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 碧血玄黃13、14 三沸之間,干戈已至

看板Palmar_Drama (布袋戲劇)作者 (醒/夢,亦在人間。)時間2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25(25042)
留言67則, 21人參與, 2月前最新討論串1/1
看完最新的兩集,真的有越來越期待這系列的雀躍感。 特別喜歡這一部,包含前面的兵烽決的,還是對於角色刻畫的細緻度。 像是神道師的"戀物癖",或說只信任道具,而賦八落卻是個"例外"。 瞳朦公主在出招時,丟出她不愛吃的蔬果,拜月老時則拿出很多糖果來求一個"聖筊",後來怎麼求都求不到的失落與將糖果收回的孩子氣。 戾禍隨時在"展現身姿"的睥睨萬物、遊戲人間姿態,還不忘用鱷魚的習性,來教育瞳朦要當個有耐心的"獵食者"。 十二爵與原無鄉的身分對調,與公主相處時也有微妙不同的風格,十二爵應該是比較害羞,甚至拘謹到讓公主以為自己被討厭了。而原十二則是扮演諄諄善誘的溫暖大哥哥,瞳朦現在感覺就是喜歡十二爵的外貌,以及原無鄉對她的友好與"開導"(部分覺得似乎有道理而遵循,部分會因此不開心甚至想分道揚鑣w) 而看到目前,在十三、十四集裡面,印象最深也最喜歡而重刷了數次的橋段,就是在第十三集的重頭戲,道樞解天籟與月無缺的三沸之約。本想說是單純的文戲,探究善惡與隨之而生的灰色地帶。茶香縈繞的雅緻場景,解天籟氣定神閒的烹茶與倒茶動作,也讓人沉浸於暗藏玄機的對談之外,同時亦欣賞了精緻的操偶技巧。 以下,為了防雷先空一大段 >>>>>>>>>>>>>>>>>>>>>>>>>>>>>>>> 更驚喜的還是,這不只是單純的文戲,除了充分展現出剛正式登場的新角色,其對品茶的美學而側寫出其不俗的氣場。在分別站在對立面的月無缺,與曾經是正道的一方(道門法宗),如今卻與"為惡者"站在同一陣線,這樣的解天籟自是讓也曾身處道門高位的月無缺,既不解又想了解他為何會變得如此。 這樣亦正亦邪或說正邪難辨的角色,加上他提出在煮茶的三沸之間,論辯三個題目,若三沸已至仍無法說服眼前人,戾禍或其所作所為,並不是如月無缺所言所見,是必須除之而後快的"惡"。若三沸之至,而月無缺仍執意要索討戾禍的命(他目前是只剩由解天籟為他保住的一縷元神),那他自是不推辭。 巧妙的是,在這場引發觀者隨之思考的對戲裡,編劇也並未透過角色,直接給出或肯定,或暗示性過高而近乎浮現的"正解"。說起來那像是讓人會不知不覺一邊探究,一邊又陷入某種似懂非懂,卻也不感覺枯燥的,關於這兩位對談中的角色,雙方各自抱持的價值觀之間的釐清與拉鋸。 不只是簡單的文戲,還顯現在隨著談話,泡茶的開水沸了又暫時平息,稍稍冷卻而後又隨著火焰的加溫,從平靜無波再次默默沸騰,甚至月無缺還往茶爐點火,將解天籟用以比喻的"星星之火",催動為足以"燎原"的熊熊火焰。 相對於以烹茶、談話來取代干戈相向,玄牝之門之外的世界就遠遠不是如此"平靜"。解天籟不只是要透過這場"談判"來試探月無缺的立場與底限,更重要的還有實質上的戰略考量,彷彿早已算準一切事態的進展,當月無缺提起靖玄島時,道樞終於透過一個動作,對月無缺"攤牌"。 這也讓本想運用這場談話,既是了解"道樞"的意向,又爭取將戾禍徹底殲滅的機會,方留在此共論"善惡"的他,卻反而踏入那本意在拖住對手腳步、影響其判斷的一個"局"。等到道樞的"善意提醒"時,看到置放在茶爐裡的玄晶,月無缺才驚覺靖玄島已落入其算計,而為此匆匆離去的他,也正好錯過了第三沸所烹出的"好茶"。 