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錢的盡頭是愛情的開始 第四集

看板Japandrama (日劇)作者 (看見空氣)時間1周前 (), 編輯推噓68(68017)
留言85則, 69人參與, 6天前最新討論串1/1
(寫在前頭:1.本文譯自角川所發行的劇本書,該書收錄原先的第四話以及後續的劇情,會翻本文的有一些原因自是劣者也對本該繼續演下去的劇情有些興趣。因此就不自量力地翻了起來,若對該劇的劇情有興趣的戲迷不妨讀之,但可能要先複習一下前三集的劇情才比較容易進入狀況。) (2.劣者並非專職譯者,有些地方會依照自己的意思來翻或是懶得翻,像是男主老爸每集都會講的方丈記句子,總之若有讀來不通順或是錯譯的地方就煩請見諒了。此外,本文所出現的幣值都是指日幣。) (3.若沒意外的話,本文會跟本劇是火曜十點檔一樣,會在之後的每個禮拜二晚上十點左右PO出後續的四到八集,希望一切順利。) (本文開始) 第四話 過去的旅程 1 鐮倉的風景(清晨) 鐘聲噹噹響起。 富彥之聲:「静かなる暁、このことわりを思ひつづけて、みづから心に問ひて曰く。」 2 玲子的家 ‧ 玲子之庵 ‧ 外觀(清晨) 富彥之聲:「世をのがれて、山林にまじはるは、心を修めて道を行はむとなり。」 3 玲子的房間(清晨) 玲子躺在被窩裡。 富彥之聲:「しかるを、汝、すがたは聖人にて、心は濁りに染めり。」 玲子睜開雙眼 玲子:「……」 4 慶太的房間(早晨) 睡不著的慶太。 慶太:「……」 幸的聲音:「吃飯啦~!」 5. 玲子的家 ‧ 客廳(早晨) 慶太一邊攪拌著納豆,一邊窺視著玲子。 玲子:「(面無表情地吃著米糠醬菜。)」 慶太:「……」 節目主持人:『接下來是晨間理財專欄。有請會計師山田君!』 會計師:『今天開始承蒙您的關照了!我是會計師山田。』 節目主持人:『真是爽朗呀!嗯,我們節目也是經歷了很多。山田,你沒問題吧?應該沒有瞞著什麼秘密吧?』 會計師:『沒啦沒啦,我是清白的。(笑)』 玲子關了電視。 這時,玲子和慶太的目光交會。 玲子:「……」 慶太:「……」 玲子:「(默默吃著米糠醬菜)」 慶太:「……(攪拌著納豆)」 光:「早~上~好!」 光從走廊走來。 慶太:「小光!」 幸:「哎啊、歡迎。」 光:「我過來看看(拿出梨子)」 x x x 飯後,四人吃著梨子、喝茶。 幸:「不錯吃內~剛上市的(吃著梨)真好吃....」 光:「(吃著梨)真好吃....」 玲子:「……」 慶太:「……」 光:「咦,玲子姐,妳不是喜歡吃梨子嗎?」 玲子:「嗯?啊,對,我喜歡啊,很喜歡喔,很好,太棒了!」 光:「玲子姐,好像怪怪的。」 玲子:「嗯?」 幸:「小猿也好安靜。」 慶太:「誒?我、我很好啊!跟平常沒兩樣吧?」 慶太站起來,一邊整理杯子 慶太:「只是,昨天睡不太……」 玲子:「........」 慶太:「不是、是睡太多了?對啦,因為睡太多搞到都昏頭了,誰叫這裡實在太舒服了!」 此時拉門推開,菜菜子出現。 慶太:「!?媽媽!?」 玲子、光:「媽媽……?」 幸:「哎啊,歡迎妳來。」 菜菜子:「她就是私生女吧?」 慶太:「咦?」 光:「!」 玲子:「……」 菜菜子:「因為你爸口風緊,只好讓偵探去查了。小慶、你是不是到處跟人家說這孩子是妳的妹妹?」 慶太:「沒有這個、那個。」 菜菜子:「(對著光)妳是我丈夫好友鮫島先生,他女兒生的孩子吧?」 光:「是、是的。」 菜菜子:「天啊,富彥竟然和好友的女兒幹出這種事,連孩子都這麼大了…」 慶太:「媽,能不能冷靜點?先冷靜一下好嗎?」 幸:「啊、要不要吃個梨子?」 菜菜子:「不要!這麼嚴重的背叛!」 玲子:「那個」 菜菜子:「根本是畜生的行為!」 玲子:「那個」 菜菜子:「午間劇都不會這樣演了!」 玲子:「那個」 菜菜子:「怎樣啦!?」 玲子:「我想,這是個誤會。」 菜菜子:「咦?」 玲子:「小光不是社長的私生女,也不是猿渡的妹妹。」 慶太:「啊?」 幸:「真的嗎?」 慶太:「真的嗎?」 菜菜子:「到底怎麼回事?」 光:「.......對不起!」 x x x   光,說出一切。 光:「親生父親在我還是嬰兒時就離婚了,聽說住在隔壁鎮上。真的很抱歉。」 菜菜子:「算了,無所謂了!」 慶太、在房間的角落裡心情鬱悶地抱著猿彥。 玲子:「……」 光:「(對著慶太)但是,我是真的想要有個哥哥。所以你就像是我真正的哥哥一樣。」 慶太:「小光……」 光:「所以我希望零用錢還是能跟以前一樣。」 慶太:「!這才是你的目的吧!」 菜菜子:「又沒關係,就給她吧,零用錢而已。就這樣了。小慶,你也一起回去吧」 玲子:「咦?」 慶太:「咦?」 菜菜子:「反正、也不可能一輩子,這個,妳是財務部的…」 玲子:「我叫九鬼。」 菜菜子:「總不能一直住在九鬼家裡受人照顧啊,會造成人家困擾的。」 玲子:「......」 幸:「不會,我們家不會在意。」 菜菜子:「就算不會。要是公司內部傳出謠言,說我們家小慶借住在還沒出嫁的小姐家裡,那就太對不起妳們了。」 慶太:「你在說什麼啦?媽。我和玲子根本什麼都沒有。」 慶太和玲子四目相交。 慶太:「什麼都……」 玲子:「……」 慶太:「什麼都……」 幸、光:「……咦?」 