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錦衣之下番外之續曲(二十九)

看板China-Drama (大陸劇)作者 (沈小玥)時間2周前 (), 2周前編輯推噓12(1202)
留言14則, 12人參與, 2周前最新討論串1/1
“娘,我回來了!”陸玄算好時間,在看到陸繹出現在家門口的時候,又從中攔截了今 夏的擁抱。 “陸玄!”陸繹本來滿心歡喜地等著要抱著他的今夏,不料這大兒子又半路殺出來。 “大…玄兒?”今夏抬起頭看著自己的大兒子。本來要喊出口的大人硬生生的停住。“ 你今天比較早回來啊?” “是啊,大理寺的事情處理完了,便回來陪妳了。”陸玄笑咪咪的看著自己的娘。 “你娘有我陪就好。”陸繹臭著臉把今夏拉回自己的懷裡。“有時間早回來,就該去陪 陪妤兒,都成親的人了,還整天黏著你娘,真是莫名其妙。” “爹,我和妤兒感情很好,這你不用擔心,我是怕我成親之後,陪娘的時間少了,娘會 無聊的。”陸玄對於和陸繹搶今夏這件事情,根本是不亦樂乎。 夏靛就安靜的站在大門口,看著自己的爹和大哥,三不五時就要上演的爭風吃醋的戲碼 。 陸玄似乎很以此為樂啊~ 而他那爹,平時精明的跟甚麼一樣,偏偏在這點上,很容易上陸玄的當。 陸家的吃飯時間總是熱鬧的,尤其孩子們也在的時候,陸繹和陸玄都會自己遇到的案子 提出來,大家一起討論;或是彼此閒話家常,天南地北的聊著;更或者,看彼此鬥嘴, 一家子笑笑鬧鬧的,感情非常好。 餐桌上的規矩自然還是有,比如,不准浪費食物。但是比起其他高官世家,他們的用餐 方式算是很普通一般的了。 第二天,夏靛先去曦楊客棧接了陸妘,兩個人各自騎著馬來到了香山的小屋。 兩個人花費了半天的時間,重新把小屋裡面再整理好,陸妘也記下了缺的東西,之後對 著夏靛說,“二哥,好了,我們走吧,缺的東西,過兩天我和祈哥再送上來就好,陪我 回去市集走走吧。” “又去市集,妳是有多愛逛啊?”夏靛嫌棄的看了陸妘一眼。 “對了,帆弟那邊說來了一個女大夫,我有跟帆弟說,陪我們一起逛,等等先去烏安幫 吧,我也可以多交個朋友。”陸妘才不管夏靛的表情,拉著夏靛的手臂就往屋外走,兩 人各自上了自己的馬,往烏安幫的方向前進。 到了烏安幫門口,陸妘連忙下馬,叫喚著夏靛動作也快一點。“二哥,你別慢吞吞的, 等等我想吃的點心沒了,你要負責。” 陸妘親膩的拉著夏靛的手臂走進了烏安幫。 子蕙早已在烏安幫內準備好,要隨夏靛和陸妘出門。 她親眼看著陸妘巧笑倩兮的對著夏靛說話,夏靛的臉上淨是寵溺的表情。 “負甚麼責,回去叫你祈哥弄給妳吃不就好。”夏靛捏了陸妘的鼻子。“妳別跟我說捨 不得他動手喔。” “祈哥根本不用我說,就會弄給我吃了好嗎”陸妘愛嬌的睨了一眼夏靛。 “夏師兄。”子蕙開口了。 夏靛聽見子蕙的聲音,抬頭看了一下,略帶驚訝的問著。“妳怎麼會在這?” 他想起上次來幫今夏拿藥材,就見到子蕙在這了。當時看到子蕙和一個男子的互動,只覺得煩心 ,沒去細想子蕙人怎麼會在烏安幫裡面。 “她就是帆弟說的女大夫啊,她是你的師妹?”陸妘故做驚訝的問。 “夏師弟,還有我呢!”錢恪此時也出現了,他已經收到丐叔的指示,預備幫這兩人感 情加溫一下。 “錢師兄?”夏靛終於想起這聲音的主人,原來是錢恪。 “任師姑不放心子蕙,讓我來看看。”錢恪爽朗的說著。 “既然大家都認識,那就好,走吧,我肚子餓了。”陸妘還是繼續拉著夏靛的胳膊。 夏靛舉起手上的扇子往陸妘的頭上輕輕拍了一下。“整天就知道吃,到底像誰了?” “娘還不是一樣,爹就不會這樣說她。”陸妘摸了摸自己的頭,對夏靛扮了鬼臉。 子蕙已經不知道要說甚麼了,她只知道,自己不喜歡看到這樣的畫面。 一行四人,兩前兩後的在街上走著,陸妘一路上都是蹦蹦跳跳的,夏靛則是溫柔讓陸妘 拉著她到處看東西。 而錢恪則是刻意的和子蕙有著似有若無的親暱動作,一路上也對著子蕙噓寒問暖的。 子蕙和夏靛兩人,彼此都心思複雜的看著對方的舉動。 陸妘終於逛累了,改說想去河邊坐坐,吃著剛剛買的糕點。 夏靛看著子蕙和錢恪的互動,已經是心中滿肚子火,無奈坳不過陸妘的纏功,也只好答 應。 錢恪小心的招呼子蕙在一處平坦地坐下後,才又對著夏靛和陸妘說,“一起坐啊!” “好啊~謝謝錢大哥。”陸妘點點頭。回頭又把夏靛拉到自己身邊,“你也坐吧。” 夏靛和子蕙根本就不想開口,心思也不在眼前的風景上,夏靛就看著子蕙,心裡面思考 著自己對她的感覺。 子蕙則是覺得自己為什麼要來看這夏靛和妘兒恩愛的樣子? “子蕙,子蕙,我在跟妳說話呢!”直到錢恪拉了子蕙的手,子蕙才回過神。 “錢師兄?你剛說麼?”子蕙茫然的看著錢恪。 “我記得,錢師兄不是和丁師姐在一起嗎?你這樣和子蕙拉拉扯扯的,讓丁師姊知道不 好吧!”夏靛突然想起,這錢恪,不是和丁于真在一起嗎? “她沒那麼小氣。”錢恪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夏靛。 “已經要訂婚人,就該自律一點。”夏靛沉著臉說。“畢竟男女授受不親。” “我和子蕙清清白白的,于真也知道我來找她。”錢恪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你!”夏靛突然覺得生氣了。 正當兩個男人劍拔弩張的時候,四周跳出來幾個蒙面的黑衣人。 “把你們身上的錢財都交出來,”其中一人道,感覺聲音是特意壓低了在說話。 “光天白日,天子腳下,你們搶劫?”夏靛冷冷的看著眼前四人。 “管他是哪裡,我們兄弟只認錢。”另一人又說,這聲音也是明顯的特意改變的樣子。 “看來不給你們教訓,你們是不會怕的。”第三人說完便開始動起手來。 子蕙以為夏靛不會武功,連忙擋在夏靛的面前,準備還擊。 “呦,看你一個大男人,竟然要女人保護。這姑娘長的也不錯,兄弟們,一起帶回去好 了。”第四人哈哈大笑的說。 “夏師兄,你到一旁去,這邊有我和錢師兄就好。”子蕙說完,便逕自和錢恪與搶匪動 起手來。 夏靛征在一旁,他幾時說過自己不會武功的? 看著子蕙認真的和搶匪搏命,他內心起了很不一樣的感覺,他不希望子蕙受傷。他不是 醫者的那種心情,是真正擔憂的心情,一如……一如,陸繹如果見到今夏受傷之後的那 種著急和不捨。 “二哥,你發甚麼呆啊,沒看樊大夫一個人打不過兩個人嗎?”陸妘推了一把夏靛。 轉眼之間,子蕙手臂已被劃過一劍。 “子蕙,妳沒事吧?”錢恪看到了這幕,無奈他也跟另外兩個人搏鬥著,他看到子蕙受 傷了,也擔心的問。 “錢師兄,我沒事。”子蕙雖感覺到疼痛,卻也是搖搖頭。 