無法討厭她。 “好。”子蕙點點頭。 今天晚上的夜空清澈,但是天氣已開始轉涼,今夏的手腳又是比天氣還早一步的冰涼涼 的狀態。 此時,她正吵著要陸繹帶她上屋頂。 “不行,妳手心現在都是涼的,等等回房間休息就好。”陸繹拒絕,雖然他都有照著夏 靛交代的,在幾個穴位上用艾草熱敷著,今夏的身子是有好些,手心的涼度沒以前那麼 涼了,可才準備要入秋,今夏已經開始會覺得冷。 “拜託啦!我好久沒上去看月亮了。”今夏對著陸繹撒嬌。 “我改明兒個帶妳去香山的小屋住幾天,妳可以盡情看。”陸繹一臉的沒得商量。 “我現在想看啊,而且在這邊看和在山上看不一樣啦!”今夏拉著陸繹的手說著。 “等等妳又風寒了怎麼辦?”陸繹無奈地看著他的小妻子。 “娘,爹不帶妳上屋頂,我帶妳上去。”陸玄此時煞風景的講話了。 “我說你,我在跟你娘講話,你插甚麼嘴?”陸繹看著這個聽牆角的孩子,“而且還是 偷聽我和你娘說話。” “我哪偷聽了,這不是被你看到了,如果是偷聽,你就不會知道我在這了。”陸玄振振 有詞的說。 “少貧嘴,大半夜的,你不去陪你媳婦,來這做甚麼?”陸繹瞪了一眼陸玄。 “我是來跟娘說,妘兒說她那邊準備好了。”陸玄報告著現在的進度。 “好,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陸繹此時正緊緊地攬住今夏的肩頭,還一臉嫌棄又戒 備的表情看著陸玄。 陸玄看著自己的爹這樣子,哈哈大笑了出來。“爹,你真怕我帶娘上屋頂的話,你就快 帶她上去吧!”娘很好安撫的,有上去一下,她就開心了。” “是啊,大人,我只要上去看一下下就好。”今夏也趕緊接著陸玄的話。 “你們兩個!”陸繹搖搖頭,妻子這樣,大兒子也這樣。 “爹,需要我幫忙嗎?我很樂意的,我好久沒抱著娘了。”陸玄不怕死的繼續說。 “你可以滾了!”陸繹對著陸玄說完這句話後,便抱著今夏輕鬆躍上了屋頂。 好在他已經事先準備好披風,這樣今夏就不會冷到了。 “目前事情的發展都在妳預期之中,開心了吧?”陸繹摸摸今夏的頭。 “開心啊!”今夏把頭靠在陸繹的肩上,看著天空上的皎潔月光。“繹,你覺得子蕙怎 樣?” “我覺得怎樣不重要,是靛兒的感覺比較重要。我讓人查過了,樊姑娘身家清白,爹娘 都是藥王谷的人,不過她爹在她小時候就過世了。她自小在藥王谷長大,個性善良,家 庭背景也單純。”陸繹已經派人去調查過樊子蕙的背景了。 “你這動作也太快了,還好意思說我?”今夏歪著頭看著陸繹。 “習慣問題,要接近我們家的人,我都要清楚對方的身分。”陸繹一本正經地說。 今夏換了一個姿勢,手環著陸繹的腰,“你總是擔心著我們的安危。” “你們都是我最親的人,尤其是妳,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妳了。”陸繹摟著今夏的肩膀 。 “講的我很不會照顧自己一樣。”今夏嘟起嘴抱怨著。 “還說,全家武功最差的就是妳了。當初妳為了生這三個孩子,身子也都轉虛了,我不 擔心妳,不照顧妳,要擔心誰?”陸繹想到今夏為了替他延續香火,幾乎是用命換來了 三個孩子,尤其雙胞胎,差點一屍三命的情景,他這輩子忘不了。 “唉呦,都過去了,三個孩子都很棒,很優秀,玄兒和妘兒也成家了,只差靛兒。而且 ,你不是找來好多補藥給我嗎?有你,有靛兒照顧我的身子,我好的很。”今夏覺得自 己幸福極了。 “好了,妳剛剛答應我只上來一下下的,回房歇息了。”陸繹看看時辰也晚了,不管今 夏是否願意,抱起今夏又躍下屋頂,一路回到了房間。 房間的桌上已經準備好了艾草,陸繹要今夏乖乖躺到床上去,依照夏靛教他的,拿著艾 草薰著豐隆、足三里、三陰交、和神闕穴這幾個穴位。 “衣服掀起來!”陸繹準備好了一切,看著躺在床上的今夏說。 “可以不要薰了嗎?”今夏悄聲的問著。 “不行!”陸繹拒絕,“妳要自己掀還是我掀,我掀的話,可不只讓妳露肚臍而已喔! ” “別!我自己來就好。”今夏趕忙說著,上次她說不想動,結果陸繹是把她的衣服全脫 了,說這樣才比較好薰到穴位,也不過才四個穴位而已,其中三個還是集中在小腿上, 只有一個在肚臍下方。 今夏從那之後,每到了要薰藥的時候,就自己乖乖地躺好,露出小腿和肚臍讓陸繹用艾 草幫她薰著那幾個穴位。 “會燙嗎?”陸繹柔聲的問著。 “不會。”現下,看著陸繹輕柔的動作,今夏又傻傻地笑著看著她的大人了。 夏靛現在正陪著他的寶貝妹妹在街上逛著。 “妳不找妳的祈哥陪妳逛,找我做甚麼?”夏靛無奈的看著已經出閣,卻還是三天兩頭 跑回家的陸妘。 “祈哥他上朝去了,我想出來走走,就找你啦。”陸妘歪著頭,沒好氣地看了夏靛一眼 。“而且,要不是我,爹不會答應讓你出門好嗎?” “是,感謝妳啊~”夏靛沒好氣的說。 另一端,錢恪也正和子蕙在街上逛著。 “我還沒來過京城,聽說這邊非常熱鬧,來逛逛。”錢恪邊看著街上的攤位邊說。 “我也還沒仔細的逛過呢!”子蕙也笑著。“這邊和藥王谷差別真的很大。 “當然,藥王谷隱世避居,能進去的人少之又少,怎麼跟這裡相比。”錢恪笑著說。 “師兄,前面有賣首飾的,快去挑一些,回去好送給丁師姐。”子蕙比著前方的一個小 攤位,上面擺滿了一些首飾。 “好啊,妳幫我挑。”錢恪點點頭。 “二哥,等等記得買糖葫蘆回去給娘。”陸妘開心的挽著夏靛走在街上。 “好啊,娘愛吃糖葫蘆。”夏靛點點頭。 可他看到不遠的前方,子蕙又是和一個男子走在一起,兩人到了首飾攤的前面停了下來 ,只見男子背對他,而子蕙揚起滿臉的笑容,那個男子拿起了首飾在子蕙的面前比著, 只見子蕙開心的點點頭。 而子蕙子自己也挑了幾樣首飾比給那個男子看,也只看到男子點頭的樣子。 夏靛心頭沒來由的又閃過一絲的惱怒。 “二哥?”陸妘拉了一下正在發征的夏靛。“你怎麼了?” “沒事。走吧,去買糖葫蘆,妳明天不是還想出來,明天再好好逛吧!我想回去幫娘敖 補藥了。”夏靛搖搖頭後說。 陸妘偷偷的笑了一下,她有看到前方挑首飾的錢恪和子蕙,也暗自留意了夏靛的神色。 這傻二哥,果然對人家是有意思的。 “妘兒,妳最近都在忙甚麼?看妳老是神秘兮兮地笑著。”上官曦好奇這陸妘最近在忙 些甚麼。 “娘,我跟妳說……。”陸妘便把事情的緣由說了一次。 上官曦聽完,驚訝的睜大了眼。“你們全家合起來設計靛兒?” “娘,不這樣,我那二哥可能一輩子都沒對象了啊!”妘兒調皮地笑著。 “娘,我猜子蕙姑娘也可能到妳這來,如果來了,妳記得要不小心說一些二哥的事情。 ”陸妘低聲和上官曦說著。 上官曦聽了也笑了,這陸家人,全都承襲了陸繹的腹黑啊。 岑家兄弟被陸繹派去外地辦事情,終於回來了。 他們一回來。就來到了烏安幫要找義帆,卻見到了樊子蕙。 “帆弟,這漂亮姑娘是誰?”岑錦好奇的問。 “她叫樊子蕙,是烏安幫請來的大夫。”義帆頭也不抬的說。 “帆哥,你少騙人了,這姑娘看起來年紀輕輕,怎麼可能會是大夫?”岑朗不信的問。 “是真的,對了,反正你們兩個回來了,正好,明天幫我帶著子蕙去熟悉一下京城的街 道吧!”義帆打算過兩天再告訴他們的計畫。 “好啊~可以陪漂亮姑娘上街走走,沒問題。”岑家兩兄弟很愉快的答應了。 “子蕙,這兩個是跟我一起長大的岑家兄弟,岑錦和岑朗。”義帆幫忙介紹著。 “你們好。”子蕙落落大方的打著招呼。 “我們可以叫妳名字就好嗎?”岑錦先問著。 “可以啊。”子蕙大方的點點頭。 “那明天我們兩再來接妳。