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報] Run On 完整企劃意圖與人物介紹

看板KoreaDrama (韓劇)作者 (xji6tp6vm0)時間1周前 (), 編輯推噓22(22032)
留言54則, 22人參與, 1周前最新討論串1/1
《Run On》終映後的2021.02.05,朴詩賢編劇在DC上親自留言並公開了完整的企劃意圖及人物介紹。但一直不太確定到底能不能轉載… 如果不妥的話還請告知,會馬上刪文。 百想舉行之際,又把《Run On》這個劇本從我的寶石箱子裡拿出來看看,算是身為一個小小粉絲的遺憾與紀念。 原文出處:https://reurl.cc/OXya5v —————————— 【編劇的話】 大家好,(我)是寫劇本的朴詩賢 (前面有一小段是在說收到了韓粉的禮物,很感動所以決定親自來留言致謝,略。) 大家過得好嗎?我過得很好。 為了一起完賽直到最後一集而氣喘吁吁了吧。 這場有時喘不過氣、有時又呼吸舒坦的賽跑,向一直陪伴到最後的各位,致上深深的謝意。 寫下這些文字的現在也非常緊張、小心翼翼。 如同《Run On》是我的第一個故事,大家應該也是第一次記得我。 第一次喜歡我電視劇的人、第一次珍惜我電視劇的人、第一次跟我一起跑完電視劇的人…我怎麼敢用文字來表達呢,如果能把心拿出來展示就好了,是吧。 所以,想要用話語來好好傳遞心意的,就是《Run On》這個故事。 這部電視劇在遇到我們Runner們之前,真的仰賴了很多人的合作。 在還是幾張紙的時候,就發現了這個故事並一同參與製作的朴枚熙、韓錫元代表。 讓故事不只停留於紙上,用精彩畫面呈現出來的李在勳、金相浩導演。 在這個故事中,為角色穿上骨肉、皮膚、眼中綻放光芒,讓角色得以存在的我們所有演員們。 最重要的是,在這個故事背後,全力成為光和影, 讓台詞沒有噪音能清晰被聽見、成為照耀電視劇的眼睛的,我們現場工作人員們。 如果沒有他們,就不能與現在看著這些文字的劇迷們相遇。 我能夠成為製作這部電視劇的成員之一,感到非常榮幸,而且大部分都很幸福。 如果那個能量能觸及到大家的話,就更好了。 所以今天(粉絲們)送來的禮物,我不僅僅是獲得了物質上的感受。 雖然我只能喘著氣收下、開心地打開包裝,到處用照相機拍照,除了感動也做不到更多。但想到這樣漂亮的禮物送到我手中的過程,就已情緒滿溢。 想著每一位的心意和關懷,心情真是… 以後要好好的生活,浮現了這樣的想法。 比起想說的話,想要傳達的心意更強烈,所以可能有些毫無頭緒的文字,謝謝你們讀到這裡。 以後也想把這種氣韻當作養分,為大家展現好的面貌。 長長的應援、批評、幽默段子、劇情預言(?)全部都很感謝。 最重要的是,希望大家不要生病,每天都能享有小小的快樂。 P. S. 想著我還能再為大家做點什麼... 電視劇也結束了,就上傳完整版的企劃意圖和人物介紹。願在終映後的空虛時間裡,成為能剝來吃的一小塊糖果。 —————————— 【完整企劃意圖】 我們太過輕易地對很多事物感到厭惡、憎恨、歧視、抵斥。 對於不是我的他人,更是容易。拿起嚴苛的標準去詆毀,更是毫不猶豫。 我們無法輕易去做的,就只有愛。別說是他人了,甚至連愛自己的方式都遺忘已久。 到底是什麼讓愛、甚至讓人們變得難解的呢? 理解人的過程和翻譯外國語是相似的。 當然,翻譯和生活用語是不同的。 語言的使用也是因人而異,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 那就是人們擁有各自的語言。 也就是說,60億人口的話,就有60億種語言不是嗎? 我們有各自使用的語言,這不僅限於說出口的話語。 用沒有顯露出來的想法說話、用行動表現、把牛奶稱作milk、到羅馬說羅馬話,沉默有時也是語言的一種。 我們在傾訴愛意時,為如何表達而苦惱, 要如何表現呢?可以表現嗎?不表現會不會更好呢? 我們在傾訴愛意時,為何時表達而猶豫不決, 開始之時?分離之時?還是每分每秒? 註定只看著前方奔跑的男人奇善謙(29),是短跑國家代表, 生活在那個,一回頭看就輸了的田徑世界。 慣性回頭往後方看的女人吳薇朱(29),是外國電影翻譯家, 生活在那個,無數次回放相同場面的翻譯世界。 兩個人會使用同樣的語言嗎?就算兩人使用一樣的語言好了,溝通就無礙了嗎? 我們現在是用著相同的韓語…是嗎?好像不是。 那麼,這兩人的愛情究竟能傳譯嗎? 《Run On》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主人公們相遇,並透過對方成長、打破自我封閉的框架、互相影響、彼此相愛的故事。 某些地方缺一角壞一塊,這樣不足的他們,互相安慰的方式,不只是熱切又炙烈的,反而會傳遞著有些冰冷的安慰。 這就是這部劇要拋出的問號,安慰一定得是溫暖又熱烈的嗎?愛一定得是炙熱的嗎?我們要如何傳遞這些心意跟話語呢? —————————— 【完整人物介紹】 奇善謙(男,29歲)/ 短跑 田徑 國家代表 他是他長久以來的假象。