玲子:「(站起來)猿渡,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 慶太:「咦?啊,真的!那、媽媽,再見!!」 兩人急忙出門。 幸、光兩人互看。 另一方面,菜菜子則是不悅地看著玲子。 菜菜子:「……」 6 Monkey Pass ‧ 外觀 7  Monkey Pass ‧ 財務部 玲子一如往常,俐落地處理發票。 玲子:「……」 在其身後,美月一群人竊竊私語 美月:「她剪了頭髮呢。」 芽衣子:「明明進公司到現在一直都是同個髮型,卻在這時候剪了。」 豬之口:「九鬼為什麼要改變自己的風格,應該是有發生什麼事吧?」 慶太:「(在意著玲子的情況)…咦?這也太奇怪了吧?(拿著收據)我去業務部確認一下。」 玲子:「……」 8 Monkey Pass・業務部 會客室。 純:「吻!?和玲子?」 慶太在椅子上轉來轉去。 慶太:「煩~整個早上就是尷尬……」 純把椅子停住 純:「為什麼?什麼時候?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慶太:「要怎麼講呢,就是玲子被早乙女甩了、嗯..然後就哭了,安慰她說沒事沒事,突然雷聲大作,哇!然後就抱在一起了,因為臉靠得很近。那一瞬間,覺得她好可愛喔。然後…等察覺到時就已經親下去了,真的是不小心的。」 純:「不小心……」 慶太:「怎麼說呢、本能?」 純:「本能?」 慶太:「也不對、野性?」 純:「野性.....這個,猿渡、你有事先得到玲子的同意嗎?」 慶太:「同意?...同意什麼?」 純:「就是同意是不是可以接吻啊!」 慶太:「啥?每次接吻還得問能不能親喔?這什麼呀?白癡喔?太蠢了!」 純:「猿渡,未經同意的親吻,是性騷擾喔。」 慶太:「啊?性騷擾?」 純:「玲子,可能不喜歡這樣哦。」 慶太:「應該...不會討厭吧?」 純:「為什麼敢這樣說?」 慶太:「咦?因為...應該沒有女孩子會不喜歡我的吻吧?(話雖如此,但還是有些不安)」 純:「請你想想看。那可是暗戀早乙女15年的玲子喔?搞不好,不,是很有可能,這個,應該是她的初吻吧?」 慶太:「初吻!?...誒,真的假的?」 純:「才因為失戀心情失落,初吻竟然就馬上被根本沒在一起、又不喜歡、像個猴子般的男人給奪走了。」 慶太:「咦,不會吧?那、那怎麼辦啊?」 純:「我想,玲子現在肯定很受傷。」 慶太:「……!!」 9 公司附近午餐場所 玲子,打開便當。 用手機查了些單字 『接吻 突然 為什麼?』 玲子:「……」 標題『錢的盡頭是愛情的開始』第四集 10 海 桃田保男(57)從薪水袋拿出5張1萬元的鈔票,放入現金掛號信封裡。 用筆寫下收件人『九鬼玲子』 聲音:「桃!」 桃田:「是!現在過去!」 11 Monkey Pass ‧ 社長辦公室 富彥:「受不了,你這傢伙,沒救了!」 富彥的臉上貼著小猴圖案的OK蹦。 慶太:「其實,我自己也覺得有點奇怪,父親有私生子這種事。」 富彥:「廢話!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慶太:「啊,要掉了。(把OK蹦貼好)」 富彥:「痛、痛、痛。」 慶太:「唉唷、媽媽也太擅作主張了。」 富彥:「你給我閉嘴!」 慶太:「好啦。....我真的,非常抱歉。爸爸不會做這麼卑劣的事。」 富彥:「......」 慶太:「所以,這件事就這樣吧,掰。」 正當慶太準備離開時 富彥:「等等。叫你來不是為了這個。」 慶太:「嗯?」 富彥將一份企劃書放在桌上。 這是慶太之前提出的『心跳運動樂園』整新方案。 慶太:「啊!這個,是我提出的!誒?難道說?」 富彥:「你以為這種東西能採用嗎?預算和規模根本亂七八糟。」 慶太:「喔...」 富彥:「不過,這個點子還不錯。」 富彥指著 『Bamu-ku親子食堂』 小熊造型的角色,Bamu-ku。 富彥:「用飲食教育來結合20年前的角色,這點子挺有趣的。透過料理讓孩子們打起精神這點子也不賴。」 慶太:「對吧?對吧?」 富彥:「這份企畫案已經交給企劃部了。做做看吧」 慶太:「........」 富彥:「怎麼了?」 慶太:「沒有…因為…這是我第一次通過企劃。」 富彥:「不過是通過而已。」 慶太:「我知道。雖然我的目標是設計出新玩具!但是,還是,覺得很高興…」 富彥:「........」 慶太:「爸,我會加油的。」 慶太離開。 富彥:「........」 富彥從抽屜裡拿出財務報表。 他看著上面並排的數字。 猿之助擔心地看著富彥。 12 Monkey Pass ‧ 財務部 玲子:「猿渡嗎?」 白兔:「是啊,社長指示,猿渡雖然一樣在財務部,但偶爾要到企劃部去開會。沒問題吧?」 玲子:「是…」 豬之口:「這樣我們還真的是完全沒有戰鬥力呢。」 美月:「不會就這樣去企劃部了吧?」 芽衣子:「是啊,我們也只能說些反省的話了...九鬼?」 玲子:「....... (回到座位上)」 默默工作著的玲子。旁邊的座位空著。 芽衣子:「(關心地看著玲子)」 玲子:「.......」 13 Monkey Pass‧企劃部 Bamu-ku復刻企劃的預備會議。 企劃部的鶴屋 鶴屋:「為了迎接秋天的活動,希望能在那時推出首波主打。所以各位,請多多指教!」 