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錦衣之下番外之續曲(三十一)

看板China-Drama (大陸劇)作者 (沈小玥)時間2周前 (), 編輯推噓8(800)
留言8則, 8人參與, 2周前最新討論串1/1
中午時間,夏靛就帶著子蕙直接在曦楊客棧吃飯。 “靛兒,這就是子蕙嗎?”上官曦和大楊把菜端了上來,一塊坐了下來。 “是啊。”夏靛對著子蕙介紹著。“這是楊叔和楊嬸。” “楊叔,楊嬸,”子蕙緊張的打著招呼。 “子蕙妹妹,不用緊張,我公婆人都很好的。”陸妘滿嘴的飯菜說著話。 “妳看看妳這樣子,真不知道祈哥看上妳哪裡。”夏靛嫌棄的看著自己這毫無吃相的妹 妹。 “妘兒就是這真性情,跟你娘一樣,可又比你娘好多了,你娘還沒成親前那樣子,簡直 就是男人婆。”大楊也說著。 “楊叔,說我娘壞話,不怕我爹找你麻煩啊?”夏靛笑看著大楊。 “那這些話千萬別讓你爹娘聽到啊。”大楊也笑著說。 子蕙聽著一群人的對話,這些人,是認識多久了?如此的熟捻親暱,若說這楊叔楊嬸是 夏靛和陸妘的爹娘,也不會有人不信的。 夏靛看出了子蕙的疑惑,開口說了。“楊叔楊嬸在很久以前就認識我爹娘了,他們也是 看著我們出生和長大的。” 幾個人就在笑笑鬧鬧的談天中吃完午飯,下午又回到院子裡繼續聊著,夏靛又去看了一 次楊程萬的情況,楊程萬有醒了一下,大楊餵了楊程萬吃了點東西之後,楊程萬又睡著 了。 夏靛和陸妘簡單的說了幾個孩子之間的關係和情誼。 子蕙驚訝於這些人的感情竟然可以這麼好。 傍晚的時候,夏靛帶著子蕙慢慢的往陸府前進。 楊祈和陸妘也跟著一塊走。 他們停在陸府面前的時候,子蕙又是呆了一下。 “這上面寫著陸府。” 不但是寫著陸府,門口還有錦衣衛戍守。 “是啊。”夏靛笑著點頭,一夥人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 對了,陸妘姓陸,可是夏靛怎麼不是姓陸呢? 他們不是雙胞胎嗎? 子蕙滿肚子的疑問。 下午的時候,陸妘已經派人回家通傳,說晚上會帶客人回家。 飯桌上現在已經是滿桌的菜了。 陸繹和今夏正坐在主位上等著一幫孩子們。 陸玄和楊妤也已等在一旁。 “二弟,你再不快點,把娘餓著了,小心爹揍你。”陸玄故意的說著。 “還好還好,我還不是很餓,來來來,快坐下來吃飯,”今夏熱情的招呼著。 子蕙繼續的在不可置信的狀況下。 夏靛竟然是富家子弟? 這完全看不出來啊? “這是我爹娘。”夏靛牽著子蕙的手介紹著。“爹,娘,這是樊子蕙,我在藥王谷的師 妹,你們將來的二媳婦。” 子蕙聽完瞬間臉紅了起來。小聲又緊張的對著陸繹和今夏喊著。“伯父,伯母。” “二弟,你把子蕙嚇到了,哪有第一次見人家爹娘就說是媳婦的。”陸玄壞壞的笑著。 “是啊,二弟,這子蕙姑娘和你那寶貝妹妹可不一樣,別嚇壞人家了。”楊妤也開口了 。 “夏靛,你欺負人家姑娘了是嗎?”今夏也開口了。 “娘,我哪有啊,是妳說想看媳婦,我這不是把人帶來了嗎?”夏靛就知道這家人,沒 一個善良的。 “娘,我跟妳說,二哥超壞心的,故意讓子蕙誤會我和二哥的關係。”陸妘趁機也打了 小報告。 “夏靛,我警告你,要是再欺負子蕙,我讓你爹扒了你的皮。”今夏故意板起臉。 “夫人,沒問題,不過,妳現在應該要先多吃些飯才是,等了靛兒他們好一會,妳應該 很餓了。”陸繹溫柔的對著今夏笑著說。 子蕙看著這一家人,就跟她在藥王谷裡面和其他師兄弟相處的情況一樣,甚至更是隨和 ,這真的是富貴人家嗎? 眼前夏靛的雙親,看起來好平易近人,陸伯父對陸伯母的呵護意表於情,這一家人的感 情非常好啊。 “大嫂,妳成親前不是這樣的,這是被我大哥帶壞了嗎?”夏靛夾了菜之後,開始他的 小小報仇。 “你大嫂一直都是善解人意的。”陸玄瞪了一眼夏靛。“而且她說的是事實。” “是啊,靛弟,妘兒說的也是事實,你的確有故意誤導子蕙妹妹的嫌疑。”楊祈也說了 。 “祈哥,你也是被陸妘帶壞了。”夏靛看著楊家兄妹,成親後怎麼都變了樣。 子蕙好奇的看著楊祈和楊妤,臉上也有著相似的輪廓。 “子蕙妹妹,祈哥和我大嫂是親兄妹。”陸妘看出子蕙的疑惑,趕忙解釋著。 夏靛看看今天的場面。六對一,他暫時處於不利的狀態,要報仇,改天好了,何況他和 陸玄還沒好好切磋呢,改天一起算。 本來還想說陸繹會不會好好管一下今夏,可怎麼忘了他爹是有名的寵妻呢? 算了算了,今天先好好吃飯吧! 夏靛想到著,臉上露出愉快的笑容。也夾著菜到子蕙的碗裡,“我家陳伯做的可好吃了 ,多吃點。” “你們這幫人,有了新媳婦,忘了我這老頭子啊!”大廳的門口傳來了丐叔的聲音。 “叔!你怎麼來了。”今夏見到丐叔來,開心的叫著,同時也叫人去再準備一副碗筷, 也再多上兩道菜。“我們哪有忘了你,你可是大功臣耶。” “陸師伯。”子蕙看到丐叔來,又是緊張的站了起來。 “坐下坐下,說過多少次了,我這邊沒有甚麼規矩,他們陸家也是,那些煩死人的規矩 是只對外人用的,妳又不是。”丐叔淘氣的對著子蕙說。 “這子蕙呢,我也是看著長大的,廚藝不差,女紅方面也好,善良體貼,娶著當媳婦是 很不錯的。”丐叔吃著飯,邊吃邊說著。 “廚藝不差?子蕙,妳改天有空,可以做些好吃的給我嗎?”今夏只聽到了這個。 在座的人全都笑了,這今夏,就愛吃。 “子蕙,我娘是吃貨,就愛吃好吃的。”夏靛解釋給子蕙聽。 “娘,妳別把我媳婦嚇跑了啦。”夏靛邊搖頭邊對今夏說。 “二弟,娘一直都是這樣,你大嫂下廚已經是平常事了,再說了,我們家的灶間,我們 也都去習慣了。”陸玄對於這一點也感到很無奈。 “你們,會自己下廚?”子蕙又再一次驚訝於陸家的特別。 “是啊,這又沒甚麼。”三個孩子都一臉正常不過的樣子。 “子蕙,我們陸家,雖說是高官世家,可和普通人家也沒甚麼兩樣,我們家沒有太多規 矩,這些孩子,自己煮吃的,自己縫補衣裳,都是很自然的事情。”丐叔說給子蕙聽。 “在我們陸家,也沒太多規矩和繁文縟節要守,孝順,品性好,懂得自律,這樣就行了 。” 難怪這夏靛毫無富家公子的驕矜氣息,但卻又有著屬於富貴人家的氣質在,陸家竟是這 麼不一般。 “可是,怎麼夏師兄,不姓陸?”子蕙提出了疑惑。 “我跟我娘的母家姓的,我娘母家姓夏,可是她小時候走失了,被送去堂子,是我外祖 母領回去養大的,便跟著我外祖母姓袁。妳叫的林師姑,就是我娘的親姨。”夏靛解釋 著。 “原來是這樣。”子蕙點點頭,還真是錯綜複雜的身世。 “叔,娘和姨她們甚麼時候回來?’今夏問著丐叔。 “不知道,這兩個女人,也不想想自己都幾歲了,玩成這樣,快兩個月了,還不知道要 回家。”丐叔搖搖頭。 “丐叔,你放心,娘和林姨都很平安,錦衣衛都有跟好她們。”陸繹安排了人跟在兩位 長者的旁邊。 錦衣衛? 夏府門口有錦衣衛,陸府的門口也有,這陸繹,到底是甚麼身分? 子蕙好奇著,這陸家,真是有趣。 終於酒足飯飽,今夏滿意的拍拍自己的肚子。 “吃飽啦?妳先回房去,我等等就過去,我和靛兒交代幾件事情。天氣冷,可伶已經在 房裡起好炭火了,妳快回去。”陸繹溫柔的對著今夏說“妘兒,妤兒,帶妳們的娘回房 休息去。” “爹,我也陪娘回房去。”陸玄話還沒說完,已經跑到今夏的身旁了。 “你離你娘遠點,給我老實待在這。”陸繹沒好氣的說,但眼神中已傳達要陸玄留下的 訊息。 “爹,你真小氣。”陸玄收到了訊息,對著陸繹扮了鬼臉後說。 “大哥,你就別老想跟爹搶著娘的,你這輩子都贏不了的。”陸妘說完之後,便和楊妤 一左一右的陪著今夏回房去了。 子蕙再次又是不解的神情,夏靛大笑了起來。“這件事,妳在我們家多待兩天就知道了 。” “是啊,丫頭,這小事。”丐叔也習慣了這陸繹和陸玄的爭風吃醋。 等到今夏確定進了內苑之後,陸繹正色對著夏靛問到。“楊捕頭的身子到底怎麼了。” “爹,你要聽實話嗎?”夏靛也反問著,陸繹果然精明,瞞不了他。 “靛弟,我爺爺到底怎樣?”楊祈聽陸繹這樣問,也知道事情不妙。 夏靛和子蕙對看了一眼。 子蕙從夏靛的湯藥中,已經知道那個楊爺爺時日無多了。 “爺爺他,恐怕撐不到過年。”夏靛沉痛的說著,楊程萬自小看著他們長大,也教會了 他們追蹤術,還有好多怎樣破案的方法,更教導他們做人處事的道理,在這些孩子們的 心裡,跟親爺爺沒兩樣。 “靛弟,你確定你沒診錯?”楊祈難過地問著夏靛。 夏靛雖然正式從醫的時間不過五六年,也是前陣子才正式拜入藥王谷,可夏靛打小跟在 林菱身邊,對於醫道早已耳濡目染。 “我也希望我診錯了。之前爺爺就因為謝爺爺的離世傷心過頭病倒,之後是好些了,可 這次……。”夏靛搖著頭。“丐丈公,你能去看看嗎?” “製毒我可以,醫人不是我專長的,可是我可以去看看。”畢竟都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了 ,丐叔聽到這樣的消息也是難過。 “楊叔楊嬸,還有娘,我都還沒說,先看看情況吧。”夏靛交待著在座的人。“尤其是 娘,她身子虛,我怕她會太傷心,對她身子不好。” 夜已深,陸妘說不想跑來跑去了,楊祈便同意了今晚睡在陸家,陸妘自己的房間,陸妘 雖然已出嫁,可她的房間仍是保留的好好的,如同楊家也保留著楊妤的房間一般,好讓 兩個姑娘隨時想回家,都還是跟未出嫁時一樣,有著自己的房間,也表示兩家都未曾把 嫁女兒當成潑出去的水,反倒是覺得自已家多了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夏靛就和丐叔和 子蕙一同走在京城街道上。 “子蕙丫頭,我跟妳說,這陸家,雖是高官,可妳不用擔心,嫁過來,就跟妳剛剛看到 的一樣,沒甚麼壓力。”丐叔說著。 “陸師伯!”子蕙聽丐叔取笑自己,臉紅了起來。 “丐丈公,你就別鬧子蕙了啦。”夏靛把子蕙拉到自己身後,牽著子蕙的手說著。 “我就說你這小子,以前老不開竅,誰知道早就對人家動心了還不知道。”丐叔指著夏 靛說。 “是,謝謝你們喔。”夏靛沒好氣的說著。 “陸師伯,你老說夏師兄他們家是高官,到底,是甚麼官?”子蕙忍不住還是問了。 “錦衣衛正一品右都督,陸繹,就是妳夏師兄的親爹,我的乖孫兒”丐叔這樣說著。 子蕙這回嚇到了。 餐桌上,那個對妻子極盡呵護又溫柔的人,竟然是職位這麼高的官員!正一品耶! 而夏靛的娘親,也毫無富家夫人會有的嬌貴之氣,夏靛的雙親都沒有高高在上的樣子, 反而都和孩子們打成一片。 陸家的擺設,也都是簡單素雅,飯桌上的菜,也都只是一般的家常菜。 這家人從頭到尾都沒有任何嫌棄她或是看不起她的出身,這,這家人真是太特別了。 走到一條街道上,丐叔說著。“明天巳時,我們楊家會合。”便自己轉身走回了夏府。 夏靛也把子蕙送回了烏安幫的房間,臨去前,他交待著子蕙,“這幾天把東西收拾一下 ,住我家就可以了。” 之後,一把將子蕙擁進自己的懷中,又親吻了子蕙,好一會才放開已經臉紅到不行的子 蕙。“早點休息,明天我會來接妳。” 走到了大門口,夏靛突然轉身回頭,看著跟在他身後的義帆。“敢把剛剛看到的事情跟 我娘說,你就死定了。還有,這幾天,子蕙還是先住你這,把人給我看好了,要是少了 根頭髮,我連上次的帳一起算。”夏靛擱下話就離開了。 義帆看著夏靛離去的背影搖著頭。 這陸家的男人,都一個樣。 “丐叔,您怎麼來了?”大楊看丐叔來到了客棧,連忙招呼著。 “沒事沒事,我聽說程萬病了,來看看。”丐叔揮揮手,表示沒事,便逕自去到了後院 。 夏靛和子蕙早已在這邊了。 “丐丈公,你來看看吧。”夏靛把丐叔帶進了楊程萬的房間。 只見楊程萬看似平穩的睡著了。 丐叔也診了楊程萬的脈。 須臾,他放下了楊程萬的手,也是搖搖頭,“你的判斷沒錯。” “丐丈公,真的沒辦法嗎?”夏靛心裡略感著急了。 丐叔只是拍了拍夏靛的肩膀,不說話的走出門去。 “真的最多就是到過年前了,大約也只剩三四個月,靛兒,真不跟你娘和楊叔他們說? ”丐叔問著。 “現在說,只是讓他們提早傷心,而且娘的身子虛,我怕她會受不住。”夏靛搖搖頭。 “先別說了。”他們的身後傳來楊程萬的聲音。 楊程萬拄著拐杖慢慢地走出來。 “爺爺,你怎麼自己出來了。”夏靛連忙上前攙扶著楊程萬。 “靛兒,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知道,上次已經靠你多撿了半年多的命回來,這樣就夠了 ,我看到祈兒和妤兒都成親了,也都過得好,我就放心了,可惜,是看不到你成親了。 ”楊程萬拍拍夏靛的手背。 “爺爺,這是我未來的媳婦,樊子蕙。”夏靛聽完,連忙把子蕙拉到自己身邊。 “你可別騙爺爺啊,半天沒見你有個對象,怎麼突然間就冒一個出來了。”楊程萬笑著 搖頭。 “爺爺,是真的,我是夏師兄的師妹,我們……我們剛在一起沒多久。”子蕙趕忙上前 說著。 “是真的嗎?”楊程萬看著丐叔。 “是真的,程萬啊,這兩口子剛在一起,你放心,他們也會很好的,我回去就叫我乖孫 趕快上門提親去。”丐叔拍著胸保證著。 “不對,這不行,藥王谷這一來一回,也要不少時間,子蕙啊,我等等就寫信給妳娘, 讓她上京城。”丐叔突然又說,說完便匆忙離開。 “這都一把年紀了,還這麼急驚風似的。”楊程萬看著丐叔匆忙離去的背影,笑著搖頭 。“靛兒,我身子的事,就先別說了,知道嗎?” 楊程萬交待著夏靛。 “爺爺,真的不說嗎?”夏靛再次跟楊程萬確認著。 “說了,只是讓他們提早難過而已。”楊程萬搖搖頭。“剩下這幾個月,我這身子,就 麻煩你了。” “爺爺,別這樣說。”夏靛趕緊對著楊程萬說,“您放心,這幾個月,我和子蕙蕙好好 照顧您的。” “是啊,爺爺,我會和夏師兄好好照顧您的,我讓我娘從藥王谷帶些好藥材過來,說不 定還有希望。”子蕙也接著說。 雖然剛認識這些人,可是,她可以感覺到,這些都是好人,也都是夏靛重要的[人,她要和夏靛一起守護這些人。 楊程萬看著眼前這兩個有情人,只是點點頭,不說話。 陸玄從那天知道了楊程萬的時日無多之後,心情便悶悶不樂。 楊妤少見陸玄有這樣的時候,便關心的問了。“玄哥,有心事?” “沒,只是有案子煩心而已。”陸玄見楊妤這樣問,馬上收起不開心的表情,改露出笑 容。 成親前,陸繹曾把他和楊祈叫了去,說是今夏交待要他們知曉新婚之夜的人生大事如何 完成,可他們都是男子,這些根本不用教。 後來陸繹只跟他們兩個說,要記好妻子的月信時間,才能好好照顧好妻子的身子。 這些話,他和楊祈都聽了進去,也謹記在心,楊妤月信的時間,他都有紀錄下來。 知道了楊程萬時日不多之後,陸玄心裡起了一個計劃,早日讓楊妤有孕,也許楊程萬一 開心,病情可以好些。 於是,他又去問了夏靛怎樣可以比較快有孕,夏靛也告知了陸玄幾個法子,同時,他也 說了,楊祈的心思和他一樣。 “妤兒,我們成親也半年多了,來生個孩子好嗎?”陸玄把楊妤拉到自己的腿上坐著, 他悄聲的問。 原本兩個人是打算順其自然的,可眼前狀況有變,陸玄也只好改變了計畫。 “玄哥!”楊妤沒想到陸玄會這樣說,頓時紅了臉。 “妳覺得兒子好還是女兒好?”陸玄就當楊妤答應了,就帶著楊妤走到了床邊。 “都好。”楊妤已經是不知道要怎麼直視陸玄了。 “那來吧!”陸玄自信的一笑,拉下了床幔,開始了他的計畫。 “爺爺今天精神不錯,還到院子散步了。”陸妘開心的對楊祈說。 “那就好,照顧爺爺,妳辛苦了。”楊祈幫著陸妘把散落的髮絲整理好 “不會,今天的藥是子蕙妹妹熬的,然後是二哥餵的,我只在旁邊陪爺爺聊天。”陸妘 滿臉笑意的看著楊祈。 楊祈的心裡閃過一絲酸楚,但臉上卻仍是維持溫柔的笑容。 “妘兒,我們該休息了。”楊祈決定加快速度,看是否能讓陸妘有孕,或許楊程萬心情 一好,身子會有所好轉。他一把抱起陸妘往床邊去,溫柔的吻著陸妘,也輕輕的脫去了 陸妘的衣服。 陸妘笑咪咪的來到烏安幫,還帶來了一些糕點。 “錦弟,朗弟,帆弟,你們快吃,這是我今天做的玫瑰酥,我娘說很好吃。我帶了些來 給你們。” “妘姊姊,這嫁人了,還更賢慧了耶。”岑錦迫不及待的拿了塊糕點塞進自己的嘴巴。 “嗯,好吃。朗兒,帆弟,你們也吃。” 岑朗和義帆也不懷疑的吃了陸妘帶來的糕點。 陸妘的臉上閃過了暗藏玄機的笑容。“多吃點。” 只見搗蛋三人組開心的吃著,忽然,岑錦喊著肚子好痛,便直奔茅廁而去,緊接著,另 外兩人同樣抱著肚子奔向茅廁。 “岑錦,你快點,我肚子好痛。”義帆抱著肚子在茅廁外大叫著。 “大哥,我快拉到褲子上了,你快點啦。”岑朗也是抱著肚子跳腳。 “我肚子也痛啊。你們去找別的地方啦!”岑錦此刻腹痛不已,根本沒打算讓出茅坑。 “妘姊姊是給我們吃了甚麼啊?”義帆想到了陸妘帶來的點心。 “不會吧,一直都是靛哥的食物有可能 東西,妘姊姊不會啊!”岑朗不相信的說。 “各位,我二哥說這是回禮,感謝你們三個熱心的替他找媳婦,尤其是錦弟和朗弟,還 要假裝劫匪,他說要好好感謝你們一番。”陸妘笑著來到了烏安幫的後院。 “妘姊姊,妳竟然幫著靛哥!”岑錦在茅廁裡不相信的問著。 “沒辦法,我二哥說,如果我不對你們下手,他就會讓祈哥吃下他做的瀉藥,且是三人 份的,我可不能讓我的祈哥受罪,只好聽他的了。”陸妘聳了聳肩膀。 夏靛在楊家的時候,把瀉藥交給了陸妘,而且告訴陸妘,如果搗蛋三人組沒把這些吃下 去,他會有辦法讓楊祈吃掉的。 陸妘一來不想楊祈吃那些東西,二來也是好玩,便答應了。 “靛哥這也太沒良心了,我這幫他追媳婦,幫他照顧子蕙姑娘,還包吃包住的。”義帆 已經是腹痛如絞,直拍著茅廁的門。 “就是啊,我們兩兄弟還被靛哥丟到河裡耶。”岑朗差點沒想用腳踢開茅廁的門了。 “還說,二哥說你們兩個一出手,他就知道你們的身分了,所以才手下留情,只把你們 丟進河裡。”陸妘沒好氣地看著岑朗。 “妘姊姊,你是說靛哥知道是我們,卻還把我們丟進河裡?”岑錦的聲音有氣無力地從 茅廁裡傳出來。 “是啊!二哥說他已經很客氣了。”陸妘笑的很開心。“錦弟,你要不要出來讓他們兩 個進去?我二哥的瀉藥可是不同於一般的瀉藥喔,上次他第一次做的,已經讓我大哥跑 茅廁跑到手軟腳軟的,這次,我看你們只會更慘。” “我不要,我肚子好痛,朗兒,帆弟,你們自己想辦法去。”岑錦決定死守茅廁不出去 了。“靛哥真的太狠了。” “他和我大哥已經都約好要切磋切磋了,何況是你們。”陸妘其實很期待看自家的大哥 和二哥切磋的場景。 “真的假的,他連玄哥都不放過?”義帆經忍不住了,在茅廁旁邊找了個隱密的地方開 始拉起肚子。 “是啊,我二哥說,對長輩他不能怎樣,可是你們這些人,他會好好回敬你們的。”陸 妘把夏靛的話如實轉達。 “那妤姊姊呢?”岑朗也找了個隱密的地方方便了起來。 “我二哥又不是傻了,去動我大嫂,一切都我大哥扛了。”陸妘捏著鼻子,這後院現在 的味道真是……臭啊。“你們三個慢慢自便,我先走了。” 三個人現在除了抱著肚子哀怨外,也別無他法。 “難怪靛哥今天一早就趕著把子蕙姑娘給帶走了。”義帆怨起自己的大意。 “誰會想到妘姊姊會跟靛哥一夥,看來以後他們拿來的東西都要注意了。”岑家兄弟也 是哀怨不已。 ---- Sent from BePTT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6.147.1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619971820.A.035.html
2周前
推~~~
05/03 00:35, 1F

2周前
媳婦娶進門,媒人扔過牆。腹黑一家的日常啊~
05/03 01:03, 2F

2周前
推~~有仇必報~哈哈哈
05/03 07:34, 3F

2周前
推!!
05/03 08:14, 4F

2周前
推~~
05/03 12:14, 5F

2周前
推~
05/03 12:34, 6F

2周前
推~
05/03 13:07, 7F

2周前
05/03 14:23, 8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