應該說有像在讀著,由他人代筆書寫的自傳一樣的感覺嗎。姓名三個字被國會議員和top演員的兒子、高爾夫女帝的弟弟所埋沒,從來沒有摘下家族的頭銜,被完整地看作奇善謙自己。被埋在那裡的善謙,直到遇見了那雙將他拉出的手,握著假槍的手的主人說著“即使不是真的,也是有意義的”。 善謙手裡第一次握住的東西,是標槍。或許他也不喜歡運動,但他沒有選擇的權利。在領悟到自己想做什麼之前,就得從事運動,既然要做,就得成為國家代表。每次擲出標槍的時候,看著在頭頂上飛過的槍與變得空蕩蕩的手,都感受到了空虛。還不如什麼都不曾握住過,是不是就不會學會失落感了呢。因為被其他思緒牽制,肩膀負了傷。 選手生涯破碎所花的時間,與手術的時間成正比,在病房裡醒來,只有他孤身一人。父親為了爬上更高的位置,有很多需要見的人;母親有不停歇的作品與活動;姐姐為了國際大賽暫居在海外。斷掉的骨頭都還沒癒合,父親就拿來了轉職項目,“雖然肩膀出了問題,但兩條腿還正常不就解決了嗎?我小時候沒有實現的足球選手夢,換你去作吧”。究竟是多麼美麗的父愛,會代替我作從不曾有過的夢呢,既然如此,如果是我死去的夢該有多好。 想把全部都拋到腦後、遠離這一切,如同每天擲出去的標槍一樣。 雖然早已習慣了被獨自留在空無一人的地方,善謙卻像是青春期一樣敏感。衝出了病房,奔跑在陌生的街道上,直到呼吸困難才停了下來。耳邊只聽見因為狂奔而要爆炸般的心臟聲音,只屬於我的震耳欲聾,彷彿擁有了我的世界。那是善謙轉往田徑的瞬間,跑步,就像是擁有了我的世界。 人生就是B跟D之間的C,Birth與Death之間的Choice。我從來沒有好好地活過我的人生,從來沒有自己做過選擇。因此善謙宣告了,我要跑步,人生中第一次自己做的選擇。放棄那該死的優異,決心要變得簡單一點。不要去貪心,好的就是對的,壞的就是錯的。 10秒,一整年間的訓練粉碎所花的時間,就只有10秒,但也總比丟出手中東西後襲來的空虛感要好。一瞬間就接近了韓國的最佳記錄,維持在第二名的位置,善謙不久就成為了田徑界的招牌。如果說足球有安正煥、羽球有李龍大,田徑就有奇善謙,但不是以實力,而是臉蛋。即使是田徑這個冷門項目,只要貼上善謙的臉,乏人問津的比賽門票都能賣掉,甚至連廣告界都前所未有地伸出了橄欖枝。臉蛋不論在跑道內或是跑道外都很吃香,但善謙本人卻一點也不關心。 獲得良好基因的臉蛋、與生俱來的高貴感、嘔心瀝血打造出的比例、遊刃有餘的身段,再加上真誠的眼神與從容,都不是可以模仿而來的。同僚們對此感受到的剝奪感和自卑感(劣等感),用一句“真是倒胃口”就可以總結了。在背後咀嚼、撕咬、品嚐、樂在其中都是理所當然的事,善謙本人卻對此毫無反應。當著他面前嘲諷的人也很多,而果然善謙也是毫不關心。別人說什麼、要怎麼吵,都是別人的自由。 因為生而擁有這樣應有的一切,從沒熱切地嚮往過什麼。住在飯店也是因為這是個總有一天會離開、或是說隨時都可以離開的空間。是因為在飯店裡住太久了嗎,總覺得人生也如飯店一樣,短暫停留後就走了。這樣活著,也失去對所有物的執著。沒有固執的取向,也沒有意志的型態,就像水一樣。人們看著善謙就想到平靜又無聲的湖水,那是因為沒向湖裡扔過石頭,善謙是能將這了不起的人生完全扭轉、傾倒的人物。 當善謙的暴力事件被公論化時,人們說他是為了後輩、為了聯盟的腐敗、為了正義。但其實善謙什麼也不為,我算個什麼能去為了別人。幫助後輩是本能,但手段是選擇,聽到善意的暴行時不禁啞然失笑,又不是什麼熱的冰咖啡。於是,他沒有留戀的選擇了隱退。 或許從跑道抽身的瞬間開始,才是奇善謙真正人生的起點,而那個瞬間,薇朱在他的身旁。向問著“不害怕未來嗎”的薇朱,善謙搖了搖頭。就當作是凌駕於他人之上,下方那些威嚇、用力氣脅迫著要我磕頭的,都不再害怕了,因為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了。 善謙怕的是那些看不到的東西,像是心(意)、信任、傷痛。簡單來說,就是那些在遇到薇朱之前,他所不知道的一切。 / 吳薇朱(女,29歲)/ 電影翻譯 小甜甜肯定是患有憂鬱症,即使孤單悲傷也都會忍受,忍住不哭。人啊,如果沒有及時的紓解,久而久之心裡會生病的。所以薇朱不會忍住,都已經孤單又悲傷了,還要忍住不是太殘酷了嗎。 10歲時有一個作業,要我們想想如果成為守護天使的話,要怎麼幫媽媽的忙。長大後回想起來,真是個毫無感受性的作業。因為作業沒做,老師就拿起了鞭子,還被班上同學們嘲笑了。薇朱哭了嗎?沒有。因為沒有擁有什麼,也沒什麼好怕的。打了那個惹她生氣的孩子,毫無顧忌地把想說的話全都吐了出來。有人說她太沒教養,有人說她沒學好,甚至還有人口無遮攔地說她是因為沒有父母才長成這模樣。才不是呢,我就是這樣的人罷了。薇朱完全相信了性惡說,因為這是安慰身處在佈滿荊棘中的自己,最簡單的方式。 至少學習(成績)好這點還算好過,比起貪圖已經沒有的東西,欲求那些未來能夠得到的,才比較合乎情理。