為此而感嘆的道樞,予人某種想讓拘泥於非黑即白的善惡觀的世人,理解他從戾禍那邊所領悟到的,超脫於世俗之善惡而近乎於純粹的"平等",感覺目前設計出一位代表道界法宗的高人,卻是如此認同或說能同理也接受了,一位看起來就是無情無淚,卻處處留情(與多元族群共同創造下一代w)的反派,至少兩人看來並非單純的利益交換,還像是見證了彼此的"生命"或"生存境界"的摯友。 如此的安排讓這些正道與反派勢力,連同處在中間不一定是正派或反派的角色們,其性格與處世之道,一時間都隨之立體了幾分。在那場戲裡,並未給出正確的"解答",而是在言談間拋出問題,一來一往之間,彼此的立場也逐漸清晰,卻又在各自出發的角度不同之下,該如何去做與釐清對手的"下一步",甚至潛藏在行為背後的"動機",如此的正邪與善惡的思辨與難辨,有時竟讓觀者如置身於五里迷霧般,既受到好奇心驅使而想看清楚霧中奇景,又深知終究難以看透,而想乾脆走出那場突來而至,卻又彷彿有機可循的霧。 接下來,也是稍微就各條線做些劇情整理,同時簡單寫寫個人的觀後心得: 01. 神道師線:神秘的覆面人,隳天浮屠潛藏的"秘密" 神道師這條線,看到現在真的是越來越有意思。透過戲須臾詢問她的主人,為何會對小八如此特別,還有小八其實也蠻關心戲須臾,或說覺得須臾很有趣,而時不時會"逗弄"一下,有些時候兩人的對話就帶來莫名的喜感。 感覺這幾人(也有機器人w)就像個蠻溫馨的小家庭,卻又因神道師的"失憶",賦八落來去無定的神祕行跡(甚至道即墨還找剛復原的名城一起跟蹤這位"好友"),以神道師莫名離去的情人"紘"的形貌製作而成的機器人戲須臾,對道具的迷戀、對故人的思念、神秘的好友與那段失落的回憶,都讓他們的互動增添幾許耐人尋味的懸疑色彩。 神道師為了借用前往隳天浮屠所需的"材料",剛巧在靖玄島遭難時來到,那張被當成交通工具的躺椅"神逸飄邈",順勢成為支撐住整座島嶼的"救星"。而修復動力之源,同時順利借到所需之物的神道師,用此感應皈靈杵的意識,終於探測到浮屠的所在位置。 當他正準備進入查探時,一位似是早在那一帶埋伏的神祕覆面人,突然出現只為阻擋他踏入那座,顯然與其失去的那段記憶密切相關的高塔。覆面人也在行動間引起神道師的懷疑,他對其的道具貌似瞭若指掌,都能準確掌握道具的弱點而各個擊破。在一來一往之間,兩人的所在地也遭到置換,於是神道師再次失去前往隳天浮屠的機會。 覆面人很明顯是在力阻神道師踏入那座塔,這也讓他更確信塔中必定藏有關鍵的"秘密",且覆面人的身分也引起神道師對其密友"賦"的懷疑。這使他一回到晝夜尋幽,看到剛巧來訪的賦八落時,對這位訪客難掩因心煩而不友好的語氣。靈敏的賦八洛也察覺他的態度有異,就順勢與其道別,然而隨著神道師不放棄追尋皈靈杵裡的記憶,兩人之間的"秘密"似乎再也瞞不住。 當神道師再次前往隳天浮屠,這次他的主要目標卻不再是那座高塔,而是要先確認"覆面人"的真實身分。果不其然,他的推測與憂心,在與戲須臾合作而擒下,一再阻止其一探塔裡的秘密的覆面人之際,因救命之恩而奠定的珍貴友情,首次面臨了最現實的考驗。 目前,隳天浮屠這座神秘高塔牽涉了各方勢力,可以改造誤入高塔的尋常百姓,潛藏了想來正是"製造者"或"設計者"的神道師的過去,原無鄉不知是生是死的親人也與這座塔有關,還有帝隳透過塔裡的魔氣,重新孕育而讓地獄鳥之力再度成形,更成為他對付梵宇、滅佛的一大籌碼。 賦八落隱藏的身分與背後的目的,連同其與神道師和隳魔眾的關係令人格外好奇,而塔裡還有一道看起來頗為詭譎的身影,看那模樣應該是隳魔那一方的人,但也可能是被改造的某個"人類"。目前看來,透過名城劫火的例子,被塔改造的人類仍是有機會"復原"的,這樣就會期待目前檯面上的隳魔,是否也會有部分是失去了某段關鍵"記憶",在不知道自己是誰、何去何從的情形下,投靠了帝隳或戾禍的陣營,而之後若有機會恢復原先的"身分"或找回記憶,感覺又會帶來十分精采的轉折點。 02. 