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錦衣之下番外之續曲(四十四)

看板China-Drama (大陸劇)作者 (沈小玥)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9(901)
留言10則, 9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此戰,明軍依然大獲全勝,捷報也傳回了宮裡。 宮裡也下來了不少賞賜,祈將軍把這些賞賜全都分給了將士們。 蘭葉雖然沒答應謝霄的要求,可兩人,已經時常共枕而眠了。 “我要回去京城一趟,一起回去吧?”謝霄這天問著蘭葉。 “我不想回去。”蘭葉抗拒著。 “為什麼?”謝霄攬這蘭葉的肩膀問著。 “不為什麼。”蘭葉撥開了謝霄的手。“你回去做甚麼?” “今夏的婚禮。”謝霄說說著。 “你是回去參加婚禮還是搶親?”蘭葉看著謝霄。 “都有。”謝霄不正經地看著蘭葉,“也許今夏會反悔。” “祝你成功。”蘭葉聽完,面無表情的就想離開。 “妳吃醋嗎?”謝霄拉住了蘭葉的手問著。 “沒,我累了。”蘭葉甩開了謝霄的手說,“別跟上來。” “妳累了,我陪妳去休息。”謝霄嘻皮笑臉的摟住蘭葉。 之前蘭葉一直閃躲他,他決定換個方式,讓蘭葉願意接受他,也接受蘭葉過去的自己。 其實這段在一起的日子裡,他也在想著。 蘭葉的過去,跟過嚴世蕃,又被迫跟毛海峰在一起,論起貞潔,蘭葉卻實不是他以往想 要的女子,他一直以為他愛的只有今夏,卻不料,在前線這邊,遇到了蘭葉。 曾經,以為和蘭葉不會有任何交集,卻不料,在朝夕相處之下,對她動了心。 可他自己也在矛盾著,他對蘭葉,是同情還是愛? 蘭葉的過去,他真的可以不介意嗎? 坳不過謝霄的蘭葉,兩人偕同回到了京城,可蘭葉不肯去參加陸繹他們的婚禮,堅持自 己在京城外的客棧等謝霄就好。 在婚宴上,謝霄加入了灌酒的行列,他沒打算讓陸繹在新婚之夜好過,不過大楊一直在 一旁阻攔著。 一直到婚宴結束,大楊在屋頂上對他說,帶蘭葉回家吧! 回家? 蘭葉真是他想帶回家的女子嗎? 他爹一定不會接受的。 婚宴上,今夏蓋著蓋頭,看不到今夏的表情,但卻能感受到今夏有著滿滿的幸福與喜悅 。 他這次,也是真的放手了,祝今夏幸福,那他自己呢?那天和蘭葉發生關係,實在是他 意料之外的事情,但從那之後,他發現,蘭葉在他心頭出現的次數更多了。 想著想著,不覺已經回到了曦楊客棧,大楊他們都不知道這次他是和蘭葉一起回來的, 所以準備了房間給他。原本,他想要婚宴結束之後,趕回京郊的客棧與蘭葉會合,可是 ,他突然覺得,先冷靜一晚也好,加上也真的酒醉了,便歇在了大楊這邊。 “謝霄,早點回來吧,烏安幫終究試你要接手,別老放給我。”上官曦隔天早上勸著謝 霄。 “今夏已經正式嫁給陸繹了,你該死心了吧!”大楊也說著。“陸繹那是真心愛著今夏 ,把今夏捧在手心上呵護寵愛著,他們兩人的感情,誰都分不開他們的。” “我知道,師姐,我這趟回去,會和祈將軍說的。”謝霄點點頭。“烏安幫,暫時還是 要拜託妳。” “聽說你和蘭葉結為異姓兄妹了?”上官曦好奇的問。“她過得好嗎?” 