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 [新聞] 專訪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上)

看板Golden-Award (三金(金鐘 金馬 金曲))作者 (Mad Fer It!)時間2月前 (), 編輯推噓0(000)
留言0則, 0人參與, 最新討論串1/1
※ [本文轉錄自 movie 看板 #1Vp7QWcw ] 作者: lgng66133 (Mad Fer It!) 看板: movie 標題: [新聞] 專訪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上) 時間: Sun Dec 6 14:13:50 2020 新聞網址:https://www.biosmonthly.com/article/10622 第五十七屆金馬獎頒獎典禮中段,是枝裕和在全場歡聲中登台引言,談他早年如何被一個人的作品啟蒙,而那人,也成為他電影創作上如父親般的存在。畫面切入攝影師姚宏易掌鏡的影片,張震、舒淇、朱天文同框談笑風生,談進行中的新劇本。典禮現場,評審團主席李屏賓和剪接師廖慶松、音效師杜篤之組成「福祿壽」,和台上十三位侯家班獻獎人,及台下所有起立鼓掌致敬的與會者,一起迎接本屆終身成就獎得主——侯孝賢戴著他的那頂標誌白帽,坐上由眾人虔誠視線搭建而起的空氣神轎,步往台前。 同一時間在典禮後台,坐鎮新聞中心的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一邊忙碌引導得獎者受訪拍照,一邊分了隻眼,不斷往關了靜音的轉播螢幕瞄,畫面雖是無聲的,但能聽見歡呼與尖叫自不遠處傳來,「我看到大家都沒有坐下來,站著聽完侯導的致詞,覺得太感人了,非常非常,非常感動。」他說了三個「非常」,眼神語氣裡還有更多更複雜的感觸。 2009 年聞天祥上任執行長,即是受到該年接下主席的侯導延攬,並將人事部署交由他全權決定,對外釋放出相當清晰的改革訊息:金馬將揮別過去,建立新時代下的新面貌,「祕書長」正名為「執行長」,成為最主要的掌舵者。往後,執委會內部從主席對執行長,到執行長對部門總監,都依循這樣的信賴式管理,「既然大家目標一致,就會彼此著想,事情就容易推進,再加上這十二年來的主席是侯孝賢、張艾嘉、李安,他們本來就有大家長的氣魄和高度,他們都不需要從金馬得到什麼,他們是來服務的,也非常放心讓我們做各種事情。」 他進金馬第一件事,就是廢除執行長辦公室,「就,我不要坐裡面,因為太奇怪了!」和同仁用一樣的辦公桌椅,拒絕專屬隔間的聞天祥,也建議主席讓出辦公室以免浪費空間。他掃視我們身處的會議室,「李安也沒辦公室,他來就坐這裡啊!就妳坐的位置。」到金馬這些年,同仁們還年年一起員工旅遊,可見團隊感情多麼禁得起考驗。 疫情之下,七萬名觀眾挺金馬 本屆金馬甫落幕不久,辦公室就如同往年,已著手進行下一年度的工作了,昨天才為「經典影展」版權事宜和國外視訊洽談,對方看見群聚一框的金馬同仁,果然又吃了一驚。 2020 年當然是格外特殊與辛苦的,一週前剛打完這一仗的聞天祥,挽著袖子從樓下捐完血回來,道出這段驚險刺激的歷程。 年初全球疫情爆發時,原訂四月舉行的金馬奇幻影展首當其衝,和全員各別晤談後,確認要是 K 歌場必須戴口罩、狂歡場必須梅花座,奇幻影展的重要精神就消失了,遂決定停辦,然而影展除了手冊還沒送印,其餘工作其實都已完成,心有不甘的同仁改在辦公室開直播一解苦悶,內容除了煮飯聊天、線上影迷許願池,也賣影展周邊商品以求變現救虧損,結果行銷部帶貨真給力,影迷也情義相挺,很快銷售一空。「上半年確實很掣(tshuah),做了最壞狀況的推演,但也還好啦,我們每年都有很多危機跟考驗。做金馬好玩的地方是雖然招牌老,但工作人員平均年齡還是年輕,大家不服氣,有考驗就會有解方。」 度過戰戰兢兢的上半年,接著進入更加環環相扣、每天都是關鍵的金馬影展/金馬獎期程。過去獎項報名七月底截止,但受疫情停工影響,不少海外片方來詢問延期可能,而收件一旦後延,評審時間會被壓縮。今年又碰上中秋,原定 10 月 1 日公佈入圍的記者會得提前一天,11 月 21 日頒獎典禮相比往年也提早了,時程緊上加緊,所幸經過競賽組的評估與溝通,眾人都願意配合趕工,「像《南巫》、《手捲煙》、《狂舞派3》都是這樣才趕上的,台灣則是救到《廢棄之城》。畢竟還是服務電影業,大家有需求,我們就ㄍ一ㄥ到最緊。」由於競賽和影展的連動關係,執委會下半年已達到每更動一天,工作量都要重新安排的地步,聞天祥笑言,從來沒把工作時程算得這麼精細過。 或許環境越嚴酷,結出的果實越甜美。影展售票首日,出現反超往年的搶購熱度,有些場次誇張到 10 秒完售,多數入圍片也都迅速掃光,只可惜今年使用的影廳除松仁威秀之外皆低於 300 人,總座位數少了,能賣的票量不多,故未能刷新票房紀錄。此外也考量新光影城 2 廳的隔音問題與影廳移動距離,才整組移師信義區,包下信義威秀 12 到 18 廳。 「每年的挑戰不同,只能腦袋活一點,把劣勢變優勢。」