佛門線:問題寶寶問菩提、盡責的傳燈上師、劍默言與佛劍的"師徒情"、感覺又快被滅的"滅度梵宇"、面臨"危機"的佛劍 覺得這週的"佛門線"還蠻多"溫馨"的點的,從宗佛特地到靜簷幽居找問菩提,希望能說服他與傳燈上師回到梵宇,為了減輕其顧慮,還特別為重生的"因果之子",前往儒道兩家的法宗,尋求他們的諒解與不追究前塵往事。更肯定了問菩提對梵宇與眾多僧人的貢獻,想必這也讓因不想給梵宇帶來困擾,而選擇默默出力的他,感受到來自於領導者真摯的支持與鼓勵吧! 關於傳燈上師為何隨問菩提離開梵宇,還有兩人在梵宇時的相處,第十三集裡也有很有趣又"傳神"的描寫。原來靜如禪身為問菩提的經師,已將助他"領悟"佛法,當成自己畢生的"責任"。也許靜如禪是看到了,身為"聖虔者"的問菩提,對於佛法終究抱持著無窮的求知慾,而選擇相伴左右助他點亮心中的那盞求知的燈。 問菩提,人如其名,在傳燈上師的回憶裡,是不斷發問甚至已到"為問而問"的"抬槓"境界的問題寶寶。問題多多且不易被說服的因果之子,甚至讓當時的靜如禪,必須頻頻"下課",以整頓思緒好在回應上有所喘息。甚至還因此被"氣到",激動地在山壁上留下一道掌印。善於"追根究柢"的問菩提,還把那道傳燈上師不承認的掌印,悄悄拓印而保存至今,巧手製作出一雙手套,在兩人的"紀念日"送給靜如禪,而證實了那樁延遲到"下一世"才終於解開的"懸案"。 這樣的學生與老師,也是很微妙的緣分吧!特別是在問菩提犯下屠殺皇隳一脈的皈者,付出了前一世的生命為代價,卻又神奇地在聖菩提的孕育下重生,傳燈上師不惜離開梵宇,而隨著這位看似在悟道的路上迷了路的"學生",長居於微塵峰拈花惹草,有時也聽聽他對各項人事物的見解,或許這樣無條件的支持與陪伴,也讓仍置身因果之間,卻相對前世而更為沉澱、抽離的他,得以運用嶄新的視野重新走一回"悟道"的路。 佛劍與劍默言的"師徒情",也透過身為“徒弟”的劍默言,誠心地來到佛劍面前,向他尋求指導而得以再續。 雖然佛劍並未正式收這位連配劍都是佛牒造型的"迷弟"為徒,劍默言也不再口口聲聲喚其"師尊",從兩人出場的互動,就能看出這不愧是一對"有實無名"的師徒。劍默言會在心存疑惑時,客氣地前來請教佛劍,專注地體會他的話中真諦,佛劍也感念兩人的"緣",總是在心有餘力時,不吝給予他所需的指點,卻也因未正式收其為徒,而保留更多讓他自己體會或下決定的自由空間。 或許,佛劍就算正式收劍默言或任何人為徒弟,也會繼續保持這樣"適時引導、任其發展"的傳授方式,畢竟他強調的是"緣",這樣的他感覺是抱持一份關懷與珍惜的心意,用堅定卻不勉強人的方式來訓練,或指導與他有緣而前來"求教"的後輩。蠻欣賞這樣的性格呈現,同時也讓這對"師徒"的互動與對彼此的影響,多了些許可供探詢的深度,而像劍默言這樣的"成長型"角色,在佛劍的薰陶之下會有那些啟發與改變,同是令人格外期待。 在離開梵宇前往微塵峰找師弟之前,佛劍使用"梵渡蓮印",讓劍默言可以在意識境與他的神識過招,同時也能在成功"出關"後,接收他為其留下的真元。問菩提察覺其師兄使用了會耗損己身的指導方式,又經過一番關切與詢問,在對話之間也揭開佛劍的功力為何能短時間內,快速恢復甚至更勝以往。 原來是佛劍強催"修羅禁法",而今功體已趨於極限,在問菩提的一道掌氣試探之下,佛劍無力抵擋而吐了血。而這一段也能看出編劇的用心,這也顯示出這部戲的細緻度,對於佛劍功力的提升有了很完整的解釋,不至於不明不白就變強回歸。而也私心希望,之後能走一條問菩提協助佛劍恢復功體的支線,感覺這樣也可以多看到這對師兄弟的溫馨互動(笑) 目前的佛門線,連同在微塵峰卻心繫梵宇與佛劍的問菩提,看著看著實在很喜歡這條線裡面的人事物,甚至幾度讓自己想起"九天玄尊"的宗佛,也讓自己覺得他像個"慈藹"的長者。