上次見到蘭葉,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這三年,一個姑娘家在前線,上官曦始終放心 不下,這蘭葉又固執的很,不願意與她有所聯繫,要不是之前今夏他們去前線探視,發 現蘭葉在那,這還不知道要上哪去找蘭葉。 最令她訝異的,是謝霄竟然和蘭葉結成了異姓兄妹,但是今夏又告訴她,謝霄和蘭葉之 間,有那麼些不一樣。 “是啊,在前線,兩人互相照顧,她也是個可憐的姑娘,本性是善良的,”謝霄笑了一 下後說。“而且她真的才藝頗多,彈得一手好琵琶,女紅刺繡更是精巧,在前線也立了 不少戰功。” “帶她回來吧!別讓她老待在那邊。”上官曦嘆了口氣後說。 “師姐,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和蘭葉在一起,妳會反對嗎?”謝霄試探的問。 “為什麼要反對?我高興還來不及。”上官曦睜大眼睛說。 “可是她的過去……,”謝霄提出了這個多數人都會反對的地方。 “你也知道她都是被逼的,不是嗎?她的出身不是她可以選擇的,被嚴世蕃利用,你知 道她其實很痛苦嗎?”上官曦說著。“你都說了,她本性善良,那有甚麼不可以?” “可我爹……,”謝霄知道謝百里絕對不可能答應的。 “先把人帶回來再說吧!”大楊拍拍謝霄的肩膀。 “嗯,”謝霄點點頭,至少,他知道如果帶蘭葉回來,會有人支持他。 匆忙趕到京郊的客棧,店小二說蘭葉已經離開了。 謝霄把銀子結清之後,連忙想要去找人。 蘭葉恐怕是誤會他了吧,以為他真的去搶親去了。 問了店小二,蘭葉離開沒多久,他應該追得上,要來了一匹馬,出門隨便找了個方向追 了過去。 老天保佑,他找對方向了,蘭葉的身影已經在他眼前。 “蘭葉,蘭葉,等等我。”謝霄策著馬大喊著。 漫無目的,隨便亂走的蘭葉,聽到了身後的聲音,她愣了一下。 一夜未歸,這謝霄,不是搶親去了嗎?怎麼會在這? 她甩甩頭,不願意回頭,加快了腳步,往前繼續走著。 “我叫妳呢!”謝霄畢竟是騎著馬,速度當然比走路的蘭葉快多了,他一個箭步的攔住 了蘭葉的去路。 “滾開。”蘭葉沒好氣地換了個方向。 “不滾,我偏不滾。我有腳,幹嘛用滾的。”謝霄一臉的嘻皮笑臉。 “那隨便你愛走哪走哪,別煩我。”蘭葉眼底有著怒氣。 “妳想走哪?”謝霄端著笑臉,看著蘭葉。 蘭葉隨手指了一個方向,謝霄馬上說,“正巧了,我也想走那,一起吧,” 蘭葉深深吸了一口氣,她不懂,這謝霄,似乎以鬧她為樂。“那你先走。” “好啊!”謝霄牽著馬,便朝著蘭葉指的方向走了去。可走了半天,卻沒有蘭葉跟上的 聲音。“妳不是說妳要走這邊嗎?妳搞錯方向啦!” “我反悔了,我想走這邊,”蘭葉依舊是冷冷的聲音。 “那我也想改走這邊。”謝霄馬上又跑到蘭葉的身後。 “你到底想怎樣,這樣鬧我很好玩嗎?”蘭葉走了幾步之後,發現她想跟謝霄說清楚。 “我是瘦馬,我過去跟過嚴世蕃,也被逼著去陪其他的男人,我身子是骯髒的,但也不 是讓你這樣玩鬧我的。” “我有說我要玩鬧妳嗎?”謝霄換上了一張認真的臉。 “不是嗎?你當我跟那些瘦馬一樣,覺得可以恣意的玩弄我,戲弄我,你們心裡都看不 起我,我知道。”蘭葉恨恨地說。 “我從來不去那些地方的!更從沒想過要戲弄妳。”謝霄看著蘭葉說,他沒想到,蘭葉 的內心,有這麼自卑的想法在。