現在肚子好餓,要先回家吃飯去,我娘做的飯菜可好吃了, 改天帶妳去吃。”岑朗也說著。 “是啊,我娘在京城有開了間客棧,乾脆明天帶妳去吃好了。”岑錦又說著。 “好啊!”子蕙笑著答應。 義帆看著岑家兄弟,心裡默默的幫這兩兄弟祈禱中,但願夏靛之後不會把他們整的太慘 。 今夏一早便說有東西要給義帆,忘了讓楊妤順便帶去烏安幫,便讓夏靛送去。 夏靛捧著今夏交代的盒子,心想終於可以獨自出門透氣了。 只是陸繹有說,要他一個時辰內回去,不過烏安幫離陸府不遠,來回一個時辰足夠了。 夏靛才正要拐到烏安幫門口,便見岑家兩兄弟,一左一右的和子蕙走在一起,三人還有 說有笑的。 岑家兄的不是被爹派去出任務了?幾時回來的? 他們又幾時和子蕙這麼熟捻的? 岑家這兩兄弟對姑娘很有一套,他不是不知道。 要不是岑叔家教甚嚴,岑家兩兄弟恐怕早就風流史不斷了。 夏靛顧不得今夏交代的,要親自把錦盒交給楊妤,便先把今夏交代的錦盒交給烏安幫門 口守門的,要他們馬上轉交進去,便趕緊悄悄的跟在三人的身後。 “子蕙,我跟妳說,我娘那手藝啊,吃過的人都是讚不絕口。她以前是在北方長大的, 會做很多北方吃食,等等到我娘那去,我讓她做給妳吃。”岑朗笑著對子蕙說。 “你們說伯母是經營客棧的?”子蕙想著,京城的客棧也好幾家,會是哪家?她剛來京 城的時候住的那家客棧,據說是曦楊客棧的分店。她在那邊的時候,就覺得那邊的食物 非常美味了,是同一家嗎? “是啊,就是曦楊客棧的分店,曦楊客棧是我楊叔楊嬸經營的,生意太好,忙不過來, 才又讓我爹娘開了分店。”岑錦也趕緊說著。 “這麼巧,我剛來的京城的時候,住的就是伯母的客棧啊!”子蕙驚喜,或許,可以問 到夏靛的消息? “真的嗎?那走吧,帶妳再去吃一些平常吃不到的。”岑錦對著子蕙說。 夏靛悄悄的跟著三人,就見三人有說有笑的,岑家兩兄弟路上不時逗的子蕙笑聲連連。 一路跟到了昱晴客棧的門口,夏靛就見三人踏進了客棧。 原本想再跟進去,可算算,陸繹給的時間就快到了,還是快回去吧。 回到陸府的夏靛,悶悶不樂的進了門。 只跟今夏說東西送去了,便進了院子。 沒多久,就傳來練功的聲音。 今夏暗自笑了一笑,這呆兒子,對人家有意,自己還不知道。 夏靛邊練功,邊思索自己的心情。 在藥王谷的時候,子蕙和其他師兄弟也是會說說笑笑,可他並無感覺,覺得同門之間, 這樣的相處是正常的。 子蕙也常常繞在他身旁,老說個不停,他也只當是同門情誼。 可怎麼出了藥王谷,一切就不一樣了? 子蕙跟其他陌生男子的說笑,會讓他感到非常的不開心? 甚至今天,是和岑家兄弟一起,他也是感到很不快。 岑家兄弟可是和他一起長大的啊,感情可比親兄弟,情誼自然更深過一個同門師妹才是 。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突然,他想起陸繹和今夏。 每當有人上門說要給陸繹做妾的時候,今夏那生氣的樣子。 今夏小時候的玩伴邵守找上門時,陸繹也是百般戒備;更有陸玄每次跟今夏撒嬌時,陸 繹氣呼呼的樣子。 陸玄說那叫吃醋。 就是見不得自己愛的人有別人靠近。 吃醋? 愛?喜歡? 夏靛停下了動作。 他喜歡子蕙? 不可能吧? 他一心一意只在醫術上,藥王谷裡面的其他師姐妹,他自問一視同仁。 可是那自己現在煩躁的心情是怎麼一回事? 他知道自己在藥王谷,習慣了子蕙總在他身邊繞,圍著他打轉,每當子蕙繞在他身邊, 他覺得很自然;偶爾有幾次,子蕙不在谷中,沒人圍繞在他身邊,他心裡只有絲說不出 的異樣感,但又不覺得有甚麼。 就在思量的時候,傳來陸妘的聲音。 “二哥,二哥?”陸妘在他面前一直搖手。 “妘兒?”夏靛頓時驚醒,他連陸妘幾時來的都不知道。 