但第十四集的尾聲,感覺暗中蟄伏已久的帝隳,透過貌似已淪為棄子(可憐的龍慈QQ)的帝子,將帶給擁有聖菩提樹,而在清氣籠罩下,人人心中長存善念的梵宇重重一擊。 就算“佛化”的魔者,對發生在此地的一切,多多少少仍保有質疑,但在保持本心與平和態度的前提,在梵宇裡,"背景"都不簡單的皈者們仍能共存共榮。這樣表面上一片和諧,人人專注於修身養性、鑽研佛法的滅度梵宇,眼睜睜要在隳魔帝子體內的"定位系統"作祟之下,加入一絲地獄鳥陰氣的隳魔令,將引導地獄鳥之力往梵宇重擊而來,讓一派和睦的梵宇成為"重災區",甚至可能誰也難以自那場災難中"倖存"下來。 其實,本來還會推想"渡化"隳魔這件事,是否真的是暗藏陰謀?但現在看到被當成滅佛的"祭品"的帝子,又會讓自己想到,不管渡世三昧是否真的是梵宇與帝隳的"牒對牒",至少現在看來,被佛化的"帝子"還保有質疑自己如今的"善",真的就是"善"嗎?這樣因本性與質疑尚未被"洗掉",而保有疑問與省思的空間,至於他的帝父則是直接為了滅佛霸業要斷然犧牲,這位仍在"叛逆期"的兒子…… 似乎單以禁世龍囂這位"隳魔帝子"的角度來看,被"佛化"反而讓他看清了自己父親的殘酷與現實,真心希望他不會那麼簡單就淪為"犧牲品",期待不知情而誤入帝父設置的"圈套"的他,能以"皈者龍慈"這新身分,重新面對昔日他總是針鋒相對,卻終究被其玩弄於手掌心的"老父親",很期待之後這對"父子"的對手戲,希望能再帶來一波新的轉折。 03. 靖玄島線+道樞線:三沸之約、千杯不醉羽鱗兒、原十二與瞳朦公主 這條線就稍微做個劇情整理,大部分想講的也已在此篇的最前面提到了。而因為道樞的正式登場,也蠻期待之後他跟月無缺所代表的靖玄島的對手戲。三沸之約所談的三個主題,自己也已透過"文字化"與重看大約三次,而相對熟悉與記住了相關內容,除了特別喜歡那一段的內容之外,也是感覺那場戲將貫穿,或指涉了日後的主題與劇情發展。再加上公主也跟原無鄉提到,莫小邪之所以為她的父親戾禍做事,主要是因為他的記憶曾經被洗去或改動,這就又增加了"道樞為何與戾禍為伍"的懸念。 在"三沸之約"裡,解天籟與要向他索討戾禍的元神,以將他徹底殲滅的月無缺,論辯起三個主題,分別是「事中人」、「人下物」、「物上事」。談到"事中人",道樞說起幽明無明對他有救命之恩,而他知恩不報或知恩圖報,那一種做法是惡?月無缺則回以,若道樞為了報答戾禍的"救命之恩",卻無視於他的所作所為,皆是為這世界帶來巨大的浩劫,那他這樣是用一己善惡,來讓整個天下承受他"報恩"而招來的"惡果"。 而特別有意思的還是,道樞特別提到劍謫仙為月無缺"剖心"的"偉大事蹟",還質問他為了救胞弟而剖下他人的心臟,這樣的人有資格來論斷戾禍的"惡"或說"惡行"嗎? 之後轉換話題,談到"事中人",道樞提及天道之心,而月無缺隨即意識到,解天籟是想透過戾禍不被天道之心所影響,來與他論辯或許戾禍的"惡",並不是世俗定義的,可被此武器斬斷的"惡念"。同樣對這點存疑的月無缺,寧可相信戾禍還是有被他的"天道之心"所傷害,只是因為他催動的"天火"的"火候"仍不足,因此效果不明顯而已…… 這一段格外"有趣"的還在於,問話犀利的解天籟,還要月無缺"想一想",如果戾禍當真心存"惡念",那他為何沒有在天道之心的劍光一閃之下,就此斷了惡念,從此踏上與月無缺等人同行的"康莊大道"? 就在雙方各自論述,所持觀點並無確實的"交集"之際,眼見第三沸即將到來,月無缺主動將話鋒轉移到第三個主題"物上事",同時回應解天籟反問他的"如何證明戾禍非惡"。月無缺提及"雺牆之害",他說若解天籟或戾禍自己,能夠證明塵昏魔天羅與改造百姓為隳魔的諸多惡行,並非戾禍本意,而肇事者其實只有隳魔眾,戾禍可能是被脅迫才參與此事之類。 