忽地一下,另一個準備從她背後偷襲的人瞬間被踢入河裡,站在她身後的,竟是夏靛。 只見夏靛,陸妘和錢恪一人對著一個劫匪,夏靛輕鬆兩下,便用了手上的紫檀扇子擊退 了眼前的人,轉眼又幫著陸妘一掌把人擊退,也是丟進河裡。 錢恪這時候也把最後一個人解決了。 “夏師弟,你會武功?”錢恪還真不知道這點,夏靛不但會武功,而且武功造詣還極高 ,一個人兩三下就解決了三個搶匪,而且看夏靛出掌,這內功恐怕也頗深,應該都遠在 他之上了。 “夏師兄,你……。”子蕙也傻了,她從來不知道夏靛會武。 “妳受傷了!”夏靛從懷裡拿出一條手絹,先幫子蕙包紮起來,“走,回烏安幫去上藥 。” 說完,便拉著子蕙離開了河邊。 他把陸妘給留在這了。 陸妘和錢恪看著離去的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露出了任務達成的笑容。 “妳和夏靛都會武功?”錢恪看著眼前的俏姑娘。 “是啊,我爹教的。”陸妘點點頭。 錢恪現已知曉夏靛的真實身分,也知道夏靛就是陸繹的兒子,而這俏姑娘陸妘其實是夏 靛的雙胞胎妹妹,也難怪夏靛寶貝的緊。 陸妘平常就愛撒嬌,和夏靛感情甚好,所以那些親暱的舉動,他們兄妹倆早已習慣了。 這邊,河裡面的四個劫匪,也早已消失不見。 夏靛急忙的把人帶回烏安幫。“妳的房間在哪?” “在那邊……。”子蕙比了一個方向,夏靛二話不說的把子蕙給帶了過去。 子蕙現在滿心的問號。 剛剛進門的時候,烏安幫守門的人,恭敬的對著夏靛行了禮,而夏靛也再自然不過的踏 進了烏安幫,而且還熟門熟路的,比她還熟。 “脫掉。”進了房門之後,夏靛命令的口氣對著子蕙說。 “甚麼?”子蕙不解的問著。 “脫掉衣服,我幫妳上藥。”夏靛這時候覺得這樣說,一點問題都沒有,忘了他剛剛還 跟錢恪說教了。 “夏師兄,我傷到的是手臂,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子蕙臉紅了。 “廢話真多,妳不脫,我幫妳脫!”夏靛少見的不耐煩,他行事一向穩重。 “我自己來就好。”子蕙嚇到了,連忙把上衣稍微解開了些,露出受傷的上手臂。 夏靛沉著臉,拿出了自己隨身攜帶的傷藥,輕輕的敷在子蕙的傷處。 “武功不濟,就不要跑出去擋。”夏靛說著。 “我以為你和妘兒姑娘都不會武功,幫主交代了要保護你們。”子蕙看著眼前的夏靛。 “義帆要妳保護我?”夏靛聽出了些甚麼。 “是啊,他說今天你和妘兒姑娘要出去散步,要我陪著你們,順便和錢師兄一起保護你 們。”子蕙說著義帆的交代。 夏靛的心裡想著所有的事情,似乎有什麼串連著。 先別說會不會武了,憑他是陸繹的兒子,就算出門需要有人保護,也輪不到一個烏安幫 的女大夫啊! “對了,夏師兄,你的妘兒姑娘,她還在河邊吧?”子蕙拉好自己的衣服後,想起來妘 兒似乎還在河邊。 “她自己會回家,不用擔心她。”夏靛拉開子蕙的手,自己幫著子蕙把衣服整理好,一 邊思考著,這陸妘,一定知道甚麼。 “可是你把她一個人留在那,拉著我就這樣離開,她會不會誤會了我和你?”子蕙雖然 不希望看到夏靛和妘兒在一起,可也真心希望夏靛幸福。 “她要誤會甚麼?那丫頭不要給我惹事就好了。”夏靛看著眼前的子蕙,內心決定了一 件事。 “可你們不是預備成親了?”