真是在過於年幼的年齡,就領悟到這個道理。薇朱早就知道了自己的10代會如何結束,屆齡兒童在滿18歲後就得離開育幼院設施。既然要離開,就去有宿舍的高中,拿著獎學金入學,不去害怕那之後的事情。沒有家的話,就打造一個類似的地方就好了,反正那個也不會是我的。薇朱擁有的,就只有吳薇朱自己一個。 在中學時第一次去的電影院裡,薇朱感受到了安全感。電影院熄燈的瞬間,感受到原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是黑暗的,從現在開始大家都一起是黑暗的時間。在這樣的安心下爆發了眼淚,大哭了起來。如果我的人生也像電影一樣是120分鐘的長度就好了,開始之時明亮,結束徐徐地變暗就好了。至今都無法忘記的那個電影是《Batman Begins》。我們之所以跌倒,是為了學習怎麼站起來,要把這個作為人生的座右銘銘記。因著這句如果沒有字幕,就無法了解的外語,薇朱第一次意識到了字幕這個東西。 試想如果看著沒有字幕的外國電影,雖然看得到聽得見,但需要去推測、猜想,像是斷了通訊隔岸觀火。而在這之中搭建橋樑的,是翻譯。那一天,薇朱的世界豁然開朗了,在電影中學到了世界,他們表達玩笑的方式、他們共有的陌生文化。大部分的語言是英文,聽多了不知不覺間就開始聽懂了。爬到曾經感謝的字幕也變得礙眼的等級去吧,想著我來做應該會做的更好,所以選擇了翻譯。故事中的語言反而更容易分析,比起實際人們間的對話要簡單的多。 當聽到薇朱是育幼院屆齡時,人們多數的反應是'抱歉',是為了什麼道歉的呢?我沒有家人這件事,為什麼讓他們感到抱歉?如果是為了他們莽撞的同情心感到抱歉,我願意接受,因為只有我有對我自己同情的權利。所以,擁有的越少就越要顯得厲害,越小就要越壯大身軀的活著,強迫和恐懼是讓薇朱行動起來的燃料。儘管如此,人們看著這樣的薇朱,也不以她的堂堂正正為貴,反而把這視為她的缺點。認為她名門大學出身、去海外旅行都是很奇怪的事,括號裡有著'就憑妳是孤兒'。乾脆老實說吧,因為不幸的出身沒有就可憐的過活這點,讓人看不順眼了。 '字幕—吳薇朱' 黑色螢幕上最後顯示出的這個頭銜,無法忘記第一次看到時,那漫布全身的顫慄。薇朱第一次開始忍受,因為有了想要守護的東西,低聲下氣、窩窩囊囊地,如果是小時候絕對無法想像的程度。也買了一支假的槍,防身用的話,一般情況下很難買到真的,但買假的很容易。選擇能輕易獲得的東西,她對這樣的人生並不感到陌生,愛也是如此,直到她遇到真正的之前。 溫暖又荒涼的奇善謙,他的存在本身就是罪,沒有理由地就幫人,毫無顧忌地就伸出手。不是我被吸引,反而像他吸引拉扯著我般的被迷惑。善謙發送的所有問號,對薇朱來說全部都是感嘆號。還以為期待和希望是我八字中早已遺落的,但卻總是對這個如命運般相遇的男人感到期待,讓人想去分析那些不明所以的話語,希望善謙說出的那些話中,沒有傷心的話。 薇朱突然覺得韓國語真的很奇怪,相遇的時候也是說安妞,分離的時候也是說安妞,那麼我們現在到底是相遇或是分別、開始或是結束呢。 / 徐丹雅(女,31歲)/ 經紀公司<DANN>代表 & <徐明集團>常務 雖然是徐明集團唯一的嫡統,但嫡統的辭典意義卻是如此 “女兒雖為嫡系,卻不得承上宗與家廟之重;兒子雖生於賤體,亦得受祭奠”,丹雅的人生正是如此。因為繼室那晚一年出生的兒子,在繼承人的序列中被擠了出去。從那天起,人類之愛就從丹雅的字典裡消失了。 也許不管丹雅什麼時候出生,結果都會是一樣的。全部都是父親的錯,也不是朝鮮時代的兩班,為了生兒子甚至還娶了兩個繼室。僅此一點便可稱為天生的博愛主義情聖,竟然可以公平的愛著三個女人,多麼充滿人類之愛的人啊。 和混著一半血液的兄弟們生活著,雖然明確區分你的、我的,但總是要我的比較多才會覺得心裡舒坦。人類的慾望就是這樣永無止境、重複著相同的錯誤嗎?雖然丹雅的慾望沒有盡頭,卻從不失誤。是為了完美而生的,必須要比出生更加完美才行。事實上也不是貪得無厭,如果你們沒出生的話,所有東西本來就都是我的,只是想要找回來罷了。 這樣的丹雅最初與最後的失誤,就是喜歡足球這件事。年幼的丹雅很難不去喜歡足球,在限定的時間裡,得分多的人就獲勝的遊戲,她沒有拒絕的能耐。那時仍會作夢的小學生丹雅,想成為足球選手,甚至也很有本事。工作繁忙的會長並不知情,直到那個同父異母的歐爸崽子一溜煙跑去告狀,在她提高防備之前,就挨了當頭一棒。至今還是飲恨沒能揍一頓那張躲在訓斥自己的爸爸身後,嘻嘻哈哈的臉。懷恨在心,必償此恨,總有天一定會全數回敬。 失去後才明白原來那就是夢想。踢球像話嗎,女孩子家就是要文靜乖巧、得小心才行,對事業有幫助的聯姻才是孝道。丹雅沒有行孝道的本事,假出櫃了 “我是同性戀,同性婚姻合法的話會考慮的”。從那天起,結婚的話題止住了,接著流放地的候補們登場了。那個傳說中財閥們的流放,沒想到還會輪到我啊。丹雅選擇了英國,牙一咬去把時尚學校的結業證書拿回來,為了這麼點理由。 把已經搞很好的事業搞得更好,不可能會脫穎而出,即使是一樣的空降部隊,也需要有跟其他不同職責競爭者間的區別之處。