先證明他非主謀或蓄意的同謀,同時與靖玄島"化敵為友",之後在月無缺自己與其他靖玄客的監督之下,與正道共同謀取天下利,那保住戾禍性命之事,就還有商議的空間。儘管月無缺很明顯並未被道樞的論點所說服,反而是用"反諷"的口吻,為戾禍與道樞提出了這樣難解的"開脫之道"。情勢卻也在他提到了"靖玄島"的那一刻急轉直下,原來道樞之所以找月無缺在"三沸之間"共論三個主題,除了要試探他的想法與作風,更有將他牽制於此地的實質戰略考量。 接下來的劇情就是靖玄島已被動手腳,動力之源遭到破壞使得整座島開始下墜,心急如焚而顧不得三沸將至的月無缺,更在路途中被"快劍手"以連環殺招,牽絆了趕回靖玄島救援的腳步。之後若非神道師剛好前往靖玄島,整座島傾毀的悲劇恐怕是在所難免,這場對手戲也正好顯現出道樞解天籟的運籌帷幄,帶有洞悉情勢與對手心理的從容不迫、游刃有餘。 在其他的劇情方面,有一些比較可愛的"日常"小片段。像是第一次喝到酒,就對其風味"驚為天人"的羽鱗兒,找羽鱗兒小兄弟喝一杯的月無缺大哥,喝不到幾杯就已醉倒(感覺無缺的酒量其實沒多好,就是很喜歡品酒W),但彷彿發現新大陸的羽鱗兒,卻是一杯接著一杯,越喝越有滋味,怎麼喝都不會醉,看來確實有角逐新一代"酒神"的潛力(笑) 還有原十二與喵小開的互動,感覺喵小開的個性挺逗趣的,還會為了自己的正牌"鏟屎官"的感情路著想,提醒原十二要好好對待瞳朦公主,以免壞了他家十二的姻緣。而若之後的劇情走向會演變成,其實公主是原無鄉失散的親妹,且真相揭開後,瞳朦仍然"好喜歡"真正的十二,加上十二爵的獨白裡,他確實也對瞳朦公主蠻有好感,那感覺這三人加上阿貓與鳥兒(小機靈W),外加有時來亂一下的"追求者"莫小邪,這有親情、友情、愛情、小動物情的劇情,將會是充滿歡樂又萌萌的一條線(說起來也蠻喜歡有些靦腆的貓砂爵XD)。 目前,公主與原十二展開了前往"隳天浮屠"的調查,至於瞳朦心心念念的戾禍爸爸,則還沉眠在黃泉三千丈的封印裡。看那道戾禍真身的剪影,似乎封印解開時,又可以看到他"風情萬種"的畫面,感覺還會比借用兒子(其實期待無非可以回來QQ)的軀體時,更盡情地施展其的"個人魅力"與演繹他獨到的"世界觀",說起來,蠻期待戾禍以他原本的面貌"復出"的(灑花W) >>>>>>>>>>>>>>>>>>>>>>>>>>>>>>>> 其實,看完13、14這兩集,真的會越來越期待這部戲接下來的發展。 人物立體而注重細節的呈現,真的是很吸引自己的特點。 看到目前,當真對“愛發問”的問菩提喜愛度不斷攀升,感覺有交代他與傳燈上師的師生關係,實在是這兩集裡讓自己看了很"驚喜"的段落。 也越看越喜歡佛劍與劍默言的師徒情誼,特別是佛劍功體都所剩不多時,還願意為了劍默言有感於自身力量不足,而誠心向其尋求"指導"以提升武藝。 在確認他的決心後,不惜消耗功體,使用"梵度蓮印"來助他精進,同時將自己的部分力量傳給"修練有成"後的他。 而目前的集數,可說是已推進了將近三分之一的劇情。 真的對這部蠻有信心,主要也是基於先前兵烽決的美好觀看體驗。 就期待接下來的發展,也能逐漸在鋪展與解謎之間,逐步演繹出,足以對應幾場觀來別具意境的"文戲"的,關於善與惡,或者無法輕易定義的灰色地帶,帶來各式觀照角度的人物際遇與心境轉折。 -- 人通過「你」而成為「我」。相遇者來去不定,關係事件時而層次疊出,時而煙消雲散。 在此動盪變幻中,對恆定一方之意識,即自「我」意識漸次增強,益愈清晰。 摘自 馬丁‧布伯《我與你》p.22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53.2.17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Palmar_Drama/M.1627148389.A.5D7.html