慶太:「(開心地拍手)」 純:「我是負責業務方面的板垣。」 慶太:「(拍手)」 此時瑪麗亞走進來 瑪麗亞:「我來晚了!我是聖德。」 慶太:「蛤!?」 鶴屋:「(被電到) 喔!請、請、這邊。」 瑪麗亞:「(一邊分點心,一邊給予眾人微笑)請多多指教。這是一些心意,我非常期待這次的合作!」 慶太:「喂!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瑪麗亞:「(小聲) 不是你的意思嗎?」 純:「企劃書裡也有寫到。」 慶太:「啊。」 慶太的企劃書中,提出了與瑪麗亞所屬公司合作的提案。 慶太:「對厚!」 瑪麗亞:「(面帶笑容) 我從小時候就很喜歡這個角色。我相信這也一定會受到女性們的歡迎!我會努力的!」 慶太:「喲!!(拍手)」 鶴屋:「希望今天大家能一同討論出一個大方向!(對著慶太)提案者,你有什麼想法嗎?」 慶太:「誒?誒?這個...總之,讓我們好好享受其中吧!」 鶴屋:「什麼啦?」 大家一起笑著拍手。 14 Monkey Pass‧財務部(傍晚) 白兔:「九鬼、麻煩妳過來一下。」 玲子:「是。」 白兔:「這個請款單的金額。」 玲子:「(看)......對不起,我算錯了。」 白兔:「真的!?我還以為是我看錯了呢。九鬼竟然也有算錯的時候啊。沒事吧?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玲子:「沒有,我馬上重新算。」 下班的音樂響起。眾人準備回家。 15 Monkey Pass ‧ 企劃部附近的走廊 (傍晚) 玲子拿著鶴屋的發票經過這裡。 玲子,注意到了。 慶太正在開會。 在白板上不斷地寫下點子的慶太。 慶太積極發言,成為全場焦點,氣氛也很活躍。 玲子:「......」 慶太沒注意到玲子。 玲子將發票放在鶴屋桌上後便離去。 16 玲子家‧客廳(傍晚) 玲子:「我回來了~」 桌子上有張便條 『我去參加同學會了』 玲子:「啊、同學會...」 『因為要住一晚、就你和小猿兩人好好相處喔!』 玲子:「就我們兩人......?」 玲子無法冷靜、在原地打轉。這時,傳來響聲。 玲子:「!歡、歡迎回來!」 本以為是慶太,卻是猿彥。 玲子:「...猿彥,有些話想問你。」 猿彥:「(慢慢靠近)」 玲子:「你的主人到底在想些什麼?那個…就…突然…親…(小聲說)親…了我。」 猿彥:「........」 玲子:「......還是吃飯吧。」 17 玲子家・廚房 (傍晚) 玲子打開冰箱,拿出一鍋咖喱,上頭貼著『加熱後再吃喔』,將鍋子放在瓦斯爐上,試著點火,卻始終點不起來。 又試了好幾次,突然,澎!終於點著。 玲子:「!!......好。(打開電鍋)飯正在煮。醬菜......米糠醬菜、米糠醬菜......」 玲子找尋著米糠醬菜,打開了水槽下面的門。 玲子:「找到了。」 玲子拿出一個大罈子。 一打開蓋子 玲子:「……!」 裡頭放著許多現金掛號信。 收件人是『九鬼玲子』, 寄件人是『田中三郎』 玲子:「……」 18 玲子家・客廳 (晚上) 慶太回到家,表現出討好似的樣子 慶太:「我回來囉~玲子,我買了西瓜,要不要吃?這是今年最後一批的西瓜,叫做尾瓜!喔!」 玲子,在桌上放著的,是大量的現金掛號信。 慶太:「怎麼了?這些是?」 玲子:「寄給我的現金掛號。這十年來每個月都會寄五萬塊給我。是位住在靜岡縣伊豆市山田的田中三郎先生寄的。」 慶太:「這個田中三郎是誰?」 玲子:「不知道。完全不認識。」 慶太:「啥?」 玲子:「是媽媽藏起來的。藏在廚房下面裝著醬菜的罈子中。」 慶太:「....十年前是玲子高中生的時候吧。對這個長腿先生,真的沒有個頭緒嗎?」 玲子:「......」 玲子,將現金掛號收進包包裡。 玲子:「明天,我要拿去歸還。」 慶太:「咦?」 玲子:「對這位素昧平生的田中三郎先生,我不能收下這筆錢。所以,因為明天要早點出發,今晚就先這樣了。晚餐有咖哩,請加熱後再吃。」 慶太:「嗯,喔,好。啊,西瓜!」 玲子,已經不在現場。 慶太:「......」 19 玲子的房間 (晚上) 玲子,看著網球小猴玩具。 玲子:「......」 20 玲子家門前的路(日常) 玲子背著背包走著。 玲子:「(緊張的表情)....」 此時 慶太:「早安!」 慶太已做好出門的萬全準備 慶太:「我做了便當喔!不過其實只是把玲子媽媽做的菜裝進去而已。」 玲子:「你是要去遠足嗎?」 慶太:「嗯,要和玲子去遠足。」 玲子:「咦?」 慶太把玲子的背包拿了過來,背在身上 慶太:「一個女孩子帶這麼多現金到處亂跑,很危險吧。」 玲子:「我沒問題的。(想把背包拿回來)」 慶太:「我很在意,那位神秘男子田中三郎寄來的現金掛號信。」 慶太將便當盒交給玲子 慶太:「出發~!」 玲子:「......」 21 地方支線 玲子和慶太並排而坐。 玲子:「......」 慶太:「...伊豆市山田,要在哪裡下車?」 玲子:「我查過了,伊豆並沒有叫作山田的地方。」 慶太:「咦?」 玲子:「那個地址是亂寫的。不過,因為有郵戳,在那附近打聽一下的話,也許能夠找到。」 慶太:「那田中三郎呢?」 玲子:「這個名字應該也........」 慶太:「........玲子父親的本名,叫什麼?」 玲子:「!」 慶太:「你是要去見你父親,對吧?」 