把奄奄一息的帶領到最高的位置,破格地去拉拔那個倒在地上的徐明時尚,並以此為跳板,成為最高經營者,是丹雅新的夢想。我沒有做不到的,只有沒去做的。 體育經紀公司是對丹雅未能實現的夢想的安慰。把跑得很好的奇善謙,培養成長得很帥的奇善謙,藉此引入世界第一的高爾夫球手,讓她直到隱退前都穿著徐明時尚的衣服就是附加的紅利。如果連這個都沒有的話,人生不就滾動的太無趣了。 但凡丹雅覺得有趣的事,就沒有對(正確)的。登上王座的階梯太漫長了,爬得越高,越容易用一句話或是用權勢碾壓他人。戰場上忽然襲來的寧靜,不過是乏味的代名詞罷了。每當這種時候,就會悵惘若失地望著窗外,如渴望窗外的人一般。 李映禾是窗外的存在。該承認的就得承認,先動情的是我這一方,雖然是為畫,而不是為人動情。映禾的畫裡有像是影子的東西,那讓我很滿意。越了解越發現是個像自己的畫一樣的男人,笑臉的背後分明經常有陰影存在。是因為這樣嗎?所以沒有的時間也都會抽出來,沒有犯錯卻感到抱歉,煩死了。為什麼要因為我很忙而感到抱歉?長這麼大還不曾這樣道歉著活著,也不知道到底要怎麼感到抱歉。最後一次道歉是什麼時候來著…七歲那時嗎? 嫌麻煩想趕他走,試著說了難聽的話又做了很壞的舉動。讓奇善謙失望、吳薇朱厭惡、徐泰雄哽咽的那些話,李映禾卻笑著接受了。狂妄地總是跟我討東西,也總是讓我就給出去了,那也都要抽出時間。總是跟我討我的心,拿心有什麼用,有形態嗎?有可用之地嗎?也不是能掏出來就給的東西,到底為什麼一直想要擁有啊。 不想去了解,因為好像又要失去後才會明白,這次又是為了什麼原因。那就是愛。 / 李映禾(男,24歲)/ 美術大學學生 從小就很討厭聽到天才這種話,不是因為謙虛,只是覺得聽起來像詛咒一樣。這是因為從小就對人有很大的關心,託了偉人傳、傳記辭典的福,而產生了厄運的心理陰影。從歷史上看,還是從某種角度看,傑出天才們大部分的人生,不都是在精神病中度過,或是在精神病院裡度過的嗎。阿道夫·沃爾夫利在精神病院畫了超過2萬多幅作品,並在那裡結束了生命。映禾喜歡的天才們的成長與末路,全部都是這樣的。不對!我是能被記載在偉人傳上那樣偉大的美術家嗎,偉人跟我的距離可是超級遠的。多虧很快的認清分寸,可以毫無負擔的從事美術了。維持距離是映禾永遠的課題,太遠看不清楚就沒法畫,太近的話視野又會全被遮擋住。 當然映禾也不是什麼天才,大學裡聚集了全國各地的天才,映禾在其中就是平凡的水準。平凡就是恰當,而恰如其分是多麼難的事,我早已知道,是令人滿意的大學生活了。像竹馬藝駿的口頭禪一樣,雖然映禾是個多情到有病的蠢蛋,但也絕不是會被人敲竹槓的那種蠢蛋。 是個很會為了得到便宜而裝乖的人,真正善良的人都是吃虧地活著。映禾即使只照他本來做的去做,便宜也都會自動滾進來。微笑成性,親切是習慣,像是盛夏裡,流的不是汗、而是魅力,氧氣一樣的前輩,成為美大裡的寶礦力水得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因為就光有那張嘴很多情,變成多情的垃圾也只是一瞬間的事。唉…所謂人氣男的生活啊。 不知道是因為這命中註定的名字,還是因為照著這名字走,映禾(Yong-hwa)很喜歡電影(Yong-hwa)。事實上,大部分的韓國人都喜歡電影。在這狹小的土地上,有幾部電影是千萬觀看的呢。因為喜歡畫畫,沒有計畫地拿著寫生簿上街就是日常。下雨的時候,就在小小的單房(公寓)裡,播著電影畫畫。就這樣,當數十本記錄(電影)場景的寫生簿堆積起來時,突然想反其道而行。我畫的畫如果能變成影像就好了,這樣想著的瞬間,雖然內心裡的前途產生了動搖,但不做純粹美術是對專業的脫離,也是不對的。只不過不是天才而已,並不是不想成為畫家,只因為正是很會作夢的年紀罷了。即便如此,還是隱藏地畫在了畫布深處,用顏料蓋住了。就像藏在帽子裡,蟒蛇吞象的那幅畫一樣。 就是在那時候遇見了某個女人,在奇怪的時刻笑的乖僻女人,第一次見時把畫弄糊了,第二次見就讓我替她作畫。一下就看穿了隱藏的畫作,還很中意那隻蟒蛇,那就是說很中意映禾的慾望。內心又再次動搖了,李映禾的慾望從那天起,變成了徐丹雅。所以畫得並不好,因為無論是什麼畫、怎麼藏,都會像是他的心被察覺一樣。 錢、年紀、事情都很多的女人,因為擁有的很多,謝絕要再多擁有什麼,只要給畫就足夠了,心意收起來吧。如果我能控制我的心,就是成為大人吧,對於血氣方剛的青春來說,這是完全不可能的點單。 必然是她要下來,或是我要上去,我們才能相見。有誰在、在做什麼事都不知道,那又高又貴的大樓頂端,獨自被留在那裡俯瞰著下方的徐丹雅,就像是被關在高塔裡,無法下來的長髮公主一樣。在那樣高處看的李映禾,別說要看清臉了,是比點還要小的東西。要維持距離的規則,老早就打破了。 比起現在,想要更近距離地看著,太過靠近,即使視野全部都被遮擋。 / 朴枚伊(女,35歲)/ 進口電影發行公司<五月>代表 本來名字是枚喜來著,是爸爸耳背呢,還是媽媽發音含糊,把枚喜聽成枚伊的爸爸,就用枚伊做出生申報了。