07/25 01:50, 2月前 , 1F
其實我也蠻喜歡羽鱗兒的表現,但我真的好
07/25 01:50, 1F

07/25 01:50, 2月前 , 2F
怕他身上的無非血脈會讓他變成反覆橫跳亂
07/25 01:50, 2F

07/25 01:50, 2月前 , 3F
源二世www
07/25 01:50, 3F
希望不會,雖然其實我並不排斥無非 但過於糾結的內心戲與立場反覆的話看多了也會煩xd ※ 編輯: jean17 (111.83.227.222 臺灣), 07/25/2021 02:01:39 ※ 編輯: jean17 (111.83.227.222 臺灣), 07/25/2021 02:02:19 ※ 編輯: jean17 (111.83.227.222 臺灣), 07/25/2021 02:04:47 ※ 編輯: jean17 (111.83.227.222 臺灣), 07/25/2021 02:05:24 ※ 編輯: jean17 (111.83.227.222 臺灣), 07/25/2021 02:08:39

07/25 02:10, 2月前 , 4F
我很期待瞳矇跟羽鱗這對姐弟的對手戲
07/25 02:10, 4F

07/25 02:11, 2月前 , 5F
為了弟弟努力的小姐姐好可愛
07/25 02:11, 5F
※ 編輯: jean17 (111.83.227.222 臺灣), 07/25/2021 02:12:02

07/25 02:13, 2月前 , 6F
還蠻期待羽鱗的記憶快點恢復回到阿姐身邊
07/25 02:13, 6F
感覺瞳朦真的很照顧弟弟 期待看到之後兩人的互動 ※ 編輯: jean17 (111.83.227.222 臺灣), 07/25/2021 02:17:26

07/25 02:16, 2月前 , 7F
三沸那段印象中拍了好幾小時吧
07/25 02:16, 7F
感覺很精緻的一場戲 ※ 編輯: jean17 (111.83.227.222 臺灣), 07/25/2021 02:28:58 ※ 編輯: jean17 (111.83.227.222 臺灣), 07/25/2021 02:30:20 ※ 編輯: jean17 (111.83.227.222 臺灣), 07/25/2021 02:34:22

07/25 06:22, 2月前 , 8F
怕是戾禍跟帝隳一樣
07/25 06:22, 8F

07/25 09:26, 2月前 , 9F
\貓砂爵可愛/
07/25 09:26, 9F

07/25 09:26, 2月前 , 10F
這兩集劇情超棒,拍攝也很精緻細膩<3
07/25 09:26, 10F

07/25 09:49, 2月前 , 11F
感覺墮天浮屠裡面那位可能是原版的變異
07/25 09:49, 11F

07/25 09:49, 2月前 , 12F
神道師
07/25 09:49, 12F
感覺真有可能...