子蕙困難的說出夏靛成親的事情? “又是誰這樣說的?”夏靛心裡已經開始知道自己被設計了。 “楊堂主說的,她說,你和妘兒是青梅竹馬,可是礙於你的家世,她爹暫時還沒同意你 們的婚事?”子蕙看著夏靛,說著楊妤給她的情報。 “青梅竹馬?我的家世?”夏靛開始好奇這些人怎麼幫他安排的家世了。 “她說你是孤兒,自小被林師姑和陸師伯收養,可是他們收養你,也只是為了醫術傳承 ,平常根本也不太理你,讓你都是一個人,陸妘姑娘身家良好,你們雖是青梅竹馬,可 她爹還沒同意你們的婚事,但是聽說妘兒姑娘心裡只有你一人,你也只對妘兒姑娘有情 。” 夏靛在桌邊坐了下來,喝了口茶。 連楊妤都有一份? 到底有多少人設計他? 該不會,他那整天希望他成親的娘,是主謀吧? 還有陸繹的反應,就算,他被誤會有女人,可也不是頭一回了,這回是故意不讓他出門 的吧? 雖說今夏是夫管嚴,總是聽著陸繹的話,可他爹那寵愛他娘也不是頭一天,那樣子也跟 妻管嚴差沒多少了,只要今夏想做的,不危險的,陸繹都放著讓今夏去玩,今夏想要的 ,甚至還沒想到的,陸繹也全都想辦法找回來給今夏,只差天上的月亮星星沒摘回來而 已。 那天陸玄刻意在家門口等他回家,跟他動手,怕也是設計好的。 夏靛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這些帳,恐怕可以好好算了。 但此刻,還是先確定子蕙怎麼想的比較重要。 雖說他可以感覺到子蕙對他的情意,他也懂了自己最近心煩意亂的原因,可事情還是要問清楚。 “那妳覺得我和妘兒有希望嗎?”夏靛暫時也不解釋,故意問著。 “我……我不知道。”子蕙不敢說,她根本不希望夏靛和陸妘成親。 “說實話。”夏靛喝了茶之後,命令般地說。 “那時候,我問你,你成親了嗎?你說我看到甚麼便是甚麼。”子蕙略略紅了眼眶。“我看到你對她百般溫柔疼愛,我本來以為你們成親了,可楊堂主說還沒。”那時候,其實,我有點開心。” 子蕙深呼吸了一下,直視著夏靛,"夏師兄,我…我喜歡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可是我身邊有人了。”夏靛看著子蕙說。 “你們還沒成親。”子蕙繼續看著夏靛。 “可我是孤兒。”夏靛又說。 “我不在乎。”子蕙真的覺得是不是孤兒不重要。“我爹也在我小時候就走了。” “那妳和錢師兄又是怎麼一回事?”夏靛接著又問,這個問題要先弄清楚。 “錢師兄?他只是被我娘叫來找我的啊!”子蕙不懂怎麼問題突然轉到了錢恪身上。 “妳和他感情很好啊?”夏靛克制自己不要表現出醋意。 “錢師兄一直拿我當妹妹看,我也當他是兄長而已。”子蕙據實以答。 夏靛聽完後,不再說話。 他想著最近以來發生的事情,整個串起來之後,他懂了怎麼一回事了。 這也真是勞煩這些人,連他師兄都找來了。 “妳真想跟我在一起?”夏靛故意問著子蕙。“如果我要妳和妘兒彼此好好相處,妳願 意嗎?” “我……。”子蕙不知道怎麼回答,她不想和別人分享夏靛。“我不想跟別人分享你。 ” “但妳和妘兒,我都想要。”夏靛故意又說著。 “你說甚麼?”子蕙不敢相信的看著夏靛,夏靛竟然是這種想要享齊人之福的人? “妘兒自小和我一起長大,我們兩個的感情,誰也取代不了的,而妳,也是個好姑娘, 我發現我自己也已經喜歡上妳了。”