玲子:「為什麼?」 慶太:「總覺得是這樣。」 玲子:「...你在奇怪的地方,特別敏銳呢。」 慶太:「畢竟我是靠本能才能活到現在。」 玲子:「本能......」 慶太:「!啊,這個,玲子、前幾天、那個。」 玲子:「......」 慶太:「那個.....如果......我有.......傷害了妳........」 電車停靠車站。 廣播 : 「由於時間調整,列車將在此停靠3分鐘」 慶太、玲子:「......」 慶太:「不是......我是說......前幾天那個事。」 玲子:「......」 慶太:「玲子,那個......妳是怎麼想的呢?」 玲子:「猿渡!」 慶太:「是!」 玲子:「對面的月台有在賣烏賊飯!」 慶太:「啊,真的有。....嗯?所以?」 玲子:「我很喜歡烏賊飯。快一點的話,說不定能買到吧?」 慶太:「這個,可是停車時間只好3分鐘喔?」 玲子:「這我很清楚。錯過這班的話,下一班車就要等1個小時了。」 慶太:「對啊,反正我們也有帶便當!」 玲子:「嗯,確實如此....」 慶太:「......」 玲子:「...烏賊飯...」 慶太:「...啊,真是的!」 慶太拉起玲子的手,離開電車。 22 車站 玲子和慶太衝上了樓梯 到了對面月台。 慶太:「烏賊飯兩份!」 業者:「好的,兩份800元。」 慶太:「咦?錢包、錢包!(因為找不到錢包,拿出一個現金掛號信封),不用找了!!」 玲子:「等等!這可不行!這個我還得還回去的!(拿出錢包) 這個.....800元 (拿出100元的硬幣)」 慶太:「玲子快點!」 玲子:「啊!給你10元。」 慶太:「快點!」 業者:「好的,非常感謝~」 拿著烏賊飯,準備回去的兩人。 此時發車的鈴聲響起。 慶太:「玲子,快點!」 結果,門已關上,電車走了。 慶太:「啊~~!!!!真的是,所以我不都說了!來不及的呀!」 玲子:「........這也無濟於事了。我們等下一班車吧。」 玲子坐在長椅上。 慶太:「......」 23 鐮倉‧玲子家門前的路 瑪麗亞前來玲子家。正當要按門鈴時 純:「好像沒人在家。」 瑪麗亞:「!」 純滿頭大汗。 好像等了一會的樣子。手裡還拿著伴手禮。 24 附近的寺廟 瑪麗亞吃著純帶來的伴手禮。 瑪麗亞:「接吻!?慶太對她?」 純:「猿渡肯定跟以常一樣不會想什麼,但我很擔心玲子。」 瑪麗亞:「她和慶太以前喜歡的類型完全不一樣。」 純:「那他喜歡的類型是?」 瑪麗亞:「好懂、漂亮、順眼的女人吧?」 純:「可是,玲子很難懂,又不起眼、不好親近……」 瑪麗亞:「這種類型,他都出手了,可見他這次可能是認真的,雖然自己或許沒發現到。」 純:「但是我覺得玲子對猿渡不感興趣啊。」 瑪麗亞:「是這樣嗎?雖然慶太是傻子,但卻能馬上鑽進對方的心裡。如果在他身邊的話....」 純:「........這可不行啊,這種事。」 瑪麗亞:「那,要不要聯手?」 純:「聯手?」 瑪麗亞:「趁他們感情還沒修成正果前...把它徹底擊潰!」 25 車站月台 慶太和玲子在吃著烏賊飯。 慶太:「我啊,有個想法。」 玲子:「嗯?」 慶太:「烏賊飯400元一份,是不是很划算啊?」 玲子:「!你是指?」 慶太:「妳看,這一份裡面有4隻烏賊吧?也就是一隻才100元內!?我平常吃的海鮮咖哩,只放了4片烏賊圈,就要1680元了。從食材成本來看的話,我覺得這邊彈性十足的烏賊肯定要更貴吧。可是這烏賊飯的CP值,簡直太超值了!」 玲子:「猿渡……」 慶太:「嗯?」 玲子感動地抓住慶太的手. 玲子:「你終於掌握到成本概念了!」 慶太:「成本?誒,怎麼這個,我好像聽說過!」 玲子:「剛才你想到的材料成本的計算,是成本計算的開始。雖然像是設備費用和人事費用等也要算進去,但無論如何,方向性是正確的!」 慶太:「咦?所以我很自然地就把成本算出來了?那我這樣是不是很厲害?」 玲子:「很棒!以前的猿渡根本不可能!奇蹟!簡直奇蹟!」 慶太:「我是奇蹟之人!?哇喔喔!(模仿舞台劇『奇蹟之人』中海倫凱勒領悟到水的概念)哇哦哦哦哦哦哦!!!」 一名帶著孩子的母親像是看到什麼危險人物,快速通過。 玲子、慶太:「......」 26 伊豆・沿海小鎮・郵局前 玲子:「掛號信,應該是從這裡寄出的。」 慶太:「好。那在附近打聽看看吧!」 27 街上 路人:「田中三郎……沒聽過有這個人。」 玲子:「那,桃田保男呢?」 路人:「也沒聽過,抱歉。」 慶太:「這樣啊~謝謝~」 玲子:「......」 x  x  x 慶太身先士卒地四處打聽,卻是一無所獲。 x  x  x 慶太:「果然只靠名字要找到人還是很難啊~。有沒有照片之類的?」 玲子:「照片......沒、沒有啊。」 慶太:「是喔~嗯,沒關係(準備繼續找人)」 玲子:「....有」 慶太:「明明就有!」 玲子:「......」 玲子從錢包拿出一張照片。 在生日蛋糕前,還是國中生的玲子、幸和父親保男,一同合照的幸福照片。 慶太:「......是張好照片呢。」 玲子:「......。這個。」 慶太:「嗯?」 玲子:「肚子有點。」 慶太:「誒?肚子痛嗎?」 玲子:「餓了。」 慶太:「蛤?剛剛不是才吃了烏賊飯嗎!?」 28 魚市場 玲子和慶太吃著海鮮丼。 但玲子卻沒動筷子。 慶太:「妳明明就是吃飽了。」 玲子:「並沒有(開始吃)」 慶太:「......。