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馬欣:金馬57,國片是否迎來真正的春天?

看板Golden-Award (三金(金鐘 金馬 金曲))作者 (魔女)時間3月前 (), 3月前編輯推噓9(901)
留言10則, 9人參與, 3月前最新討論串1/1
https://reurl.cc/14axpG 今年金馬獎的大贏家都是台灣電影,《消失的情人節》獲最佳劇情片、導演、原著劇本等5項大獎。 今年金馬獎的大贏家都是台灣電影,《消失的情人節》獲最佳劇情片、導演、原著劇本等5項大獎。 今年的金馬獎明顯的較往年更具熱度。因疫情關係,少了外片的強勢壓境。台片的能見度升高,頒獎前,國人通常已看過一兩部,讓這次的金馬有了群眾參與的熱能。 許多人都認為今年國片剛好水準整齊,可以適時找回原本外片影迷的信心,同時今年金馬國片無論在片型或是在頒獎典禮上,都做到了雅俗共賞。也少了一些藝術片曲高和寡,或是商業片在技術環節缺失的情況下,屢見窘況的情形。 水準整齊 安打片多 因此今年國片是能滿足多數觀眾口味的。水準整齊又連結在地情感、題材有趣,也有些時代性,以小品居多,但至少安打比率多了,成功減輕了觀眾以前看國片如背愛國十字架或得要刻意降低期待的焦慮。類型片如《怪胎》很輕鬆地帶出了正常與不正常僅一線間、《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有它趨於成熟又不致蒼白的商業價值。《孤味》帶出了集體對某種傳統母親的記憶。 《消失的情人節》與《同學麥娜絲》以詼諧手法化解當代男性焦慮,《親愛的房客》成功地激起了哭點,也呼應了非典型家庭概念。《無聲》則是突破了國片中較溫情的那層布幕,直接觸及了人心與結構的狼羊交織,配上了偽善裝瞎的大人社會,有了對黑暗寫實更邁進一步挖掘的決心。 81歲第一次走金馬紅毯的陳淑芳,以《孤味》贏得最佳女主角獎、《親愛的房客》贏得最佳女配角獎。 81歲第一次走金馬紅毯的陳淑芳,以《孤味》贏得最佳女主角獎、《親愛的房客》贏得最佳女配角獎。   貼合大眾群像 國片開始有明星感演員 抓對了人設、時代背景,與傳統家庭與社會情緒勒索,的確逐漸抓到了市場與藝術的中間值,也因貼合大眾群像,國片也開始有明星感演員(那不只是年輕藝人還包括中老年演員)浮出檯面。 這都是往產業健康化的好起步。但人們也都在問,等外片進來後,國片還能穩住地盤嗎?今年金馬頒完獎後,可以帶出一點答案。 馬來西亞電影《南巫》獲得最佳新導演與會外獎「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實為今年最強黑馬。(金馬執委會提供) 馬來西亞電影《南巫》獲得最佳新導演與會外獎「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實為今年最強黑馬。(金馬執委會提供)   從《南巫》來看 我們的確仍需要夠開放的金馬格局 獲得最佳新導演的《南巫》,實為今年最強黑馬。雖為宗教驚悚片,但在美學與敘事高度上有大格局,有如韓片《哭聲》以鬼魅與荒鎮來處理韓國人從日據時期就有的強烈孤立感。導演張吉安以降頭疑雲與鬼的美學來直探馬來西亞的種族認同,其中鬼魅的身段如近代舞,醜美於一身,藉由民間請鬼與問神的赤裸慾望,將人性各種美與醜怪都掀翻了出來。 《南巫》有了與強大外片抗衡的實力,也拉高了悲傷的層次,而不至於淪為沉溺。這樣的亮眼異軍,讓人知道台片還是需要夠開放的金馬獎。 今年港片不多,《手捲煙》雖不及往年港片的深刻,但那些蒼涼與冷冽寫實風韻,讓人懷念起香港人間煙火般的拍片美學。   悲劇要走向國際需要冷眼熱心腸 而不是催足力道的哭點 台片近年基本味是疼惜且溫暖的,固然很容易觸動到人的淚點,但這是好也是不好,《親愛的房客》成在它的主角設定打動人,三人合照的「假全家福照」,三人各自帶著不同想像的笑容,凸顯了那岌岌可危的幸福,緊扣觀眾的心。 這緊扣的力道是兩面刃,主角的沉溺近乎喪失病識感,且對於社會來往人際與事務處理上全然放棄,它的「親愛的」與「恐怖的執念」一體兩面。