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錦衣之下番外之續曲(三十六)

看板China-Drama (大陸劇)作者 (沈小玥)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7(700)
留言7則, 7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陸繹不放心的看著今夏。“妳確定要這樣嗎?” “大人,不這樣子,這件案子怎麼快點解決?你答應我,案子解決了之後,要帶我出去 玩的。”今夏嬌俏的笑了一下。“而且有靛兒在,外人幾乎不知道靛兒會武功,沒事的 。” “妳手銃有帶著吧?”陸繹再次關心的問了一下。 “有,你放心,不會有事的。”今夏拍拍陸繹的手。“靛兒,走吧!” “夏師兄,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子蕙在一旁叮囑著。 “妳放心吧!”夏靛自信的一笑。“爹,我會保護好娘的。” “爹,我們這邊也準備好了。”陸玄連同岑家兄弟都已換上夜行衣,準備暗中保護好今 夏。“你就安心在家等我們的好消息吧。” 隨後,今夏就和夏靛一起出門去了。 京城的夜晚也是熱鬧的,今夏假意到處逛著,夏靛一襲的文人打扮,手上拿著慣用的扇 子跟在今夏的身旁。 “娘,妳別走那麼快,孩兒跟不上啊!”夏靛假意的說著。 “就你沒用,整天抱著書本,也不跟你爹多學著點,他可是文武雙全呢!”今夏故意瞪 了一眼夏靛。 “娘,我就不喜歡打打殺殺啊!”夏靛喊冤的說。 母子倆的談話,音量不大,但也足夠讓近身的人聽到了。 沒多久,母子兩人從熱鬧的街道轉入了僻靜的小巷子。 夏靛也警覺的發現,大街上跟著他們的人,也隨之而來,而且,不只一人。 母子之間交換了一個眼神,夏靛也悄悄看了周圍的屋頂上方,陸玄和岑家兄弟還有義帆 ,都已穿上夜行衣等候在上面。 “唉喲!”今夏突然叫了一聲。 “娘,妳怎麼了?”夏靛緊張的問著。 “我……我好像不小心扭到腳了。”今夏摸著自己的腳踝。 “妳還可以走嗎?”夏靛扶著今夏問著。 “好像……不行。”今夏試著走兩步路看看。 “這怎麼辦,我們快回家吧。”夏靛作勢要轉身帶著今夏回家。 果然,如他們預料的,幾個黑衣人跳了出來,把他們母子包圍了起來。 其中一個人說道: “陸夫人,陸二少爺,我家主人想請二位到我們家作客!” “你家主人是誰?”夏靛故作害怕的問。“你們不能傷害我娘。” “這你們不用知道,總之,跟我們走就是了,陸夫人,妳最好不要反抗,不然,我不保 證不會傷了妳兒子。”為手的人拿著刀指向夏靛。 “你們不要傷害我兒子,我……我跟你們走就是。”今夏也故作害怕的樣子。“可是, 你們既然知道我們的身分,也該知道我如果沒回家,我家大人恐怕不會簡單放過你們的 。” “陸繹?他見了我家主子還得跪下哩!”為首的人不屑的笑著。 “你家主子到底是誰?為什麼我家大人見了他還要跪下?我家大人已經是正一品的右都 督了。”今夏試圖套出話來。 “妳聽了可別害怕,我家主人就是當今皇上最……。”其中一個黑衣人笑道。 “閉嘴,沒讓你多話!”為首的人馬上制止。 “你們兩個,快跟我們走!” 今夏和夏靛彼此交換了眼神,默默地讓黑衣人把他們的手綁了起來,跟著黑衣人走了, 其中兩人還拿刀分別架在今夏和夏靛的脖子上。 陸玄和岑家兄弟還有義帆,在屋頂上默默的看著一切,也靜悄悄的跟著那群人走。 沿途中,今夏走路故意一跛一跛的,好讓屋頂上的人可以順利的跟著他們。 另一個黑衣人說著。“妳走快點!” “大哥,我這,我剛剛扭傷了腳啊!”今夏陪著笑臉說。 “是啊,我娘剛剛扭傷腳了,你要她怎麼快!”夏靛也趕忙接著說。 “怎麼這麼麻煩,要不是主子有令,直接殺了你們最省事。”那名黑衣人不耐煩的說著 。 “你們廢話怎麼那麼多,都叫你們閉嘴了。”為首的黑衣男又說著。然後他的刀指著今 夏,“我不管妳能不能走,都給我走就是了!” 一群人趁著黑,到了接近城郊的一間破屋子,“進去!” 母子兩人進到了屋裡,裡面已經有人在等了。 那人蒙著面紗,左右也都有人陪伴著,但看的出來,是個女人。 “袁今夏,右都督夫人。”那女子開口了。 “妳認識我?”今夏腦海裡轉著可能性。 “哼!滿朝文武,誰不知道陸繹獨得皇上寵愛,就連先皇,先太上皇都對他獨愛有加。 ”該女子冷冷地說著。“先太上皇甚至說了,他拿陸繹當自己兒子,還好,陸繹不是他 兒子,不然當今龍椅上的,恐怕就是陸繹了。” “妳這太抬舉我家大人了,這殺頭的事情,我們可不敢想。”今夏趕忙說著。 這女子,看來對皇宮的事情瞭如指掌啊。 而且這女子身上的脂粉味,不同於一般市面上的,感覺起來就是很高貴的那種。這應該 是後宮裡的人了,只是,是皇后?還是孫貴妃? 今夏和夏靛已經不約而同的試著把綁著自己的繩索悄悄解開,但仍裝作被綁著的樣子。 “你們到底是誰?為什麼要抓我娘和我?”夏靛試圖套出對方的話來。“既然知道我爹 是陸繹,還不快放了我們,都這麼晚了,我們還沒回去,我爹肯定很擔心的。” “大膽,也不想想你在跟誰說話!”女子一旁的蒙面男也說話了,不過那聲音卻顯得又 尖又細,不像正常男子的聲音。 “哼!我爹可是錦衣衛右都督,他行事端正,嚴正執法,深受皇上喜愛,你們這樣把我 們抓來,是不想活了嗎?”夏靛故意又說著。 “在皇上心裡,孰輕孰重還不知道呢!”那個蒙面男冷笑了一下說。 “好了,閉嘴。”蒙著面紗的女子也說話了。 那女子看著今夏,“今天找妳來,只是想提醒妳,回去告訴陸繹,不管他查到了甚麼, 最好都說不知道。” “怎麼可能,我家大人嚴明公正。”今夏開口說著。“再說了,妳到底是誰?我幹嘛要 聽妳的!” “妳不用管我是誰,妳只要記得,想活命,就管好你們的嘴。”那女子輕笑著。說完, 便起身離開,一旁的蒙面人趕緊攙扶著那女子。 今夏的目標本就不在那女子身上,畢竟是後宮的人,也不好動手。今夏見那女子離去, 和夏靛互使了眼色,趁著把他們抓來的人不備,兩人便開始動起手來。 “妳會武功?妳不是腳扭傷了?”為首的蒙面男一驚,連忙也還手。 “我這腳,剛剛突然好的。”今夏笑著說。 在屋頂盤旋已久的陸玄聽到了屋裡的打鬥聲,也連忙和岑家兄弟跟義帆一起打了進去。 抓他們來的人一行共約七八人,夏靛本來還要分心注意今夏的安全,見到自己的大哥進 來了,也放下了心,轉心著眼前的戰鬥。 “娘,妳到一旁休息去。”陸玄一個轉身,把今夏推離了戰局,自己和那為首的男子動 起手。 “你們從哪來的!”另一個蒙面男大驚。 “你管我們從哪來,你們先擔心你們等等會去哪吧!”陸玄勾起嘴角,露出了抹和陸繹 相似的笑容。 “這個人竟然也會武功!”另一個人本來以為夏靛只是文弱書生,想對夏靛動手,卻不 料僅僅三招,已被夏靛擊退。 “可惡,不能放走他們,去把那女的抓起來,陸繹就不敢對我們怎樣了。”再另外一個 蒙面男也說著,他想把目標對準今夏。 “你們會不會想太多了?先顧好自己吧!”陸玄一個箭步便站在了今夏的面前。 幾個孩子對上這七八個蒙面男,來往之間過了幾招,除了為首的男子外,其他都已被孩 子制服。 陸玄和夏靛現在已站在今夏的面前,護著今夏,同時也看著那蒙面男。 “你們四個是誰?”蒙面男看著同樣也是蒙著臉的陸玄。 “你們又是誰?”陸玄不回答反問著。 陸玄的劍直指著那男子。“你的夥伴都已經被我們擒下,你最好也是乖乖束手就擒。” 從剛剛的過招中,陸玄發現這人的身手不太差。 “不可能!”那蒙面男子哈哈大笑,朝著陸玄撒出了一把粉末,轉眼便消失在大門口。 “可惡,讓他跑了!”義帆氣著說。 “沒關係,先把其他人帶回去!”陸玄說著。 岑家兄弟便把其他人押回了北鎮撫司。 陸玄和夏靛趕忙回頭看著今夏。 “娘,妳沒事吧?”陸玄檢查著今夏上下。 “我沒事!”今夏笑著搖頭。 “娘,妳不去戲班真是太可惜了。”夏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重新拿起扇子說著。 “我和你爹辦案的時候,可是靠我的演技破了不少案子呢!”今夏得意的說著。 “我們快回家吧,爹一定擔心死了。”夏靛鄙視的看著今夏的表情,想到陸繹現在在家 裡肯定非常擔心他們。 “讓他去擔心,娘有我呢!”陸玄才不管陸繹會有多擔心,拉著今夏撒嬌著。“娘,妳 說是吧?” “你爹會擔心啦,我們快回家。”今夏拍了陸玄的手。“妤兒肯定也擔心你。” “好啦~”陸玄聽今夏這樣說,嘟了下嘴巴。 兩兄弟平安的把今夏帶回家,陸繹、楊妤和子蕙都已經在大廳等著。 陸繹第一件事情便是檢查今夏上下是否有傷。 “大人,我沒事!”今夏好笑的看著陸繹緊張的樣子。 “還好妳沒事,不然他們兩個就準備被我扒皮了。”陸繹看今夏沒事,放下懸著的心。 “爹,我可是很用心的在保護娘呢?”