夏靛認真的看著子蕙說。 但子蕙只聽到夏靛說陸妘是誰也取代不了的,眼淚已經默默滑落。“那我會成全你們, 我真的不想和別人分享你。” 看著子蕙滑落的淚水,夏靛突然覺得,好像把玩笑開過頭了,可他現在還不想說破。 站起身,走到子蕙的身邊,手指抬起子蕙的下巴,仔細看著子蕙,他細細擦去了子蕙的 眼淚。 之後,便二話不說的吻了子蕙。 “那這樣呢?妳的身子我看過了,也吻了妳,妳這樣就已經算是我的人了,還不答應嗎 ?”許久,夏靛放開了子蕙,只見子蕙已是滿臉的緋紅。 子蕙看著眼前的夏靛,不知怎麼的,她點了點頭,就算是分享吧,至少能跟夏靛在一起 。 “妳先休息吧,過兩天我帶妳去我家。”夏靛滿意的點點頭,眼底藏著惡作劇的笑意。 他把子蕙安頓在床上之後,便離開了子蕙的房間,來到烏安幫的大廳。 陸妘和錢恪早已有說有笑的在吃著點心。 “二哥!你安撫好子蕙姑娘啦”陸妘很不怕死的對著夏靛露出燦爛的笑容。 “義帆呢?岑錦岑朗呢?”夏靛看著自己的妹妹,瞇著眼說。 打小一起長大,那兩兄弟的身手還會看不出來嗎? 要不是認出是岑家兄弟,他怎麼會輕易放過那四人,而且也沒報官。 自己的爹娘和丐丈公,他不能怎樣;楊妤他動不了,因為陸玄不會輕放他,而且陸玄肯 定也是幫兇之一,陸妘他也還真捨不得下手,不過他可以找楊祈,再來,就是另外那三 個倒楣鬼了。 “他們喔,帆弟去找楊嬸談幫務,岑錦和岑朗因為被你丟到河裡面,回家換衣服去了。 "陸妘大方的說著三個人的去向,她深知這個疼愛她的二哥,是不會對她怎樣的。 “說吧,你們到底怎麼設計我的?”夏靛也坐了下來。 “二哥,你那麼聰明,應該不用我說太多吧?”陸妘才不信夏靛會串不起這一切。 “錢師兄,你呢?怎麼會攙和進來的?”夏靛改問著錢恪。 “是陸師伯。”錢恪怎麼也沒想到,夏靛竟然是傳說中的陸閻王的二兒子。“陸師伯也 沒告訴過我你的身分,我也是受害者好嗎?我純粹只是希望有情人終人眷屬而已。” 夏靛看了一眼錢恪,“那你對子蕙?” “我只當他是妹妹,我和你丁師姐已經訂親了,”錢恪連忙解釋著。 “錢師兄,這次的事情我可以暫時先不跟你計較,但有個條件。”夏靛開口說著。“我 的身分,原本只有谷主王師伯知道,現在你也知道了,可是我希望到此就好。” “好,沒問題。”錢恪豪爽的點點頭。 夏靛有這麼好的家世背景,卻從來不提。在藥王谷裡面,吃食也和大家都一樣,平常也 沒看夏靛身上有甚麼華麗的裝飾,唯一就是那把紫檀木作的扇子看起來就不同一般。他 還看過夏靛自己修補衣服;甚至連他會武功這點,都無人知曉,可見夏靛的低調。 眼前的陸妘,也毫無驕矜之氣,大方又好相處,完全看不出來是出身高貴世家的千金, 可惜已經已婚了,不然可以介紹給谷裡的師兄弟們。 夏靛回到家的時候,今夏已經和陸繹坐在餐桌上了。 “靛兒,你回來啦?今天和妘兒出去玩的怎樣?”今夏開心地問著。 “我想,帆弟他們應該都跟妳報告了吧?”夏靛無奈的看個自己那愛玩的娘親。 “爹,我最想不到的,是你也跟他們一起設計我。”夏靛又轉頭對著陸繹說。 “誰有閒工夫設計你?”陸繹滿臉的不屑。“你娘是擔心你不開竅,我不想你娘不開心 ,才推你一把的。” “是啊,二弟,你這樣不就開竅了,喜歡人家姑娘也不知道。”陸玄此時也和楊妤一起 來到了餐桌上。 “大嫂,那樣漏洞百出的身世,妳竟然可以說的面不改色的,妳是被我娘還是我大哥教 壞了?”夏靛改問著楊妤。 楊妤一貫溫柔的笑臉,“我只是照著娘交代的事情去做而已,可是這子蕙姑娘也真是單 純,那樣的身世她深信不疑。” “二弟,我警告你,你可不准想對你大嫂動甚麼主意。”陸玄馬上緊張的警告夏靛。 “大哥,我可沒那個膽去設計大嫂,不過我倒是樂意和你好好練功切磋。”夏靛想想, 自己和陸玄的武功不相上下,打一場應該是可以的。 “你們兩個,這是想打架嗎?”陸繹看了自己的兩個兒子。 陸玄是爆脾氣,夏靛是有仇必報,兩個性子都不太好,也不知道像誰。 “爹,我和大哥只是切磋武藝而已。”夏靛恭敬的說著。 “是啊,爹,我和二弟怎麼可能打架呢?”陸玄也馬上恭敬的對著陸繹說。 “你們兩個最好安分點。”陸繹心裡知道這兩個兒子自有分寸,只這樣交代著。 今夏在一旁當然也聽出來,夏靛這是要找陸玄算一下帳了,不過知道這兩個兒子還是很 有分寸的,也不打算制止,這麼多人設計夏靛,他不一一回敬才怪呢。夏靛平常是安靜 沉默,可說話總是一針見血,這陸家兩兄弟,除了相貌酷似陸繹外,還有一個相同的地 方,就是有仇必報,只是三人報仇的方式都不太一樣就是了。 “靛兒,幾時帶人家姑娘回來給我看看?”今夏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好好看看這個樊子蕙 了。 “過兩天,她今天受傷了,傷好就帶她回來讓妳看。”夏靛笑著對今夏說。 “受傷了?傷哪?不打緊吧?”今夏還不知道子蕙為了保護夏靛受傷一事。 “手臂被劃了一劍,我想那是烏安幫的人,他們是無意的,我沒打算追究,子蕙的傷我 已經上了藥了,很快就沒事了。”夏靛說著經過。 “傷在手臂,你怎麼上的藥?”陸玄馬上聽出重點。 “大哥,你都成親的人,又在大理寺當差了那麼久,你說呢?”夏靛也不想隱瞞,眼前 的人,除了楊妤和陸妘,個個都有辦案的經驗,陸繹有時出任務會受傷,傷處在哪,要 怎麼上藥,哪裡會聽不懂。 “靛兒!我只是讓你開竅,沒叫你還沒成親就看人家姑娘的身子!”今夏馬上叫著。 “娘,就算傷在手臂,不一定要把衣服全都脫了啊!”夏靛無奈的看著今夏,這今夏腦 袋在想甚麼啊? “是這樣嗎?”今夏用質疑的眼神看著夏靛。 “娘,我和子蕙都是大夫,知道受傷部位在哪,要怎麼療傷。”夏靛再次解釋著。 “可是……。”今夏還想說點甚麼,被陸繹打斷了。 “好了,夫人,靛兒他自有分寸,妳看看妳,手心開始涼了,我們回房去。”陸繹見今 夏吃得差不多了,準備帶今夏回房間休息了。 他站起身,牽起今夏的手。“你們三個,自重點,要是吵到你們的娘,看我怎麼教訓你 們。”這話說的不輕不重,卻也警告了自己兩個兒子,夜深了,不准胡鬧。 “大人,我話還沒說完啊。”今夏被陸繹拉著手回房間,一路上還繼續說著。 “妳現在要準備的是等一下要跟我說的悄悄話就好了。”陸繹邊走邊說著。 “我哪有甚麼悄悄話要跟你說啊?”今夏抗議了。 “那夫人妳最好現在就想一下,等一下說甚麼,妳的夫君心情會更好。” 陸繹臉上已經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了。 三個人就見自己的爹娘這樣把他們當空氣般的邊走邊說著情話,陸玄和夏靛同時都嘆了 口氣。 