在陸繹特意的調訓下,他和陸玄的身手已經是不差,這幫孩子,就屬他和陸玄的武功最 好,他甚至可以跟陸玄打成平手。 內力方面也是不相上下,當然是比不上陸繹,可出門不管是自保或是保護身旁的人,已 經是綽綽有餘了。 “二哥,我都叫你半天了,現在才發現我?”陸妘嘟起嘴,表示她的不滿。 “我只是專心在想事情而已。”夏靛否認自己的分心。“妳怎麼又跑回來了?楊叔楊嬸 沒說妳嗎? “才沒呢,爹娘對我可好了。”陸妘嬌笑著。“而且客棧的事情我也是會幫忙的好嗎? 是娘說要我常回來陪我們的娘,我才又回來的。” “妳這是嫁太好了,祈哥縱著妳就算了,連楊叔楊嬸也是。”夏靛搖搖頭。“怎樣,成 親半年多了,還習慣嗎?” “習慣啊,只是晚上睡覺的地方換了而已。”陸妘也知道自己嫁的極好。 “旁邊還多了一個人,這妳忘了說。”夏靛不改本性,馬上補了自己的妹妹一刀。 “二哥!”陸妘頓時紅了臉,”你竟敢笑話我。” “好好好,不逗妳了,找我有事?”夏靛也不太捨得太欺負自己的妹妹。 “明天,陪我去山上的小屋,我想看看有沒有甚麼東西要幫爹娘添置的。”陸妘認真的 說著。“你也知道,爹可寵娘了,算算時間,他們應該又會上山去待幾天,要是爹發現 少了東西,肯定又要不高興了。” “也是,我還真不懂,爹娘成親二十多年了,怎麼還能如此恩愛?楊叔楊嬸,謝叔謝嬸 ,岑叔岑嬸他們感情雖好,可就不像我們的爹娘一樣。”這是夏靛一直無法理解的地方 。 同樣成親那麼久,其他三對夫妻的恩愛表現就沒那麼外放,可自己爹娘卻老是表演恩愛 給大家看。 聽岑叔說,自己的爹娘成親前就已經是這樣,陸繹從來不怕人家知道他寵愛今夏,一天 到晚當著岑叔的面前大談感情。 後來要不是遇到了岑嬸,岑叔說自己還不知道要一直看那些畫面要看多久。 “二哥,這你就不懂了,感情的事情就是這樣。其他人他們只是比較含蓄,你以為我公 婆很含蓄嗎?你錯了,爹在家裡,也每天繞著娘跑,娘說甚麼他便是甚麼。”陸妘說了 自己嫁入楊家之後看到的場景。“你看大哥也是,不也是把大嫂捧著,他也從來不怕人 知道他有多寵著大嫂嗎?” “妳和祈哥呢?祈哥那麼含蓄,雖然小時候就知道他也是很喜歡妳,可他總是內斂的。 ”夏靛對於楊祈那內斂的個性和陸妘活潑的性子,兩人一靜一動,怎麼相處的? 說到這邊,陸妘突然紅了臉。 新婚之夜過後,她才知道楊祈的內斂,只是外在,內心其實也是很狂野的。 “妳幹嘛突然臉紅。”夏靛不解的看著陸妘。 “不跟你說這些了,反正明天記得和我一起去山上!”陸妘瞪了一眼夏靛。 看了看眼前自己最疼愛的寶貝妹妹,夏靛也只能無奈一笑,算是應允了。 ---- Sent from BePTT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6.133.7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619712478.A.BF3.html ※ 編輯: hwsbetty (49.216.133.77 臺灣), 04/30/2021 00:11:18
2周前
推!!
04/30 00:19, 1F

2周前
04/30 00:37, 2F

2周前
04/30 00:40, 3F

2周前
推!
04/30 02:06, 4F

2周前
推推!!
04/30 07:36, 5F

2周前
推推!果然還是需要別人推一把
04/30 09:41, 6F

2周前
推推~~~
04/30 13:10, 7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