日新威秀在今夏停業後,沒了以前慣用的大影廳,金馬轉而活用信義威秀眾小廳,首開先例將媒體茶敘辦在影廳裡,還有一廳專為「影迷新世代」單元架設視訊設備,可以穩定與國外連線 QA。 頂著大招牌,就把格局再放大 對近年加入的觀眾來說,一本全面統合的金馬專刊是理所當然,不見得知道在聞天祥接任執行長之前,曾有過影展歸影展、競賽歸競賽,連手冊都分開運作甚至是打對台的時期。 「我那時候覺得荒謬的是,我們空間都這麼小了,應該把格局做大才對啊!如果跟國際介紹金馬影展,最特別的其實是金馬獎,它讓眾多華語電影聚集在這裡;金馬獎的來賓不是只參加頒獎典禮,也會出席影展映後 QA,這應該被強調,所以我有點逼執委會一定要合併成一本,才能奠定金馬在國內外的標竿意義。」 媒體端也感覺得到他上任前後的變化,過去金馬獎和金馬影展分開宣傳、分開發稿,不巧碰在同一天甚至會互搶版面。漸漸統合的過程裡,聞天祥坦稱,每個人做事的方式各有不同,自然會有磨合期,但電影是最要緊的。如果大家對這個東西都沒有疑問、都對電影有信仰的話,基本上就是怎麼彼此說服、找到一個最好的做事的方式。 「做影展的人多半就是看影展長大的小孩,都比較浪漫、有理想性一點,如果可以幫這些電影創造出某種局面,讓它(聲勢)起來的話,我們會覺得挺興奮的;相反的如果它在金馬這個第一站沒有被看到,那就是我們失職。」他並強調,金馬沒有外界想的那麼富有,有限的預算一定會先花在入圍片,其次是年度專題和亞洲電影奈派克獎(NETPAC,亞洲電影促進聯盟所頒發的獎項),顧好華語片和亞洲新銳導演兩個最具特色的面向後,相關效益也許就連帶創造而出。 在終端的影展、獎項之外,金馬對電影產業的耕耘毫不遜色,這些年來衍生出的各式環節活動,讓業內人士只有一句「揪甘心」可說。比方為電影企劃案提供資金媒合平台的「金馬創投」便曾助發光發熱的《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無聲》、《孤味》等片一臂之力,因應近期台劇熱潮,今年也增設了劇集類別;而開辦第三年的「金馬大師課」、第二年的「金馬電影工作坊」,皆由專職人員安排課程,2020 明明已是多事之秋,卻反倒辦出了兩梯次的大師課。 「七八月先進行了國內講師部份,這樣已經可以交差,但是不過癮吧?太容易了!所以看到疫情已經和緩,就又開始準備第二梯。」 他稱讚膽大心細的負責同仁,在這個非常時期邀到肯洛區視訊授課,不知能否說是因禍得福,若無疫情攪局,高齡的他是不太可能長途飛行的,「最後回饋非常好,肯洛區跟洛伊安德森的課都是超時的,他們的助理一直在旁邊喊時間到了,但他們都捨不得結束。」李安主講的大師課,則安排四位台港青壯導演林書宇、程偉豪、黃綺琳、黃修平與談,其動機和去年邀請「中華民國電影導演協會」理事長林書宇、連奕琦等人登上典禮紅毯相同,都是想傳達:世界在變,新一批人上來了。推動世代傳承,是刻在金馬心底的一行大字。 那也必須提及「金馬電影學院」。2009 年由侯導創辦,採小班制實作,學員得以親炙大師與資深前輩的風采和指導,每年國內外報名者約在兩百人之譜,錄取 12-14 位學員分成兩組拍片,歷屆學員包括趙德胤、陳哲藝、陳勝吉等人。今年因預設國外學員難入境,和學務長廖慶松討論後,決定減至一班,但微增人數到八人,「但就很可怕,出現五個導演、兩個攝影、一個編劇,更難拍!」導師由去年最佳新導演得主徐漢強擔任,並首次省去選角,直接指定大霈為演員,當時她尚未以《消失的情人節》入圍,純屬導師對新人潛力的靈敏嗅覺。 另已屆滿六年的「亞洲電影觀察團」,招募願意付出大量時間觀影、生產文字的各行各業人士,其設立想法,可以對應回聞天祥曾替金穗獎規劃的「部落格達人推薦獎」,以及台北電影節的「媒體推薦獎」,目的都在推廣較無主流媒體聲量的新銳作品,「規定要把所有入圍片看完、選一個獎,大家就會有參與感。」 金馬授予奈派克獎時,皆會邀請入圍亞洲影人來台,開辦亞觀團後,更進一步舉辦深度媒體茶敘媒合兩者,「這些新銳導演很高興有人看片看得這麼認真,亞觀團也很難得能跟導演聊得那麼深入,像當年的畢贛、張大磊,今年《南巫》的張吉安,大家都是聊到欲罷不能。我覺得對台灣是好事,每年至少可以挖掘到 20 個對電影有狂熱興趣的人,再者也幫我們做國民外交,導演們都覺得台灣觀眾素質好高喔!」目前就有上過金馬「青少年電影課」的孩子繼續來參加亞觀團;也有許多亞觀團人成為「台灣影評人協會」的創會成員,這是金馬為電影界添注新血的方式之一。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0.248.124.15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ovie/M.1607235232.A.9BA.html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轉錄者: lgng66133 (60.248.124.155 臺灣), 12/06/2020 14:2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