這個,玲子。」 店主:「來,嘗嘗竹莢魚料理吧,免費招待!」 慶太:「哇!非常感謝!」 店主:「兩位是從哪裡來的呢?來約會的嗎?」 慶太:「我們是從東京來的,是來找人的。」 店主:「找人?」 慶太顧慮著玲子,拿出了照片。 慶太:「我們在找這個人」 店主:「.........喔~!這,這不是桃嗎?雖然照片年輕很多。」 玲子:「!」 慶太:「你認識他?」 29 港口 玲子和慶太來到。 慶太:「啊、應該是那裡吧?朝潮丸居酒屋。」 當慶太正要往那走去時 玲子:「啊、啊!猿渡!」 慶太:「嗯?」 玲子:「腳有點…」 慶太:「腳?」 玲子:「那個,我腳麻掉了,想要休息一下。」 慶太:「.........玲子。你害怕見到你父親嗎?」 玲子:「......」 慶太:「妳是故意的吧?剛才的烏賊飯也是。」 玲子:「......在那之後,就沒再見過他了。」 慶太:「在那之後?」 玲子:「.........在我國中時,我父親被抓了。」 慶太:「!」 玲子:「都是我的錯。」 慶太:「......」 x  x  x 玲子和慶太坐在防波堤上。 慶太將茶倒在杯子裡,拿給玲子。 玲子:「(喝茶)我以前就和猿渡你一樣。」 慶太:「咦?」 30 道路 (回憶) 放學後,國中生的玲子拿著2個冰淇淋邊走邊吃。 手上還提著便利商店的袋子,裡頭裝著很多零食。 家門口,在車裡的保男揮起了手。 玲子的聲音:「父親每天都會送我到網球俱樂部。」 31 網球場(回憶) 練習網球的玲子。保男注視著她。 玲子的聲音:「從小時候,補習、集訓、到處比賽都要花很多錢,但父親一直都很支持我。」 32 玲子的房間(回憶) 玲子的房間裡放滿了許多洋裝、玩具、遊戲和漫畫。 玲子在鏡子前展示了一人的時裝秀。 玲子的聲音:「不管我想做什麼他都願意讓我做,不管我想要什麼他都會買給我。」 玲子在雜誌上圈出自己想要的東西。 保男會將玲子圈起來的東西買下,當作禮物送給她。 玲子的聲音:「我總以為這是理所當然的,總是對父親撒嬌耍賴。」 33 防波堤(傍晚) 慶太:「......」 玲子:「國二時,有人建議我去美國留學精進網球,父親為我辦理了所有手續。但是,那年夏天,就在出發前,父親被逮捕了。」 34 東京・玲子家前面的路(回想) 玲子吃著冰淇淋回家。 玲子:「!」 只見保男被員警們抓著雙臂,從家裡走出來。幸則是一臉茫然。 玲子的聲音:「父親在公司擔任財務一職,多年來一直盜用公款,我花的錢都是從這裡來的。」 保男與玲子對上了眼 保男移開視線,畏縮地上了警車。 玲子:「......」 35 玲子的房間(回憶) 空蕩蕩的玲子房間。 很久以前,父親送給她的,是隻小猴子打網球的玩具『發球猴子』,被放在角落裡。 玲子拿起,想讓它動起來。 但玩具卻一動也不動。 玲子的聲音:「房子和所有家當都變賣了,媽媽低頭向親戚們借了錢,總算才將錢給還清。」 36 防波堤(傍晚) 玲子:「父親留下離婚協議書後就消失了。我和母親搬去鐮倉的房子,那裡是我外婆以前住的地方。」 慶太:「......」 玲子:「都是我,都是我想要這個、想要那個,才害父親犯罪的。都是我,毀了父親的人生,所以……我想見他、但又不敢見。」 慶太:「.........玲子這麼說的話,我覺得不用勉強自己去見他也沒關係。反正天也黑了、腳也麻了、肚子也飽了。」 玲子:「......」 慶太:「...不過還是」 玲子:「......」 慶太:「好啦,妳在這裡等著。」 慶太站起。 玲子:「嗯?」 慶太:「我去見你父親。」 玲子:「......」 37 居酒屋(傍晚) 半開的居酒屋。 慶太走了進去。 慶太:「你好~」 老闆:「不好意思啊,我們還在準備。」 慶太:「老闆想想辦法嘛!雖然我是觀光客,不過當地人都跟我說這裡的東西很好吃!」 老闆:「...桃,味噌湯做好了嗎?」 保男:「是。」 老闆:「給這位小哥來一碗吧。」 保男將味噌湯端過來。 保男:「來,久等了。」 慶太:「....非常謝謝。(喝了一口)好~~~好喝!」 保男:「(微笑)謝謝。」 保男繼續營業前的準備工作。 慶太:「......」 38 居酒屋‧門前的路(傍晚) 玲子很在意,來到附近。 玲子:「......」 玲子看到保男滿身大汗,努力工作的身影。 玲子:「......」 玲子的目光無法移開。 接著保男與玲子的目光交會。 保男:「......」 玲子:「......」 保 男:「......」 保男落荒而逃。 玲子:「!」 慶太:「誒?」 保男雖然被網子纏住跌倒,但還是逃走了。 慶太:「等、等一下啦,玲子爸爸!」 慶太追趕保男。 玲子:「(注視著)......」 奔跑中的保男、慶太。 慶太:「呼、呼」 慶太被拉開距離 玲子:「爸爸!」 慶太:「!」 玲子衝了上來,瞬間超過慶太。 玲子:「爸爸!爸爸!!」 保男:「…………」 玲子:「爸爸!等等!不要走!」 保男:「…………」 玲子的聲音讓保男停下腳步、氣喘吁噓地坐了下來。 玲子:「…………」 保男:「…………」 玲子:「…………」 保男:「…………玲子。」 保男跪地。 保男:「抱歉,真的很對不起。」 玲子:「…………」 玲子坐在保男面前 玲子:「不要這樣。」 慶太:「(總算追來)…………」 保男:「……網球俱樂部的人說妳有才能……才想要盡力去栽培妳。