如果主角是女生,會有同樣的效果嗎?還是議題仍先行於劇情? 兩主角仍是台灣家庭裡習慣情緒勒索中的產物,雖反映了部分現實,演員也演得好,但這部戲配角人物爬梳不夠周詳,加上某些橋段轉得生硬,催化悲劇的強度過大,有多少人哭就有多少人出戲。以悲劇來說,仍有進步空間。悲劇需要多一點冷眼熱心腸,如《悲情城市》《一一》、李滄東的《綠洲》,往往能讓故事走得深遠一些。 今年很多人以淚點來凸顯電影的好壞,但其實以《孤味》來說,全家人演技不同調,除媽媽一角外,其他角色人設都不完整到位,可以說要人哭不難,但真實的好片,如經典家庭片《羅馬》《海街日記》平淡中見深刻,則真是讓人迂迴深思。 《親愛的房客》的「假全家福照」,三人各自帶著不同想像的笑容,凸顯了那岌岌可危的幸福。莫子儀以本片獲得最佳男主角,陳淑芳獲最佳女配角。(牽猴子提供) 《親愛的房客》的「假全家福照」,三人各自帶著不同想像的笑容,凸顯了那岌岌可危的幸福。莫子儀以本片獲得最佳男主角,陳淑芳獲最佳女配角。(牽猴子提供)   《消失的情人節》 從美滿中見到童話本質的殘酷 《消失的情人節》以今年入圍片來說,得到最佳劇情片不意外。《同學麥娜絲》仍有《大佛普拉斯》笑中帶淚的風采,雖敘事線較前作鬆散,但仍有可觀處。《手捲煙》手法漂亮但內涵不足。《日子》兩條寂寞線的未完成,久觀生出悵然,但仍非常考驗市場。 而得獎的《消失的情人節》的確是陳玉勳回返當年神采的作品,以平行敘事的創意,幽默地描述了一個浪漫癡漢的故事,雖然女主角的人物描述不太完整,但結局與片尾曲「I Started A Joke」的涵義是相反的,反而凸顯了這場童話表象美滿與本質殘酷。   導演即編劇 點出了產業的問題 以疫情蜜月期來說(12月中旬大片《神力女超人1984》上檔),台片是吸納了不少觀眾,但如這次頒獎典禮上明顯點到的,導演找不到編劇,導演也幾乎都是編劇。這也造成長年題材不夠豐富多元、女性角色長期缺乏真實血肉(尤其是中年與年輕女性角色)、悲傷男性故事開始重複的問題。如何讓更多編劇人才投入產業,不要太過迷信作者導演,台片票房才能真的能在這次蜜月期中破繭而出。   金馬非自家遊戲 仍需更多宏觀視野 有人說,金馬獎這兩年少些外來競爭片也可以很好,這句話言之過早。光是馬來西亞片《南巫》就帶出國際的新美學與格局來看,如何在巨人肩膀上看世界,仍是藝術的核心價值,不要因意識形態而一葉障目,也別太早自滿,電影產業曾毀掉過,需要足夠時間才能重建,這句自滿的話請留到三到五年後再說。 更新時間|2020.11.23 19:09 其實也希望台灣能拍出 來了 的社會神怪大片 還有哈維米克勇敢對抗世界的婊氣同志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58.114.224.18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Golden-Award/M.1606193883.A.06D.html
3月前
推南巫的觀點
11/24 14:08, 1F
※ 編輯: ultmisia (58.114.224.186 臺灣), 11/24/2020 15:36:38
3月前
這篇寫得蠻好的
11/24 16:29, 2F

3月前
我有點受不了導演即編劇,寫得好當然ok,寫不好真的
11/24 17:22, 3F

3月前
很糟
11/24 17:22, 4F

3月前
11/24 22:11, 5F

3月前
編劇缺席金馬其實真的是很大隱憂 好故事可遇不可求啊
11/24 22:33, 6F

3月前
推女性角色缺乏血肉那段
11/24 23:42, 7F

3月前
編劇如果可以跟導演同籌,一定會出現精英。
11/25 01:04, 8F

3月前
挖一點中天的記者來當編劇阿 反正要失業了
11/25 02:38, 9F

3月前
推南巫的觀點+1
11/25 07:47, 10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