07/25 10:28, 2月前 , 13F
幽明羽鱗,報名時卻用羽「麟」兒…很妙(?
07/25 10:28, 13F
沒注意到這點,或許是為了不讓人想到他可能是新的“鱗之子”?

07/25 10:32, 2月前 , 14F
戾禍只是想生很多小孩所以不算惡念吧XDD
07/25 10:32, 14F

07/25 10:36, 2月前 , 15F
新的貪狼星人選估計就羽麟兒了吧
07/25 10:36, 15F

07/25 10:36, 2月前 , 16F
戾禍大概率會玩脫
07/25 10:36, 16F
還是期待戾禍的真身出來w

07/25 11:24, 2月前 , 17F
三沸那邊的乾冰反而讓我一直出戲 XD
07/25 11:24, 17F

07/25 11:34, 2月前 , 18F
傳燈上師不時捻花惹草(誤)像淨簷幽居的
07/25 11:34, 18F

07/25 11:35, 2月前 , 19F
背景,還蠻喜歡他呈現的樣子
07/25 11:35, 19F
蠻溫馨的師生互動,感覺傳燈上師真的是很關心學生(雖然被氣到留下掌印w)的好老師

07/25 11:36, 2月前 , 20F
龍慈應該很早就看透他爸的個性才那麼厭
07/25 11:36, 20F

07/25 11:36, 2月前 , 21F
惡他,但財產記得留下來
07/25 11:36, 21F
這樣看來反而感覺帝子至少沒那麼“冷血”...

07/25 13:29, 2月前 , 22F
看劍謫仙還有沒有剩下沒用掉的元神嘍,
07/25 13:29, 22F

07/25 13:29, 2月前 , 23F
如果還有的話,羽麟兒就是送上門的新身
07/25 13:29, 23F

07/25 13:29, 2月前 , 24F
體。不過,感覺編劇應該不會上上檔殺死
07/25 13:29, 24F

07/25 13:29, 2月前 , 25F
劍風雲,這一檔就再搞出一個跟他高度相
07/25 13:29, 25F

07/25 13:29, 2月前 , 26F
似的角色
07/25 13:29, 26F
希望不至於這樣編w

07/25 14:34, 2月前 , 27F
貪狼星位子寧願給羽鱗兒也不想看到少陽接
07/25 14:34, 27F

07/25 14:34, 2月前 , 28F
= =
07/25 14:34, 28F
感覺讓羽鱗兒(或“羽麟兒”)接貪狼星是蠻讓人期待的發展

07/25 15:10, 2月前 , 29F
比較喜歡小步接貪狼
07/25 15:10, 29F

07/25 15:58, 2月前 , 30F
那個天外一掌讓羽鱗兒真氣逆衝的是誰
07/25 15:58, 30F

07/25 16:15, 2月前 , 31F
我覺得那掌是琴心打的
07/25 16:15, 31F

07/25 16:22, 2月前 , 32F
我本來也猜琴心 不過後來又想到
07/25 16:22, 32F

07/25 16:22, 2月前 , 33F
白玉虹咧?他不是也在島上嗎?
07/25 16:22, 33F

07/25 16:34, 2月前 , 34F
可能在混戰時變成白玉紅豆湯了
07/25 16:34, 34F

07/25 16:39, 2月前 , 35F
那個道樞的偶是不是原本蒼要用的新偶啊!
07/25 16:39, 35F

07/25 16:39, 2月前 , 36F
衣服色調跟偶頭根本同一張臉啊!
07/25 16:39, 36F

07/25 16:46, 2月前 , 37F
我也覺得道樞外觀很像蒼,但有蒼粉跟我
07/25 16:46, 37F

07/25 16:46, 2月前 , 38F
說一點也不像
07/25 16:46, 38F

07/25 16:50, 2月前 , 39F
跟最原始版完全不像。是像大火後的
07/25 16:50, 39F

07/25 17:03, 2月前 , 40F
那掌我也猜琴心,尤其是事後檢討時他還主
07/25 17:03, 40F

07/25 17:03, 2月前 , 41F
動說現場唯一外來者只有羽麟兒,
07/25 17:03, 41F

07/25 17:03, 2月前 , 42F
喂 人是你說要救的耶
07/25 17:03, 42F
感覺琴心或許已被“改造”...