楊妤則是無奈的淺笑。 自己的公婆,感情好到令人羨慕啊! 自己的爹娘雖說也是恩愛,可也僅止於房間裡,出了房門,就不太有甚麼親暱的舉動或 是話語,但一舉一動都表示著關心對方。 陸繹和今夏則不是,打小看到大的,陸繹在眾人面前總是不避嫌地呵護著今夏,聽陸玄 說,在內苑裡,最常看到的就是陸繹拉著今夏坐在自己的腿上談心著,就算孩子們在也 不在意。 不過,這陸玄也不差陸繹太多,他總堅持兩人出門,一定要牽著手,而在房內的多情, 也是讓她看到了不一樣的人生。 楊妤又看看夏靛,這陸家的男人,怕都是傳承了多情卻又專一的特性吧!” 陸繹別說是小妾了,連個近侍都沒有,甚至規定了,內苑裡面不許隨意有下人靠近,能 進到內苑的就是固定那幾個侍女,還是經過嚴格挑選,也只能在規範的時間內近去而已 。 大楊就說過,這樣的舉動,在高官富貴人家,根本是異類。 “大哥,你挪個時間吧,我們找地方好好切磋切磋。”夏靛看著自己爹娘回房的背影, 開口說了。 “那有甚麼問題,等你把子蕙姑娘帶回來之後,我會跟你說時間的。”陸玄也牽起了楊 妤的手,一樣是頭也不回的丟下這句話。 夏靛臉上露出了淺笑,看著眼前鳥獸散的一群人。 好久沒好好和陸玄切磋了,這下,可以好好活動活動筋骨了。 義帆,岑錦,岑朗,你們三個,我也會好好回報你們的。 至於陸妘嘛,這他唯一的寶貝妹妹,怕是和今夏合謀最多的,他可得好好想想,怎樣回 報這寶貝妹妹了。 ---- Sent from BePTT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6.27.189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619799631.A.273.html
2周前
頭香推!!
05/01 00:21, 1F
2周前
又是笑的我心裡發寒~
05/01 00:34, 2F

2周前
bl大,這一家子都很腹黑的
05/01 00:35, 3F

2周前
推!!
05/01 00:42, 4F

2周前
腹黑家族的生活日常真有趣 期待夏靛的復仇
05/01 00:44, 5F
※ 編輯: hwsbetty (36.226.42.7 臺灣), 05/01/2021 00:46:21 ※ 編輯: hwsbetty (49.216.27.189 臺灣), 05/01/2021 01:02:57
2周前
推推~
05/01 01:04, 6F

2周前
陸家的日常看不膩呀~
05/01 01:05, 7F

2周前
推~~
05/01 01:06, 8F

2周前
推!
05/01 01:15, 9F

2周前
沒有什麼是打一架不能解決的,如果不行,就打兩架
05/01 01:34, 10F

2周前
推 這篇既有趣又好笑極了 XD
05/01 04:36, 11F

2周前
推~~~
05/01 05:37, 12F

2周前
推~腹黑一家的日常真的很好看!
05/01 07:22, 13F

2周前
腹黑一家的日常真的好有趣
05/01 16:51, 14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