“我對女人,也從不輕易動心。” “袁今夏呢?你昨夜,不是去搶親了?”蘭葉壓下心中的酸楚,改了話題。 “她嫁給陸繹很幸福,我搶親要幹嘛?而且現在在我心裡的,是另一個女人了。”謝霄 還是那張不正經的臉。 “那很好,你去追求你的幸福吧。”蘭葉聽到謝霄說心裡另有別的女人,心中有說不出 的難過,臉上卻裝著沒事。 “妳得陪我一起去找她,幫我追求她!”謝霄說完之後,便強拉著蘭葉上了馬,兩人朝 著前線奔去。 “為什麼要我陪你去?”蘭葉幾次試圖下馬,抗議的叫著,可謝霄硬是圈著她,策馬奔 馳。 “因為妳是女人,女人最懂女人了!”謝霄哈哈大笑的說。 “你放我下來。”蘭葉繼續試著離開現在這樣的狀況,謝霄把她護在胸前,兩人騎著一 匹馬。 “放了妳,我就沒媳婦了,不放!”謝霄果然有無賴的本性。 就這樣,兩人一路吵吵鬧鬧的回到了前線。 謝霄幾度表明真心,都被蘭葉給拒絕了。 謝霄正在自己的帳營中,思考著怎樣才能讓蘭葉相信他。 認真的告訴過蘭葉,他現在喜歡的是她,蘭葉不相信她,開玩笑的對著蘭葉說,蘭葉說 要他別玩弄她。 追女人怎麼這麼難啊? 以前追今夏,搞了半天,人家對他根本毫無男女之情。 現在追蘭葉,蘭葉卻認為他只是在玩玩? 他哪裡像是在玩了?他們倆人都同床共枕幾次了?到底哪裡像是在玩了? 謝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這時候,祈將軍夫婦來了。 “謝兄弟,這,你看起來有煩惱啊?”祈將軍笑著問。 “很明顯嗎?”謝霄看著祈將軍夫婦。 “很明顯啊,而且,你的煩惱是翟姑娘。”祈夫人也笑著說。 “蛤?你們看出來了?”謝霄以為兩個人的事情沒人知道。 “如果連這點小事都不知道,將軍怎麼帶兵打仗?你們兩個在戰場上合作無間,可離了 戰場,你們兩個就跟老鷹抓小雞似的,一個躲著一個。”祈夫人看著這兩個人,一個追 ,一個躲,看的是直搖頭。 “祈夫人,那妳說,我該怎麼做,她才會相信我是真心的?”謝霄決定問問旁人的意見 。 “翟姑娘不是不相信你,她是不相信她自己。”祈將軍點出了重點。 “是啊,翟姑娘過去是嚴世蕃的人,雖然知道的人不多,可是她心裡,這是道過不去的 坎。”祈夫人說著。 “有甚麼好過不去的,我不介意那個。”謝霄就是不明白這點,他再三告訴蘭葉,他不 介意她的過去了。 “你不介意,她自己介意啊!”祈夫人說著。“哪個女子,不希望自己是完美無瑕的嫁 給自己心愛的人?可翟姑娘的過去太複雜了,她自己都沒辦法接受自己,又要她怎麼接 受你?” 謝霄沉默了,祈夫人的話,讓他認真思考起到底該怎樣對待蘭葉。 “謝兄弟,慢慢來,翟姑娘真的是一個好姑娘。”祈將軍溫和的笑著說。“別逼她太緊 。” “祈將軍,我知道了,謝謝你們”謝霄看著祈將軍夫妻二人,祈夫人的話,讓他知道自 己該怎麼做了。 經過這大半年來,他更肯定自己已經是真真正正愛上蘭葉了。 蘭葉是他現在想要共度一生的女子。 他不想再看到蘭葉那孤單落寞的神情。 離開京城也很多年了,是該回去了,但是,他要帶著蘭葉一起回家。 “祈將軍,接下來,就請二位多多幫忙了。”謝霄想著要怎樣讓蘭葉相信他,先跟祈將 軍夫婦打了招呼。 蘭葉正一個人坐在鎮上的客棧裡。 祈夫人約了她,說想出來散散心,蘭葉左等右等,遲遲未見到祈夫人的身影。 