有很長一段時間,媽媽喊著枚喜,爸爸喊著枚伊,反而身為當事者的枚伊,管你們要怎麼叫都無所謂。就像不管玫瑰叫玫瑰,其香氣也不會消失一樣。 枚伊相信實質上的東西,也怪天性就是太平灑脫,翻譯大學首席入學、翻譯研究院畢業後,走上了所謂的精英路線,但她拋開了飛黃騰達之路,轉而投入了電影翻譯。契機很單純,電影很有趣,電影節也超級有趣。第一次見到薇朱,是在釜山。逃了課跑到釜山國際電影節玩,在同個民宿裡分著床位,就是緣分的開始。了解後才知道,看似遙遠的大學後輩,其實是系上直屬後輩,那時的薇朱21歲。 世界上沒有壞的薇朱,這是薇朱的飼主,朴枚伊的主張。粗魯又笨拙,同時可愛又純真的薇朱,有時就像狗一樣。毫不猶豫地立起趾甲攻擊傲慢的事物,枚伊從那時起就自稱為飼主(犬主),真是讓人擔心啊。遇到好人的話,就會像是從小溪流裡飛騰而出的龍(戰勝逆境);遇到壞人的話,就好像會在某個胡同裡賣毒品賣到滿身是傷。不是最好就是最壞,沒有中間值的薇朱實際上沒有的東西挺多的,20年來沒遇過一個好的大人。唉… 上當了,沒辦法了,至少我也要成為對薇朱來說好的大人,這樣下定了決心。就這樣,以前輩的身份、同居人的身份一起度過了十年。 以前比起現在來得好奇心強,也更活躍,但最近做什麼都心浮氣躁。年輕時看著年長的前輩只覺得他們很灑脫。到了這個年紀才知道,只是做什麼都覺得無趣,都已經做過了、味道都嚐遍了,曾經毫無顧忌傾瀉的能量早就都消耗殆盡了。 在走入人生的倦怠期之時,投身的翻譯界爆發了不光彩的事情,就這樣把翻譯拋之腦後,設立了進口電影發行公司。因爲是主要進口獨立電影或藝術電影的小公司,經常需要出差。明明夢想是做一輩子月薪族的,怎麼就當上代表了,代表也是喜歡月薪的… 這在當上代表前是不知道的。這很憂鬱嗎?精神健康的枚伊馬上去掛了精神科。抗憂鬱藥能幫助要幫助自己的人,而枚伊想好好地幫助自己。既然如此,就要開朗、健康地。 / 鄭智賢(男,30代初)/ 丹雅秘書室長 與生硬的外表不同,他是那種嚮往正直、懂得善待弱者、很人性化的人。雖然第一次見的人們會把他當作不折不扣的流氓,但別看這樣,可是法律大學出生的。 和徐明集團的緣分,是從當了被流放到美國的泰雄的家教老師開始。丹雅從那時起就關注著智賢,剛結束司法研修院,就把他挖角過來了。比起法服,西裝會更適合你的,丹雅需要聰明的自己人,智賢也覺得法官和檢察官沒什麼意思。 是交代的事情會盡全力達成,沒有交代的事也會用心去做的善良男人。 / 金禹植(男,20歲)/ 短跑 田徑 國家代表 幼失雙親,由奶奶一手扶養長大。與年紀不相符的非常迷信,但比起說是迷信,不如說是浸透在人生之中,被當作是小大人。生活能力強的奶奶,即使是便宜的衣服,也會洗得乾乾淨淨讓他穿上,盡最大努力使禹植成長得開朗又樂觀。禹植也如奶奶的教養,像被尺子量過一般,善良又誠實。雖然學習(成績)並不好,但腦袋很靈光;雖然手很遲鈍,但腳卻跑得很快。禹植理所當然地選擇了田徑,也因為這是沒有錢也能做的運動。看了善謙的比賽後一見鍾情,朝著奇善謙這個目標一路跑來,成為了國家代表。在善謙隱退前,一起在同個比賽跑接力,是禹植的心願。不論成績、沒有競爭,就只是以奇善謙和金禹植(的身份)。 有這麼一句話“寬恕是最大的報復”,那好像是因為,無力的人們,除了寬恕之外,束手無策。從體校開始,因著威嚇,就受到了無數的暴力和虐待,你說這是最大的報復?毫無例外被前輩們暴揍的日子,只是粗粗地在袖子上擦了擦鼻血。禹植相信的那些迷信,在現實的面前,什麼忙都幫不上。給予禹植實質上幫助的,是善謙。寬恕是被害人的權利,不想的話可以不用去原諒,是唯一對他說了這些話的人。禹植如何能不憧憬他呢。 / 權英日(男,29歲)/ 短跑 田徑 國家代表 韓國短跑新紀錄保持者,是韓國最厲害的短跑選手。獲得田徑迷絕對性支持,名符其實韓國排名第一的選手。是個只知道自己的自戀狂,唯一讓他關心的,就只有善謙,雖然是帶點妒忌性質。一有空就去招惹奇善謙這個萬年2等,說些沒出息的話。明明我才是真正的第一名,怎麼每次都有種輸給奇善謙的感覺。 即使如此,身為善謙長久的同僚、身為體育人,是個為善謙前路應援的朋友。 / 奇銀妃(女,30歲)/ 善謙的姐姐 / 高爾夫球職業選手 不知道要怎麼當個平凡人,因為從未平凡地活過。世界排名第一的高爾夫球女帝,光是這個頭銜,不論膚色,就受到了很多追求。都不知道陷入愛河的銀妃會是怎麼樣的、也不管她是不是塊頭很大或是性格剛不剛直,毫無例外。不是高爾夫球女帝,而是戀人奇銀妃是個多麼可怕的人,等到了解後為時已晚,就死了心吧。一旦咬上,直到厭倦為止,是不會放開的。除非走到地球盡頭,否則無處可逃。 當然也是有例外的,如果對方的愛熄滅的話,會毫無留戀的放手。離別總是比愛情還容易讀懂,家人也是如此。因為海外遠征,與家人一起度過的時間,一生中可能都不及一年,相遇的瞬間總是在離別。想到獨自待在大房子裡的善謙,就感到很難過(依戀),我可憐的弟弟啊。喜歡排名的父親,一退步就會拿來比較;喜歡喧擾的媒體;經常地鞭打他。我弟弟善謙啊,以我的弟弟出生就是罪的善謙啊。 