不想要因為錢而放棄妳的夢想。所以……就著魔了。」 玲子:「…………」 保男:「我真傻。明明應該要守護著妳的、我卻把一切給摧毀了。不僅毀了妳的夢想,也搞砸了妳的人生。」 玲子:「…………」 慶太:「…………」 保男低著頭一動也不動。 玲子看著這樣的父親 玲子:「可是我一點都不想要這樣。我不想為了自己喜歡的事,害爸爸去做壞事....我只要有這個,就夠了。」 玲子拿出來的是『猴子發球』的玩具。 保男:「…………」 玲子:「還記得嗎?我因為比賽輸了而在哭的時候,是父親買給我的。後來壞掉了,但我自己把它修好了。」 39 鐮倉‧小庵(回憶) 剛搬到新家的玲子。 空蕩蕩的房間。 玲子獨自一人開始修理『猴子發球』。 玲子的聲音:「因為修好了它,我的人生重新開始了。」 40 海 玲子讓他們看動起來的『猴子發球』。 不斷做網球發球,卻又數次揮空的猴子。 保男:「…………」 玲子:「爸爸,我啊,現在就在這家玩具公司上班,而且是在財務部做跟金錢有關的工作。所以說,現在,我很幸福。」 保男:「…………」 慶太:「…………」 玲子:「就算沒有很多錢,每一天,我都過得很幸福。每一天,都活得很開心。」 保男:「…………」 慶太:「對對。我從沒見過有人能這麼幸福的用錢。」 玲子:「…………」 慶太:「這個人啊,不管是吃一塊130元的餅乾還是一碗180元的蕎麥麵,都是非常開心的表情。而且啊,玲子還是非常享受打網球這件事。」 玲子:「…………」 保男:「……到現在,還在打網球……?」 玲子:「嗯。」 玲子與慶太四目交會、彼此會心一笑 玲子:「爸爸,我已經沒事了。我已經是個大人了。以後,請把錢用在自己身上。請爸爸好好過自己的人生。」 保男:「…………」 玲子拍拍早已淚流滿面的保男的背 慶太也拍了拍保男的背。 保男:「你……」 慶太:「是。」 保男:「你、誰啊?」 慶太:「玲子爸爸,你就問這個?」 玲子:「(展露笑顏)」 41 鐮倉‧路上(晚上) 回到鐮倉的玲子和慶太。 慶太:「啊。結果,還是沒有把錢還給你爸爸。」 玲子:「總覺得就是說不出口。」 慶太:「那、算了吧。」 玲子:「嗯。我待會再問問看媽媽。」 慶太:「咦?」 玲子:「光?」 只見光暗中窺視著公共澡堂。 玲子:「妳在幹嘛?」 光:「觀察。」 慶太、玲子:「觀察?」 光:「那裡。」 眼前一位頭髮蓬鬆、滿臉鬍渣的男人「和夫」,正在澡堂的牆上畫畫。 光:「那是我的親生父親。賣不出畫的畫家。還是個付不起贍養費的男人。」 慶太:「誒~他真的是妳的親生父親?」 光:「我問你。付不起贍養費,就代表沒有愛吧?」 慶太:「誒?」 慶太和玲子兩人對視。 玲子:「....錢與愛之間的關係,我還不是很懂。但是...要是...他傷害光的話,我會用盡全力保護妳的。」 慶太:「…………」 光:「………是嗎?」 光走進澡堂。 光:「唷呼~!」 和夫:「!」 光拿起畫筆,擅自在旁邊開始畫了起來。 和夫:「喂、幹嘛幹嘛?」 光:「感覺挺有趣的。」 和夫:「啊?」 光,在和夫旁邊畫起畫來 和夫,一臉困惑地看著光 玲子:「(看著他們)...」 慶太:「(看著玲子)...」 42 家附近的路(晚上) 慶太、玲子走在路上。 慶太:「啊,來吃西瓜吧,還冰在冰箱呢。」 玲子:「好。」 慶太:「...這個,就是,那個...那天...接吻的事...」 玲子:「…………」 慶太:「那個,難道,是玲子的初吻?」 玲子:「…………」 慶太:「…………」 玲子:「…………」 慶太:「…………就算如此,我也不會道歉的。」 玲子:「!」 慶太:「走吧!」 慶太牽起玲子的手邁開步伐。 玲子:「…………」 慶太:「我啊,吃西瓜,是加鹽派哦。」 玲子:「……我是不加鹽派。」 慶太:「這你就不懂了!西瓜加點鹽才能突顯出甘甜啊!」 玲子:「天然的甜味就很好了。你才不懂。」 慶太:「(笑)」 玲子:「(笑)」 兩人手牽著手,走在路上。 玲子:「……猿渡,你總是這麼突然。」 慶太:「是嗎?畢竟我是靠野性才能活到現在。。」 43 玲子家‧起居室(日常) 幸:「被發現啦?」 玲子:「是啊,媽,為什麼妳要瞞著我?」 幸:「因為,如果玲子知道了,肯定會說不要爸爸的錢,然後把錢還給他,對吧?」 玲子:「是的。」 幸:「我覺得,爸爸如果不寄錢給妳,可能會失去生活目標。如果寄錢是妳爸爸生存的意義,那我希望他能繼續活下去。」 玲子:「…………」 幸 :「不過我也相信,如果妳們見到面的話,一定會沒事的。」 玲子:「媽媽,妳不會想見爸爸嗎?」 幸 :「……誰叫我啊,一直都在狀況外呢。」 玲子:「…………」 幸:「不過、都是陳年往事了,畢竟都離婚了!錢的事瞞著妳很抱歉。我是打算等玲子結婚的時候再拿給妳的。」 玲子:「關於這個,有一點我很在意。」 幸:「咦?」 玲子:「媽媽,妳應該花了不少吧?」 幸:「咦?」 玲子:「有一些空的信封。」 幸:「厚唷~!總是有急需的時候嘛!」 在走廊聽著的慶太,笑著離去。 44 Monkey Pass ‧ 財務部(日常) 正在工作的玲子和慶太。 慶太:「那我要去企劃部開會了。」 玲子:「嗯,去吧。」 慶太:「那我走囉~!」 慶太離開財務部。 美月:「怎麼感覺很開心。」 豬之口:「雖然不回來也沒關係啦。」 玲子:「…………」 芽衣子:「(看著玲子)………」 芽衣子坐到慶太位置上 芽衣子:「說到底,終究是適才適所。」 