她對祈夫人是相當拜服的,巾幗英雄用來形容祈夫人一點都不為過。 “嘿,這麼巧?”謝霄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她身後。她回頭只看到一臉笑意的謝霄。 “怎麼是你?”蘭葉皺起眉頭。 “我肚子餓啊,出來吃飯。”謝霄也不管蘭葉是否同意,逕自坐了下來,還點了幾道菜 。 “我先走了。”蘭葉見狀,心裡也猜到了幾分,起身便要走人。 “吃吧!先吃點,瞧妳越來越瘦,不知道的,以為祈將軍虐待妳呢!”謝霄拉住了蘭葉 的手。 聽到謝霄抬出了祈將軍的名號,蘭葉也只好坐了回來。“你騙我來這要做甚麼?” “這是客棧,當然是吃飯啊!”謝霄理所當然地說。 “客倌,菜來哩!”小二端了幾道菜上來。 都是簡單的菜色。 “快吃,”謝霄夾了一口菜放到蘭葉的碗裡。 “我自己會夾。”蘭葉淡淡的拒絕謝霄接下來的動作。 謝霄見狀,也不再說甚麼,兩人就這樣默默地吃著飯。 “妳倒是說幾句話啊?”謝霄覺得兩人之間太安靜了,起了話題。 “沒甚麼好說的。”蘭葉迴避謝霄的眼神。 “怎麼會沒甚麼好說的,過兩天還要去打聽消息,商量一下怎麼做比較好吧?”謝霄講 著。 “你這麼大聲嚷嚷,是怕人家不知道你要去打聽消息嗎?”蘭葉看了四周,瞪了一眼謝 霄。 “先說好喔,妳不能自己去,帶上我。”謝霄端著笑臉對著蘭葉說。 “我自己去比較快,你來只是給我添麻煩。”蘭葉又是繼續的拒絕謝霄。“我吃飽了, 你自己慢慢吃。” “等等我!”謝霄看到蘭葉說完話就離開,連忙丟了銀子在桌上也追了過去。 蘭葉覺得自己已經努力的在避開謝霄了,曾經,她想過離開這邊,可一下子又想不到去 哪,也只能先緩住。 她知道自己對謝霄動心了,可是,每次想到自己的過去,就自慚形穢,她認為謝霄不會 真心接受她的,只不過是在前線,無聊到找不到對象,所以來尋她開心罷了。 她再三提醒自己,不能再對男人動心了,可這謝霄,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想來破壞她屢 屢幫自己築起的城牆。 “你可以不要一直跟著我嗎?”走了一段路後,蘭葉忍不住回頭了。 “回軍營得往這邊走啊!"謝霄笑瞇瞇的說。 “隨便你。”蘭葉瞪了一眼謝霄。 接下來的幾天,謝霄總有辦法出現在蘭葉的面前,謝霄也不提別的事情,就只是笑瞇瞇 的跟著蘭葉。 惹的蘭葉是心煩氣躁的。 “我警告你,不准再出現在我身邊!”終於,蘭葉忍不住了,拔出了劍,指著謝霄。 “如果我堅持要呢?”謝霄一臉不怕死的表情。 “我……我……。”蘭葉決定直接動手比較快,拿起了劍,便朝著謝霄出招。 謝霄也不還手,只是閃避的攻擊。 “妳的功夫好像也還好啊?”謝霄笑著說。 蘭葉一聽,更加生氣,也不管是不是真的會傷到謝霄,使出了全力攻擊謝霄。 果然,轉眼之間,謝霄中了蘭葉一掌。 “咳…咳…,妳玩真的啊?”謝霄撫著自己的胸口。 “我就警告你,不准再來煩我了!”蘭葉心頭也驚了一下,以為自己打傷謝霄了,可看 著謝霄嘻皮笑臉的樣子,看起來是沒事,她狠狠地放話,“聽好了,別再煩我了!” “翟姑娘?”祈夫人這天來到蘭葉的帳營。 “祈夫人?”蘭葉正無趣的撥弄著前陣子在謝霄在鎮上買來送她的琵琶,這把琵琶,說 實話,音色實在不佳,可這邊是前線,也就不要求甚麼了。 “翟姑娘一手好琴啊!”祈夫人真心稱讚著。 “讓夫人見笑了。”蘭葉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夫人找我有事?” “我說話不喜歡拐彎抹角的,我直接說了,”祈夫人性格豪爽,有話直說。“妳和謝兄 弟?” “我和他甚麼都沒有!”蘭葉馬上反射的說。 “別急,聽我把話說完。”祈夫人拍了拍蘭葉的手。“你們兩個人,這樣躲來躲去的, 是要躲到甚麼時候?謝霄對妳的心意,我和將軍看的明明白白的。” “我……。”蘭葉看著溫柔的祈夫人,眼前的祈夫人,就像是一個姊姊一樣,溫柔的看 著她,聽她說話。 “妳要跨過妳的心魔,”祈夫人摸了下蘭葉的頭,“人都有過去,妳的過去,都過去了 ,謝兄弟沒有在意那些,他要的,是現在的妳。” “祈夫人,妳不懂,我的過去,只會跟著我一輩子,我......我忘不掉過去那些事,而 且,我早就不是清白之身,怎麼配的上他?”蘭葉邊說邊哭著。“我的手上沾滿了血, 我的身子也是骯髒的,這是我甩不掉的事實。” “我的手上也都是鮮血啊!”祈夫人溫柔的看著蘭葉,她實在不忍心看著這兩個有情的 人就這樣蹉跎下去。 “可你們是為了殺敵,我不是。”蘭葉搖搖頭。“過去的我,就是一個殺人工具。” “可現在妳不是了,妳還是我們明軍的重要功臣呢!”祈夫人勸著蘭葉。“做人,最重 要的,是往前看,謝兄弟他做到了,妳呢?” “我……。”蘭葉看著祈夫人,她不知道要說甚麼,接受謝霄嗎?她可以嗎?她有資格 擁有幸福嗎? “祈夫人!謝霄他昏倒了!”一個士兵匆忙來報。 “好端端的,人怎麼會昏倒?”祈夫人沉聲問著。 “謝霄他.....他最近不知道怎麼了,胃口不佳,好幾天沒吃甚麼東西,剛剛在帶著兄弟們練功的時候,有個兄弟不小心刺傷了他,他就昏過去了!”來報的士兵說著。 蘭葉聽完,已經馬上衝出帳營。 祈夫人看著蘭葉的背影,和來報的士兵交換了一個微笑。 蘭葉匆忙來到了謝霄的帳營外,只見軍醫搖著頭走了出來,還嘆了口氣,邊走邊唸著。 “這前兩天就中了一掌,還不肯休息,現在又中了一刀,要是有個萬一,我可賠不起, 他是想搞死我這條老命嗎?” “謝霄!”蘭葉聽完臉色都變了,馬上衝了進去。 只見謝霄臉色蒼白地躺在床上,上半身光裸著,紗布上還滲滿了血。 “謝霄,謝霄!”蘭葉趕忙到了謝霄的身旁,她搖著謝霄的身子。“你快醒醒。” 這是她第一次害怕失去一個人,第一次不想失去一個人。 以往的每天,謝霄總黏在她身邊,嘻皮笑臉的,也從來不怕她的冷臉和拒絕,老是拉著 她想去哪就去哪。 她因為過去的自己,害怕著,閃躲著,也幾乎想離開這邊,另外找一個沒人認識她的地 方躲起來,就此一生。 可現在,看著謝霄躺在床上,她的眼淚止不住了,她不想謝霄死。 “我……我答應你,我甚麼都答應你,你醒醒!”蘭葉繼續推著謝霄。 “這是妳說的,甚麼都答應我喔!”謝霄突然睜開眼睛,一把抓住了蘭葉搖著他身子的 手。 “甚麼?”蘭葉呆掉的看著謝霄。“你沒事?” 謝霄揚起一張笑臉對著蘭葉說,“本來有事,可是妳說妳甚麼都答應我,我就沒事了。 ” 謝霄邊說,邊拆開自己的紗布,好端端的,一點傷口都沒有。 蘭葉發現自己被騙了,氣的打了謝霄一耳光之後,又跑出了謝霄的帳營。 “妳怎麼打人呢!”謝霄摸著自己被打的臉,急忙套上了衣服,追了出去。 很快的,追上了蘭葉的腳步,他一把把蘭葉扯進自己的懷中。“我這輩子,第一次被女 人打耳光,還是被我所愛的女人打。” “你卑鄙,用這種手段!”蘭葉掙扎著不願意靠近謝霄。 謝霄也難得的霸道,不肯放開蘭葉。“別躲我了,跟我在一起吧!我們一起成親,生孩 子,過我們的生活。” “不可能,這些都不可能的。”蘭葉哭著說。“沒人會認同我們的。” “我管他們呢!而且誰說沒人認同的,師姐要我一定要帶妳回去的。”謝霄緊緊地摟著 蘭葉。“妳剛剛也說了,只要我沒事,妳甚麼都答應我。” “我剛剛只是擔心你。”蘭葉否認剛剛自己說過的話。 “妳明明動心了,為什麼不肯好好看清妳自己的心呢?”謝霄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他扶著蘭葉的雙肩,用著認真的眼神看的蘭葉的眼睛。“看著我,妳敢說妳沒對我動心 嗎?” “我……。”蘭葉迴避謝霄的眼神。她發現,自己對感情,果然是一無所知。 “還有,妳忘了,妳要對我負責!”謝霄半開玩笑的說。“都跟妳說我守了快三十年, 那晚,可是人家第一次,妳不負責,我以後怎麼做人?” 謝霄抹去蘭葉的眼淚,“我知道妳擔心甚麼,我會陪妳,我們一起走下去,好嗎?” 後面這句話,謝霄用的是再認真不過的語氣說的。 “你真的不會嫌棄我?”蘭葉抬起頭,看著謝霄。 “妳有甚麼好嫌棄的地方?琴棋書畫無一不通,腦子又好,武功也不差,又漂亮,到底 要嫌棄妳甚麼?”謝霄溫柔的說著。“妳是一個全新的妳,過去的翟蘭葉已經是過去了 ,以後,你只會是我謝霄的妻子。” 妻子? 蘭葉她做夢也不敢想,還會有人願意娶她為妻?“我們真的可以?” “為什麼不行?”謝霄自信的一笑,“放心吧!有我呢!” 可從那次之後,他再怎麼裝病,想引起蘭葉的關心,蘭葉都只是淡淡地看一下,確定沒 事就不管他了。 就這樣,謝霄帶著蘭葉回到了京城。 為了娶蘭葉,謝霄和謝百里之間不知道衝突了多少次,都是上官曦出來緩頰,幾度謝霄 打算帶著蘭葉遠走高飛,也都在上官曦的勸導之下,忍了下來。 “我跟你說,我是不會同意那個瘦馬進我謝家大門的!”謝百里怒拍了桌子一下,對著 謝霄大吼著。 “我要娶誰是我的事情,我只是告訴你!”謝霄也吼了回去。 “你堂堂烏安幫少幫主,娶一個瘦馬,像甚麼話!”謝百里怒氣衝天的說。 “爹,蘭葉賣藝不賣身,她也是迫於無奈,才會在那邊的,她是被他爹給賣去那的,你 以為她願意嗎?”謝霄替蘭葉說著話。 “哼!青樓女子,個個都說自己是被逼的。”謝百里不屑的說著。 “爹,蘭葉真的是很善良的!”謝霄軟化了一下。 “你是被她騙了,她不過是想找上你這個烏安幫少幫主,來當作是金主而已。”謝百里 固執地說著。 “爹!”謝霄聽見謝百里把蘭葉說的如此不堪,怒氣上來了。 “好了好了,謝霄,你少說兩句。”上官曦在中間安撫著兩個人。 “義父,蘭葉真的是個好姑娘,我和她認識很久了,她確實是被她爹給賣給青樓的。” 上官曦對著謝百里說。 “我不管你們說甚麼,我不會答應的。”謝百里說完,怒甩了袖子之後,回到了自己的 房間。 “師姐,你看看他,這樣我怎麼跟他談!”謝霄也是怒意滿滿。 上官曦頭痛的看著這硬脾氣的兩父子。 