雖然努力是當然的,但銀妃更多是與生俱來的。距離感比別人掌握的要好,力氣調節也很出眾。聽說第一名就只剩要往下墜落的事了,銀妃卻不懂得如何墜落。但如果沒有本事的話,就不知道了。想到這些,就看向了善謙,恩… 沒有的話,那就都是壓力吧。 現在連第一名都厭倦了,好無聊,想著要不要乾脆就退役休息,但心愛的弟弟小子卻闖了大禍。能怎麼辦呢,我弟弟就是這麼想做這件事。作為姐姐的道義,再給他當幾年的盾牌也不會死,再一下子吧,得為他待在第一名的位置了。 / 陸智宇(女,50代後半)/ 善謙母親 / 演員 被稱作國民初戀的頂級演員,2000年有秀智的話,1980年就是陸智宇。剛出道的時候,因為姓氏太顯擺,在公司的方針下,把'陸'摘掉,只以'智宇'進行活動。之後在電影海報上看到了名字的智宇,固執地大鬧了一場。直到現在,作為'女性'演員,以強勢的全名活動中。 雖然是被稱作坎城電影節女王的完美演員,但為了追求工作,別說是優秀的媽媽了,是連媽媽的媽字都離得很遠的天生演員。 / 高睿駿(男,23歲)/ 大學生 哥林多前書第十章13節 “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 睿駿就原原本本地把哥林多前書第十章撕碎了,真他媽的鬼扯。 為耶(Ye)蘇而準(jun)備的人,是睿駿(Ye-jun)名字的意義。這是多麼侵害宗教自由的名字啊,不如說是因為漂亮(Ye-bbo)才叫睿駿,還沒那麼羞恥。給取名的外祖父是牧師,在虔誠到狠毒的基督教家庭裡出生,可以說是從媽媽肚子裡還在細胞分裂時就開始上教堂。與映禾的相遇也是從教會幼兒園部開始,誰能想到這緣分會一直延續到了大學。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的時間,轉瞬就過了20年。 覺得自己算是什麼也不缺的長大了,媽媽離了婚,連著爸爸的份一起把兄妹拉拔長大,掙的錢也多到不像話。睿駿只要照著本來做的去做,考上著名自私高(自律形私立高等學校)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沒有意外的話,成爲首爾大學出身的高年薪者,就是他的八字。只要在考試前夕那天,李映禾沒說他要移民的話。那天睿駿醒悟了,之所以沒有覺得不足,是因爲有映禾填補了心中的巨大窟窿。不曾想像過沒有李映禾的人生就是敗因,平坦的人生計劃表裡,存在著李映禾這個括號。對於映禾一輩子都會在這件事,沒有感到奇怪,但這其實是很奇怪的。目擊到自己感情本質(正體)的那天,睿駿的世界坍塌了。 不幸中的大幸是李映禾不移民了,不幸的是睿駿沒考上自私高。在考試時從來沒有寫下錯誤答案的聰明腦袋、端正的面孔,全部都是媽媽給的東西中的一部分。媽媽總說慶幸長得像自己呢,甚至喜歡男生這一點,如果也說是因為像媽媽,也會感到慶幸嗎?被遠處救護車聲音驚醒的日子變多了,想著那個被載走的人會不會是我呢。睿駿的正體性(identity)無論怎麼寫都是誤答,無法不栽在考試裡。 認真的上教會、熱切地祈禱、如祈求般哭了出來。越是如此,越是瞭解到存在的本身被否定。天父啊,不是說不會讓我們承受超出我們能忍受的試驗?不是說會另開一條路讓我們得以忍受?當然是得不到回應的,睿駿的祈禱不知從何時起,全部消了音。想要跟世界說出我到底是誰,即使會變成無人哀悼的人生。 擁有韓國國籍的男性,成年後就有了避風港,軍隊。跟映禾被同個大學錄取的睿駿,在這份感情溢出之前,正在只等著可以逃往軍隊的那天。 / 東慶(女,43歲)/ 經紀公司<DANN>理事兼經紀人 直覺好,能力更好。天生有很會看人的眼睛,能成的人、不能成的人,都能像個算命的一樣看出來,唯獨選了一個不成器的老公。雖然是狡辯,但那是因為太年輕才被愛情矇蔽了。不幸中的大幸,及早認清了這件事,離了婚。 媽妳後悔懷上我嗎?兒子睿駿曾這麼問過,東慶卻回答不出來。21歲剛懷上睿駿的時候,丟下奶嘴,繼續學業甚至唸完了碩士,這就是答案。像是被發現了後悔的瞬間,為了把那種負罪感置換成母愛,她很努力了。平日是職業女性,週六是露營族,週日則是午後禮拜時一絲不苟的執事,在百忙之中還要愛著孩子們的媽媽。東慶太忙了卻不知道,她正忽視了最重要的東西。 / 高睿燦(女,19歲)/ 高中生 世界上最可憐的存在,高三。是被世上最忙碌的媽媽、世上最糟糕的壞蛋哥哥愛著的家中老么兼吉祥物… 應該吧。 現在的願望是高中畢業後順利升上大學,正在作著大韓民國高三生,在當前狀況下能夠實現的最遠大夢想。只要不被媽媽發現我瞞著她偷偷搞運動的話,只要能平安無事地進入體大的話。 / 徐泰雄(男,25歲)/ 男團<AtoZ>成員 還以為鵝毛大雪是只會在童話裡出現的,在LA度過了一輩子,回到了正在嚴冬中的韓國,是一個非常寒冷、下很多雪的國家。歸國的泰雄,正是留下了這樣的印象。 大家都很熟悉的那個名字,徐泰雄。但如果想像的是漫畫中那個男人就失算了,別說是籃球,連靠近運動都不行。因為先天性心臟不好,從保溫箱開始的幼年時期,全部都是在醫院裡度過的。