07/25 17:03, 2月前 , 43F
琴心除非是被洗腦 不然打這掌不可能是他
07/25 17:03, 43F

07/25 17:03, 2月前 , 44F
而且這時候他應該在動力室阿
07/25 17:03, 44F

07/25 17:12, 2月前 , 45F
去動力室是出掌後,琴二奪走劍龕之後
07/25 17:12, 45F

07/25 17:20, 2月前 , 46F
琴心在結束時才跑出來說要幫忙真的很可
07/25 17:20, 46F

07/25 17:20, 2月前 , 47F
疑,被抓去關起來沒被動手腳怪怪的。瞳
07/25 17:20, 47F

07/25 17:20, 2月前 , 48F
矇也說莫邪腦袋有被動手腳,琴心也可能
07/25 17:20, 48F
現在感覺猜誰是“臥底”或是否“被改造”,就讓劇情發展充滿懸念呀w

07/25 17:57, 2月前 , 49F
我也不覺得像蒼耶 蟑螂腳瀏海關係讓人覺得
07/25 17:57, 49F

07/25 17:57, 2月前 , 50F
像嗎?
07/25 17:57, 50F

07/25 18:01, 2月前 , 51F
那個珠寶盒髮型跟瞇瞇眼吧
07/25 18:01, 51F

07/25 18:23, 2月前 , 52F
覺得完全不像蒼...
07/25 18:23, 52F
色系像,氣質我是覺得沒有到很相似xd

07/25 18:28, 2月前 , 53F
也可能琴二說從此再無琴心就字面的意思
07/25 18:28, 53F

07/25 18:29, 2月前 , 54F
琴二:其實我只是要他也改名歌舒莫X…
07/25 18:29, 54F
我本來還以為歌舒莫愁是被改造後的琴心,直到這角色出場(快劍手?w)才恍然大悟

07/25 18:30, 2月前 , 55F
是說之前月琴不是說動力室是靖玄島之秘
07/25 18:30, 55F

07/25 18:30, 2月前 , 56F
還要測試是無缺本人才帶他去
07/25 18:30, 56F

07/25 18:30, 2月前 , 57F
怎麼這集看起來大家(?)都知道動力室在哪
07/25 18:30, 57F

07/25 18:39, 2月前 , 58F
琴心應該是知道在哪邊,然後因為趕帶人進
07/25 18:39, 58F

07/25 18:39, 2月前 , 59F
去啦,神道師因為是建築師本人當然知道在
07/25 18:39, 59F

07/25 18:39, 2月前 , 60F
哪邊
07/25 18:39, 60F

07/25 20:35, 2月前 , 61F
我猜目前的琴心跟莫邪就好比原無鄉
07/25 20:35, 61F

07/25 20:35, 2月前 , 62F
跟十二爵
07/25 20:35, 62F
也在交換身份“臥底”嗎?

07/26 13:02, 2月前 , 63F
問菩提該不會變成佛劍的功體禮包吧,同
07/26 13:02, 63F

07/26 13:02, 2月前 , 64F
門非常適用,補充完再等下一世見面啦
07/26 13:02, 64F

07/26 14:40, 2月前 , 65F
我是猜佛劍會暫時退隱 之後讓深造再出
07/26 14:40, 65F

07/26 14:41, 2月前 , 66F
的劍默言和問菩提一起扛梵宇線 接近檔
07/26 14:41, 66F

07/26 14:41, 2月前 , 67F
末再出來 類似兵鋒決老談暫時消失那樣
07/26 14:41, 67F
感覺有可能,這樣的走向似乎也蠻不錯的~ ※ 編輯: jean17 (111.83.227.222 臺灣), 07/28/2021 01:24:09
文章代碼(AID): #1W_51bNN (Palmar_Drama)
文章代碼(AID): #1W_51bNN (Palmar_Dr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