謝霄對其他人都可以很客氣又好相處,偏偏遇到了自己的親爹,兩人總非要槓上不可。 “謝霄,我想,算了吧,我,我們不可能的。”蘭葉在曦楊客棧,早已猜到了這樣的結 果。 她鼓起勇氣和謝霄來到京城,就是想要得到謝百里的認可。 “甚麼算了,怎麼可以委屈了妳。”謝霄安慰著蘭葉,“我好不容易才帶妳回來,怎麼 可以放棄!” 蘭葉看著謝霄忿忿的臉,心中暗暗下了決定。 “謝霄,我說你,別這樣跟義父槓,對誰都沒好處。”客棧的大廳,上官曦勸著謝霄。 “義父並不知道嚴世蕃的事情,你若再跟他僵下去,他萬一查到怎麼辦,你和蘭葉就永 遠都不可能了。” “不是我要跟他槓,是他總不肯聽我的想法,以前,逼我娶妳,我告訴他我想娶今夏, 他也反對,現在我是真心要把蘭葉帶回家,他也反對,他到底想怎樣?”謝霄滿臉的怒 意。“妳知道嗎?他今天竟然找了媒婆,說要去給那個蘇家提親去,說蘇家姑娘是他滿 意的媳婦。” “我有聽說這事了,我也先勸下義父了。”上官曦一聽到謝百里打算強逼謝霄娶別的姑 娘,已經趕忙阻止了。 “他那麼喜歡,怎麼自己不去娶?”謝霄手指著門口,氣呼呼的說。 “你小聲點,別把我客人嚇跑了。”上官曦按下謝霄的手。“還有,你會連蘭葉都嚇跑 了。” “蘭葉是我的,她能去哪?”謝霄聽到上官曦說蘭葉可能也會跑了,趕忙的問。 “你和義父這吵成這樣,你覺得依照她的個性,還會願意跟你在一起嗎?”上官曦給了 謝霄一個白眼。 謝霄想了想,蘭葉本來就對著自己的過去耿耿於懷,雖說謝百里只知道蘭葉曾經是瘦馬 的事情,其它一概不知,可光這樣,謝百里就無法接受蘭葉了,更何況那些事?蘭葉現 在肯定不會想讓他夾在中間為難,也又會再度想起自己過去的事情,恐怕真的會一走了 之。 “師姐,不行,我不能再放蘭葉走了。”謝霄說完,便直奔蘭葉的房間而去。 ---- Sent from BePTT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6.138.12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621095145.A.6C3.html
1月前
明天是完結篇喔~
05/16 00:12, 1F

1月前
我先推推~~
05/16 00:13, 2F

1月前
嗚嗚…真的要完結嗎~真捨不得~謝謝H大
05/16 00:24, 3F

1月前
推!
05/16 00:26, 4F

1月前
推推~~~
05/16 01:24, 5F

1月前
推 這宵夜挺不錯滴^^
05/16 01:47, 6F

1月前
推!
05/16 09:49, 7F

1月前
推~謝謝H大
05/16 09:55, 8F

1月前
推!
05/16 16:47, 9F

1月前
05/18 15:55, 10F
文章代碼(AID): #1Wd_BfR3 (China-Drama)
if (FB !== undefined) { FB.XFBML.parse() }
文章代碼(AID): #1Wd_BfR3 (China-Dr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