雖然有著病弱美少年的故事線,但脾氣卻超級惹人嫌。是因為從出生開始,也不知道何時會死,就這樣撐過每一天。今天會不疼些、明天會好轉些,持續被這些乞丐般的希望把玩在手心裡所造成的結果。 存在本身就是謠言。對這個365天中有360天生活在醫院裡的青少年,卻沒有任何來探視的家人,就隨便你們去貧嘴造謠吧,被財閥家族拋棄的私生子、有名女演員的私生子、有著強大後盾的私生子等等。傳聞與真相也相距不遠,因為是比起私生子再高一階的存在,庶子。 多虧了比起上學更常上醫院,以未完全社會化、接近野蠻人的狀態回到韓國時,那時泰雄18歲。在徹底的冷漠(無關心)中,泰雄荒廢了。家裡需要我,對我的期望就只是'活著就好'。如此一來,才能把我用在守護那些父親、半血緣的哥哥姐姐所搭建的東西之上。實在是太孤獨了,好像要浸在倒滿價值1億韓元的Dom Pérignon(香檳王)的浴缸裡哭泣才行。到底是在期待什麼呢,明明韓國跟美國沒什麼兩樣。 在直系裡,因為是庶子而被藐視;在旁系裡,被當作透明人,除了同父異母的姐姐丹雅之外。 丹雅至少是討厭泰雄的,甚至是討厭到了執意要找去美國探病的程度。那真讓人開心。了解到如果要吸引丹雅的關心,就要做她討厭的事情,做著那些事情就變成了人生的樂趣。人們應該會說我長歪了,又孤僻又別扭、變態、受虐狂、臭狗屎、無賴混球。但我也沒期望要得到愛啊,只是想至少得到關心罷了。那種渴望讓他把目光轉向了愛豆。 不要無視作爲眾所公認的小兒病房愛豆而活的10年經歷,愛豆是沒有畢業證書也能擁有的職業中最沒有偏見的。成為<AtoZ>大哥的泰雄, (明明什麼都不會) 以堂堂正正的態度和毫不隱忍的性格,保有著大量的個人飯,雖然說到底其實都是顏飯,但這就夠了,畢竟也不是為了音樂才當愛豆的。被愛的感覺,還以為那樣就足夠,不過是因為忘了與絕望為摯友這件事。 在社交界泰雄就是佛地魔,只有親信才知道他的存在,也不會隨便就說出口。喜歡愛豆徐泰雄的人遍佈全世界,認識人類徐泰雄的人之中,卻沒有任何一個是喜歡他的。全世界數十個語言向著泰雄傾訴愛意,內心的一個角落,卻是無止盡的空虛。 / 路西恩(男,24歲)/ 男團<AtoZ>隊長 第三代華僑,是多國籍男團AtoZ精神上的大哥,因為真的大哥泰雄除了漂亮什麼也不會做。暱稱是'路',本來是在地下活動小有名氣的rapper,後來成為了愛豆,因為這樣,一不小心就會被嘻哈界攻擊。跟從美國來的泰雄在一起的話,彼此說英文更方便些。在團體裡擔任照顧泰雄不聽勸阻、目中無人的角色,以從容又紳士的形象受到粉絲喜愛的男人。 / 奇政道(男,50代後半)/ 善謙父親 / 4連任國會議員 運動選手出身的政治人。因爲釣到了全盛期時期,曾經是國民初戀的演員陸智宇,當時以國民小偷而聞名。成了名的他,像等待已久一般拋出了政治出師表,到婆家當上門女婿也是爲了選舉資金。 在選舉季節組建一個市民能認得的家庭,是政道長久以來的計畫。智宇是作爲男人的獎盃 ,而作為國家代表姐弟的父親,可以獲得國民情操。善謙家變成櫥窗式家庭,全都是政道的意志造成的。所謂家人,就是需要時才聚在一起,拍一張和睦的照片就夠。一個已經很難了,還培育出兩個代表大韓民國的選手,是多麼的了不起啊。他認為父愛就是本能,還以為自己為孩子們做的是真正的愛,卻不知道不被需要的愛,對接受的人來說,可能成為暴力。 從來沒有不是既得利益者的時候,甚至在這之中,自居上位者而自豪地活著,也不曾懷疑自己能爬得更上去、更高。大部分的Z政治人都是這樣,最終目標就是出馬(總統)大選,既然要出馬,想當選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曾經很聽話的象棋棋子善謙,卻總是不聽話了,正在摩拳擦掌地想著要怎麼挫挫他。 / 金玄鎮(男,40代初)/ 奇政道議員輔佐官 還有能如'天上輔佐官'一樣,給玄鎮設下界線的形容嗎。但大家都異口同聲地稱他為'掌握了包括奇議員個人在內一家全部'的得力的輔佐官。因爲機械化到讓人懷疑心臟是不是金屬素材的程度,感覺不到像良心、溫暖般的東西。 / 徐明敏(男,31歲)/ <徐明集團>專務 比丹雅晚10個月出生,既是徐明集團的長男,也是庶子。因爲本來就狹隘又柔弱,雖然爲了不被擠出繼承人序列而掙扎,但正處於與丹雅翻來覆去的處境之中。 明明本人也是庶子,但因為親生母親上了戶口,就對相對的(?)庶子泰雄鄙視和厭惡,泰雄是抒解對丹雅的自卑感的沙袋。雖然是常春藤盟校出身,但比起頭腦,更傾向用胸腔思考行事,往往利大於弊。經手的事業不是大成就是大敗,沒有中間值的類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01.12.90.1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KoreaDrama/M.1620142201.A.317.html
1周前
推!我喜歡冰冷的安慰XD
05/04 23:38, 1F