玲子:「適才適所?」 芽衣子:「財務工作不是誰都適合的吧?九鬼妳也很清楚吧?猿渡跟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玲子:「…………」 45 Monkey Pass ‧ 企劃部 富彥走著,停下腳步。 慶太充滿幹勁地在工作。 芽衣子的聲音:「他能發揮所長的,大概在別的地方。」 46 Monkey Pass ‧ 財務部 芽衣子:「妳也別放太多心思在他身上,畢竟總是會離開的人。」 玲子:「…………」 47 鐮倉 ‧ 路上(傍晚) 玲子走在路上。 此時手機響了。是慶太傳來訊息。 『想把企劃搞定,所以今天不回家了,跟媽媽說一下,不用煮我的喔!』 玲子:「…………」 48 早乙女事務所(晚上) 早乙女看著一片空白的行程表。一旁瑠璃操作著電腦。 早乙女:「牛島,我會付妳遣散費的,要是妳有找到新工作,隨時都可以離開。」 瑠璃:「沒關係。我有個秘密計畫。」 早乙女:「秘密計畫?」 瑠璃:「我不會辭職的。」 瑠璃下班回家。 早乙女:「(嘆氣)」 突然門被打開。進來的是慶太。 慶太:「有空嗎?」 早乙女:「……是有空,但?」 慶太:「是有件委託。」 早乙女:「?」 慶太:「(拿出一封信)公司的專務鷹野先生委託我。因為負責公司監察的會計師要退休了,正在找一名公認會計師。」 早乙女:「為什麼是我?」 慶太:「他知道我和你打過網球,才來拜託我。他說你現在跌落谷底,應該很便宜。雖然我是很反對,但,也沒辦法。」 早乙女:「我還真被看不起了啊。」 慶太:「聽說你甩了玲子?」 早乙女:「…………」 慶太:「還真是可惜呢。」 早乙女:「你喜歡玲子嗎?」 慶太:「看得出來?」 早乙女:「因為對於我的欺騙,你反而還比較憤怒。」 慶太:「………喔。這樣啊。原來如此。」 早乙女:「嗯?」 慶太:「………這就是喜歡啊。」 早乙女:「…………」 慶太:「要不要告白呢?畢竟如果我們交往的話,一定會很開心的吧?嗯,就告白看看吧。謝謝你!」 慶太離開。 早乙女:「…………」 早乙女看著那把傘。 那天在雨中,玲子所給的傘。 早乙女:「(苦惱)………」 49 鐮倉‧慶太的房間(晚上) 玲子抱著猿彥。 桌上放著記帳本。 玲子:「就這樣丟著。」 翻開來看,一開始寫的項目雖然雜亂無章,但後來就寫得很清楚了,最後一頁寫的是『烏賊飯400元』 伊豆的交通費等也寫得很正確。 玲子:「(微笑)………」 此時玲子注意到,房間的角落放著一個小碟子。 玲子:「(拿在手裡)?」 幸:「(走來)啊、那個是小猿親手做的吧?」 玲子:「我想也是。不過這個是,猴子?」 幸:「(笑)看來是。他說要送妳一份禮物作為補償。」 玲子:「補償?補償什麼?」 幸:「就是妳以前想要的那個小碟子啊。小猿到處尋找卻都找不到。只好叫小光教她做一個。」 玲子:「…………」 幸:「一定是覺得失敗就把這個藏起來了。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玲子:「…………」 風鈴的聲音。 幸:「風變涼了呢。夏天也要結束了。」 玲子:「…………」 50 玲子的房間(晚上) 玲子把慶太的作的小碟子,放在早已備好的小墊子上。 玲子:「…………」 x x x 玲子躺在棉被裡,想著一些事。 玲子:「…………」 富彥之音:「静かなる暁、このことわりを思ひつづけて、みづから心に問ひて曰く。」 玲子:「…………」 富彥之音:「世をのがれて、山林にまじはるは、心を修めて道を行はむとなり。」 x x x 早上。鐘聲響起。 玲子迅速起身,開始打掃房間。 51 鐮倉‧蛋糕店(日常、早上) 慶太排著隊,看起來很高興。 52 玲子的房間 (早上) 玲子打掃每個角落,將房間整理得一塵不染。 打開窗戶,拉開所有的隔扇,令人涼爽的微風吹入。 玲子:「…………」 在那裡 慶太:「早安~!我回來啦!」 玲子:「…………」 慶太:「給妳,這是玲子妳最喜歡吃的核桃餅乾~」 玲子:「非常謝謝」 慶太:「那個,玲子,我,我有話想對你說。」 玲子正襟危坐 慶太:「誒,不用這麼拘謹啦。」 玲子:「我在這裡,迎接你的到來。」 慶太:「迎接?」 玲子:「我對你。」 慶太:「咦?」 玲子:「看來、應該是在對你修補缺陷的過程,產生了感情。」 慶太:「…………」 玲子:「所以………」 慶太:「啊,稍等一下!接下來由我來說!讓我來說!這個,玲子,我希望妳能跟我交. .......」 玲子:「我們結婚吧。」 慶太:「咦?結……婚?」 玲子三指撐地、低頭。 玲子:「以後請多多指教。」 慶太:「…………」 玲子:「…………」 慶太:「不會吧,恐怖、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 (待續,感謝閱讀)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7.247.75.2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Japandrama/M.1614090738.A.1DA.html
1周前
先推
02/23 22:42, 1F