陸玄抗議著。 “保護你娘,本來就是你該做好的事情,還有,你現在該去陪妤兒,不是在這邊賴著你 娘。”陸繹見陸玄一直攬著今夏的肩頭,心裡就有火。 “爹,玄哥就只是愛跟娘撒嬌而已。”楊妤對於這樣的畫面,早已見慣,只是笑著。 “很晚了,都去休息去。”陸繹才不想管這些孩子,逕自帶著今夏要回房間休息了。 “爹,你不問問事情經過嗎?”陸玄不死心地看著自己雙親的背影叫著。 “大哥,人都抓進去了,跑的那個也跑了,現在都甚麼時辰了,你覺得爹會讓娘在這邊 聽我們講那些嗎?”夏靛給了陸玄一個白眼。“別說是娘,我都累了。有事明天再說吧 !” 說完便又是牽著子蕙回到各自的房間去了。 “玄哥,真的也晚了,你忙碌了一晚上,我們也去休息吧!”楊妤一貫的溫柔,笑著對 路玄說。 “妳肚子都這麼大了,幹嘛在這邊等,走走走,回房去。”陸玄看了一眼楊妤的肚子, 不自禁的也叨唸起來。 匆忙把自己打理乾淨的今夏,正坐在床邊,讓陸繹梳理她的長髮。 這把梳子,是陸繹讓人用最好的海南黃花梨紫檀木打造的,梳理起頭髮來,特別好用, 也是今夏愛不釋手的飾品之一。 “繹,妳覺得,那女人會是誰?我肯定她是宮裡的人。”今夏思考著方才的事情。 “對方認為抓了我,你就不敢再細查下去了。” “後宮現在是孫貴妃說了算,當然她的嫌疑最大。”陸繹點點頭。“可是太子也不全然 是無辜的。” “你有新發現?”今夏回過頭看著陸繹。 “我有讓義帆去打探了大哥說的人,結果發現,那是太子的人。”陸繹也找了義帆去追 蹤了當天在曦楊客棧出現的人。 “所以,太子真的是將計就計了。”今夏點點頭。 皇位,真有這麼吸引人嗎? 整個天下的擔子都在肩上,要當個昏君很容易,要當個明君,可是千難萬難。天下蒼生 都係在一人身上,而且還要背負後世的評價,多累啊! 看著陸繹常常為了北鎮撫司拼命著,她就已經是心疼不已,何況是整個天下?再說了, 皇家的鬥爭從來沒少過,兄弟相殘的事情屢見不鮮,底下的官員為了私利,甚麼事都做 ,她實在不喜歡那樣環境。 陸繹之前告訴過她,原本萬曆皇想要封她一個誥命夫人,可因為首輔李大人勸說,說今 夏的爺爺飽受迫害,致使家破人亡,至今仍對朝堂之事避之不及,才改用總是賞賜金銀 珠寶的方式來誥賞夏家,不然,她要是被封了甚麼誥命的,三不五時就得進宮去陪伴皇 后,想到就煩。 “目前看到的,應該就是太子原本就想假借出遊一事,安排自己遇刺,好博得皇上的關 心,可不知道從哪聽到了,也有人要藉此機會加害於他,便直接順水推舟,演了這齣戲 。”陸繹點點頭。 桌上已經準備了消夜,他拿給了今夏邊說。“只是,目前的疑問有兩個。一,到底後宮 主使者是誰?二是那天刺殺太子的,是太子自己的人還是後宮的人?” 今夏邊喝著粥邊想著,“我覺得是後宮的人可能性大,不然,今天那女人也不用抓我去 警告我了。” “不無可能,好了,吃慢點,瞧妳,我是有餓妳很多天嗎?”陸繹看著今夏狼吞虎嚥的 樣子,一臉的嫌棄樣。 “繹,我剛剛出去誘敵,晚上吃的早就消化光了。”今夏抗議陸繹的嫌棄臉。 “我的夫人,辛苦妳了,那吃飽一點,快休息吧!”陸繹也只能無奈的一笑。 ---- Sent from BePTT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6.141.1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620403552.A.902.html
1月前
推推~
05/08 00:06, 1F
※ 編輯: hwsbetty (49.216.141.18 臺灣), 05/08/2021 00:09:49
1月前
推!!
05/08 00:12, 2F

1月前
推推
05/08 00:16, 3F

1月前
推!
05/08 01:21, 4F

1月前
05/08 01:48, 5F

1月前
推~~~繼續辦案~
05/08 08:50, 6F

1月前
05/08 09:03, 7F
文章代碼(AID): #1WbMLWa2 (China-Drama)
if (FB !== undefined) { FB.XFBML.parse() }
文章代碼(AID): #1WbMLWa2 (China-Dr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