1周前
Run on的文字都是寶藏啊 好喜歡
05/04 23:53, 2F

1周前
挖喔!!!!大家最近都好拼!
05/04 23:57, 3F

1周前
好喜歡薇朱的最後那段「薇朱突然覺得韓國語真的很奇
05/04 23:58, 4F

1周前
怪,相遇的時候也是說安妞,分離的時候也是說安妞,
05/04 23:59, 5F

1周前
那麼我們現在到底是相遇或是分別、開始或是結束呢。
05/04 23:59, 6F

1周前
(真的完全深有同感!!)
05/04 23:59, 7F

1周前
善謙那個「又不是熱的冰咖啡」也好善謙哈哈哈
05/05 00:00, 8F

1周前
超精采耶,感謝分享,在善謙那邊有點看哭了。好多設定細節,
05/05 00:19, 9F

1周前
真的是個很認真的編劇~~
05/05 00:19, 10F

1周前
哇喔,朴編寫好多喔XD 感謝翻譯與分享,先推一個再來細讀
05/05 01:10, 11F

1周前
還有那個run on的木刻版好美啊,好適合裱框掛在牆上
05/05 01:11, 12F

1周前
話說韓文的安妞也是我一直覺得很有趣的一個詞,既是結束又
05/05 01:12, 13F

1周前
是開始,好似日落日出一樣,結束不是真的結束,只是會迎來
05/05 01:14, 14F

1周前
另一幅新的景色。
05/05 01:14, 15F

1周前
推~感謝翻譯。編劇的設定有好多細節~看著看著又想起了
05/05 01:20, 16F

1周前
很多畫面。找時間再來仔細閱讀~編劇文字內容好多啊XD
05/05 01:21, 17F

1周前
安妞和ciao也是這樣 一開始完全不能理解
05/05 06:04, 18F

1周前
我覺得安妞那段很Run On,奇怪地讓人共鳴XD
05/05 10:33, 19F

1周前
感謝翻譯,超好看的,好開心~
05/05 10:46, 20F

1周前
天啊!!!太太太太感謝翻譯了!!朴編完全細節控啊,
05/05 12:42, 21F

1周前
這個人設詳細度可以寫小說了。善謙薇朱的設定好仔細好
05/05 12:42, 22F

1周前
好看,也很慶幸我對劇中人物的解讀與編劇原意接近,還
05/05 12:42, 23F

1周前
有好多戲裡無法拍出的細節。看著看著又想三刷run on了
05/05 12:42, 24F

1周前
推企劃意圖「安慰一定得是溫暖又熱烈的嗎?愛一定得是
05/05 12:45, 25F

1周前
炙熱的嗎?」朴編的提問完全打進我心裡... 這就是為什
05/05 12:45, 26F

1周前
麼run on在一片大悲大喜大好大壞的戲劇中顯得如此特別
05/05 12:45, 27F

1周前
、如此觸動人心的原因吧。
05/05 12:45, 28F

1周前
推推是懂沒什雜的x大!!! 推翻譯 大家最近都很認真XD
05/05 12:59, 29F

1周前
謝謝x大這篇 當初live文我人物介紹只有打主角...
05/05 13:00, 30F

1周前
朴編如果願意出完整劇本就好了 但還是他補充這麼多
05/05 13:00, 31F

1周前
*神
05/05 13:04, 32F

1周前
先推詳細翻譯!
05/05 13:06, 33F

1周前
先推翻譯!善謙跟薇朱那段看著看著熱淚盈眶啊,覺得可
05/05 13:37, 34F

1周前
以再刷一遍劇了!其他角色的企劃也很用心,會細細品味
05/05 13:37, 35F

1周前
的!
05/05 13:37, 36F

1周前
全部看完了!謝謝翻譯!薇朱也是翻譯耶!也推安妞。原
05/05 14:16, 37F

1周前
來是新人編劇嗎?為他應援
05/05 14:16, 38F

1周前
感謝翻譯!! 期待朴編下個作品!
05/05 14:23, 39F

1周前
謝謝k大當初的live文 幸福的追劇時光~
05/05 14:56, 40F

1周前
推翻譯!!
05/05 16:13, 41F

1周前
很喜歡這部劇 每個角色互動都很可愛也很療癒
05/05 20:10, 42F

1周前
感謝翻譯
05/05 21:30, 43F

1周前
感謝翻譯!推RUN ON!!
05/05 22:50, 44F

1周前
推翻譯分享,這部戲真的太美好,議題深刻卻能娓娓道來,
05/05 23:02, 45F

1周前
而且還有非常有趣的片段穿插,台詞語氣都很獨特。然後原
05/05 23:02, 46F

1周前
本是衝著時完來看,但也被其他三人圈粉了,尤其是秀英
05/05 23:02, 47F

1周前
推這部 今年目前最愛的韓劇
05/06 20:26, 48F

1周前
越看越喜歡薇朱的人物設定 堅強又很有自己的原則
05/07 02:21, 49F

1周前
看薇朱的介紹看到哭了,真的是很勇敢的成長了
05/08 11:11, 50F

1周前
禹植也覺得感動
05/08 11:11, 51F

1周前
感謝翻譯~
05/08 11:11, 52F

1周前
人生就是B跟D之間的C,Birth與Death之間的Choice。
05/08 11:13, 53F

1周前
再推一次冷冰冰的安慰,就是最打中我的部分
05/08 11:14, 54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