1周前
翻譯辛苦了
02/23 22:44, 2F

1周前
謝謝翻譯!
02/23 22:45, 3F

1周前
感謝翻譯!
02/23 22:47, 4F

1周前
先推 謝謝翻譯
02/23 22:50, 5F

1周前
感謝翻譯!這部真的好看QQ
02/23 22:54, 6F

1周前
翻譯得很好很好..結婚呢...第四集是一邊擦眼淚看完的
02/23 22:59, 7F

1周前
02/23 23:02, 8F

1周前
感謝翻譯,買了日文劇本書放著沒時間吃力看,能夠有翻譯太
02/23 23:03, 9F

1周前
好了,畫面自己都可以想像呢!春馬!
02/23 23:03, 10F

1周前
感謝翻譯。很想知道原本會怎麼進展。
02/23 23:04, 11F

1周前
謝謝翻譯。看到文字,腦海浮現的是演員們說著台詞的
02/23 23:09, 12F

1周前
畫面。真的是超展開的一集QQ
02/23 23:09, 13F

1周前
快速看完了 把原本第四集的劇情 丟到三跟四裡面真是厲
02/23 23:11, 14F

1周前
害 之前看完就想說原本到底是怎麼發展的 前面都還蠻好
02/23 23:11, 15F

1周前
看QQ
02/23 23:11, 16F

1周前
淚推!感謝翻譯! 讀著文字慶太可愛的畫面在腦海浮現
02/23 23:14, 17F

1周前
呢!
02/23 23:14, 18F

1周前
感謝翻譯!看著文字腦海完全有畫面啊!
02/23 23:16, 19F

1周前
這劇情真的很有趣,好想念春馬QQ
02/23 23:16, 20F

1周前
一邊讀腦袋也是浮現演員演出的樣子!
02/23 23:16, 21F

1周前
感謝翻譯,邊想像畫面真的很感傷QQ
02/23 23:22, 22F

1周前
謝謝,看得入迷,想像春馬說著這些台詞的樣子,淚
02/23 23:22, 23F

1周前
謝謝翻譯
02/23 23:31, 24F

1周前
推推!我也有買這本!
02/23 23:36, 25F

1周前
感謝翻譯,很喜歡這部劇情,一直想說原本不知道怎麼
02/23 23:36, 26F

1周前
發展的,真的浮現演員的畫面
02/23 23:36, 27F

1周前
推 這些台詞 光用看的 就有畫面了
02/23 23:37, 28F

1周前
感謝翻譯!真的看到這些文字就在腦中有畫面了!真的很希
02/23 23:45, 29F

1周前
望春馬可以把它演完呀!但也很感謝編劇把第四集修改完成
02/23 23:46, 30F

1周前
謝謝翻譯!從18段開始QQ 第四集最後改編得很好,原始劇
02/24 00:06, 31F

1周前
本也很有趣
02/24 00:06, 32F

1周前
感謝翻譯!
02/24 00:11, 33F

1周前
推推
02/24 00:30, 34F

1周前
謝謝翻譯 馬上拿劇本書出來對造 看文字一直浮出畫面阿
02/24 00:33, 35F

1周前
好有畫面啊QQ
02/24 00:36, 36F

1周前
謝謝翻譯 QQ
02/24 00:46, 37F

1周前
感謝翻譯!辛苦了!
02/24 00:58, 38F

1周前
推 謝謝翻譯
02/24 01:41, 39F

1周前
謝謝翻譯!真的很喜歡這部劇情題材
02/24 01:45, 40F

1周前
感謝翻譯!春馬說著台詞畫面不停的在腦中上演,好想知道
02/24 02:07, 41F

1周前
後面的劇情,讓這部劇完整落幕
02/24 02:07, 42F

1周前
感謝翻譯!一直想到春馬會怎麼表現這些台詞與神情,忍不
02/24 02:45, 43F

1周前
住淚崩看完
02/24 02:45, 44F

1周前
感謝翻譯!
02/24 03:49, 45F

1周前
感謝翻譯!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02/24 04:34, 46F

1周前
真的感謝翻譯!
02/24 06:20, 47F

1周前
謝謝翻譯 當初也好好奇後面的劇情啊
02/24 07:03, 48F

1周前
謝謝翻譯!
02/24 07:08, 49F

1周前
謝謝翻譯QQ
02/24 08:29, 50F

1周前
謝謝翻譯 劇本書買了都還不敢翻開QQ
02/24 08:58, 51F

1周前
淚崩看完...
02/24 09:17, 52F

1周前
謝謝翻譯 劇情真的太可愛了!
02/24 11:12, 53F

1周前
謝謝翻譯,真的好有畫面QQ 春馬...
02/24 12:18, 54F

1周前
謝謝翻譯!一直都很想知道原本劇情應該要如何發展QQ
02/24 12:30, 55F

1周前
推推
02/24 12:47, 56F

1周前
非常感謝翻譯,期待後續!
02/24 13:11, 57F

1周前
謝謝翻譯
02/24 13:30, 58F

1周前
謝謝翻譯
02/24 13:54, 59F

1周前
感謝翻譯 邊看邊在腦海中想像畫面
02/24 16:01, 60F

1周前
感謝翻譯 這篇文讀起來有畫面跟聲音
02/24 17:37, 61F

1周前
謝謝翻譯。真的好想念春馬,好想看他演出(好痛)
02/24 17:44, 62F

1周前
感謝翻譯!辛苦惹!真的自己腦補春馬的慶太耶!變成結
02/24 17:47, 63F

1周前
婚也太可愛哈哈
02/24 17:47, 64F

1周前
謝謝翻譯。
02/24 18:25, 65F

1周前
感謝翻譯
02/24 20:05, 66F

1周前
謝謝翻譯,非常有畫面啊
02/24 20:58, 67F

1周前
謝謝翻譯 想念Haruma...
02/24 20:58, 68F

1周前
感謝翻譯。非常有畫面,想念著春馬。
02/24 21:29, 69F

1周前
謝謝翻譯
02/24 21:53, 70F

1周前
謝謝翻譯,腦海自然浮現了畫面跟聲音,可惜春馬沒能繼續,
02/24 22:30, 71F

1周前
好想念他啊!
02/24 22:30, 72F

1周前
這部真的好看!真的可惜TT春馬在這部好可愛很討喜!
02/24 22:40, 73F

1周前
02/24 22:40, 74F

1周前
謝謝翻譯,還是好想念春馬啊...
02/25 00:29, 75F

1周前
看著看著又入迷了,好想他,好想看到這部的結局QAQ
02/25 02:53, 76F

1周前
男女主相遇很合理比慘中澤其實沒很慘,看上季愛情加溫
02/25 10:05, 77F

1周前
的男二那才真的可憐
02/25 10:05, 78F

1周前
對不起 我回錯篇 搞笑
02/25 10:06, 79F

1周前
謝謝翻譯
02/25 22:32, 80F

1周前
感謝翻譯!
02/26 00:08, 81F

1周前
淚推 感謝翻譯
02/27 12:22, 82F

1周前
謝謝翻譯
02/28 00:47, 83F

1周前
推 謝謝翻譯!腦海中一直浮現演員演繹的模樣QQ
02/28 10:28, 84F

6天前
感謝翻譯!淚推
02/28 22:46, 85F